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十九章: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

第十九章: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

老公和何織在山裏找了一天,纔在山崖上發現被困的邱聲晚。從那之後,邱聲晚就患上了很嚴重的恐高症,畏懼一切懸空且高的地方。醫院中心大樓雖然隻有十二層高,可對邱聲晚來說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了。她儘可能的不看腳下,一邊安撫黃芸,一邊慢慢往前。“我不要禮物,我隻要我的孩子活著。”黃芸淚流滿麵。風吹過來的時候,邱聲晚明顯的感覺到了陣陣濕意。是黃芸的眼淚。“黃姐姐,寶寶會回來的,所以你得好好的,他回來才能找得到...-

“明醫生對人體血管分佈的可怕的瞭解程度,讓我大開眼界!”

邱聲晚聽著他們的討論聲,感覺熱血沸騰。

難怪周斐然說她走運。

她現在也承認是自己走運。

手術非常順利,明錦佑用了別人不到一半的時間就完成了這台手術。

邱聲晚從觀摩室出來的時候,明錦佑正在例行消毒。

袖子捲到了手肘往上的位置,正在沖洗。

手臂上的抓痕格外清晰。

邱聲晚耳根子熱了熱,從一旁櫃子裏取了無菌布遞過去給他擦拭。

他看了她一眼,冇什麽情緒。

邱聲晚這會兒求問心切,也顧不上羞澀,還是開了口,“明醫生,你剛剛下第一刀的時候,為什麽冇流血?你是怎麽做到的?”

明錦佑聲音很淡的開口,“從人體胸部中間切開,準確迅速的話是有可能不出血的,這很考驗醫生的技術和對人體血管的瞭解程度。”

邱聲晚很認真的記著。

她跟著明錦佑問了一路,全是關於剛剛那台手術的。

明錦佑難得配合。

邱聲晚學到了很多非常有用的東西,對明錦佑也多了一份敬佩之情。

中午的時候,明錦佑讓她點外賣。

邱聲晚隻點了一份,放在明錦佑的辦公桌上後,就趕去食堂了。

她到的時候,宋亞已經吃完了。

自己又剛去心外,冇認識的人,所以獨自一人找了張桌子吃飯。

“邱師妹。”沈實端著餐盤過來,在她麵前落座,“你也來吃飯啊?”

“嗯,沈師兄好。”邱聲晚客氣的跟他打招呼。

“一起。”沈實笑容一如既往的陽光。

邱聲晚有片刻的恍惚,感覺時間一下倒流回那年夏天的那個下午。

沈實吃著飯問她,“你昨晚怎麽冇回來?我還說請你吃飯,就當是給我溫家呢,結果你冇回來。”

邱聲晚慌忙垂下視線,“昨天有事就冇回去,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沈實,“多大點事兒,我就是擔心你,以後你要是有事不回來,可以提前跟我說一聲的,免得我擔心。”

沈實的關心讓邱聲晚有些感動。

雖然已經步入社會四年,但他還是初心未改,這是很難得的。

所以她點了頭,“好。”

“啊突然想起來,我們還冇加微信好友吧,加一個,以後聯係什麽的也方便。”沈實主動拿出手機。

邱聲晚急忙拿出手機說,“我掃你吧,沈師兄。”

“都行。”

明錦佑來食堂的時候,正好看到這一幕。

漆黑的瞳仁被沉沉霧靄籠罩。

他轉身離開,順手把邱聲晚買的午飯丟進垃圾桶。

邱聲晚剛新增完沈實的好友,就有一條訊息彈了出來。

“回辦公室。”

是明錦佑發的。

她疑惑的問,“怎麽了?”

明錦佑,“何故的事。”

一聽是何故的事,邱聲晚立馬坐不住了,起身匆匆和沈實說道,“不好意思啊沈師兄,我有事先回去了,你慢用。”

沈實衝她漾笑,“去吧,工作要緊,下次再一起吃飯。”

邱聲晚匆匆趕迴心外,一進辦公室就問明錦佑,“明醫生,小故怎麽了?”

“關門。”明錦佑的聲音說不出的冷。

邱聲晚聽從的關上門,回頭繼續追問,“明醫生,小故他……”

唔!

她話都還冇說完,就被明錦佑堵住了嘴。

強勢的吻,褫奪著她的呼吸和理智。

她抬手想要推開,卻被他捏著手摁在了門上。

他的手指強勢的插入她的每一根指縫間,與她十指緊扣。

隻幾分力道,便將她牢牢禁錮在懷中,動彈不得。

邱聲晚動彈不得,張嘴想製止他瘋狂的行為。

可還冇發出半點兒聲音,他便強勢的攻占她的唇舌,肆意掠奪。

他的吻太密,讓她無法呼吸,胸口處的起伏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

就在她快要缺氧事,身後突然傳來了篤篤敲門聲。

邱聲晚渾身一僵,小鹿眼裏盛滿了驚慌。

明錦佑不緊不慢的掃過她的貝齒,這才意猶未儘的鬆開她。

眼尾有一抹妖冶的紅,渾身都是危險氣息。

“誰?”他聲音與他此刻的表情完全不同,沉靜得可怕。

“請問邱聲晚是在這在這間辦公室嗎?”

是沈實!

邱聲晚驚慌失措,眼眶也紅紅的,像隻受傷的小鹿。

“是,有事嗎?”明錦佑不緊不慢開口問道。

沈實隔著門說,“她剛剛把飯卡落在食堂了。”

明錦佑看她的眼神有些陰沉。

邱聲晚眼裏都是祈求,示意他放開自己。

沈實又敲門了,“請問她在嗎?”

“在。”明錦佑抽回了手,指腹在她紅腫的唇上摩挲一遍,這才徹底鬆開她。

邱聲晚急忙整理自己的衣服,深呼吸了好幾口,纔打開門。

沈實臉上依舊是陽光和煦的笑,“師妹,你剛把飯卡落食堂了。”

“謝謝。”邱聲晚臉上紅潮未退,嘴唇也紅腫著。

那模樣,很難叫人不多想。

沈實疑惑的問她,“師妹,你臉怎麽這麽紅?是不舒服嗎?”

“……嗯,是,有點感冒。”邱聲晚心跳得飛快,生怕被沈實看出什麽端倪來。

“那記得吃藥,別不當回事。”

好不容易打發走了沈實,邱聲晚慌張的看嚮明錦佑。

他又恢複了平常的疏離與寡淡,坐在電腦前,像是在忙著什麽。

隻有那緊繃的下顎線,小小的顯露著他不太愉悅的情緒。

他在生氣?

為什麽?

邱聲晚想不明白,隻覺得他太喜怒無常,不好相處。

剛剛的情況太驚險了,若是讓其他人看到,她以後還怎麽做人?

邱聲晚思來想去,還是決定跟他好好談談。

不過這很需要勇氣,邱聲晚咕嚕嚕的喝了兩大杯水,這才走到明錦佑辦公桌前,儘量平靜的開口,“明醫生,我想跟你聊聊。”

“冇空。”明錦佑骨節分明的手在鍵盤上打著字,俊臉一貫的冷淡。

邱聲晚提了提氣,自顧自地說道,“以後在醫院,請你不要有任何越界的行為!”

明錦佑打字的動作頓了頓,眼眸微微抬起,“越界?”

“就,就是強吻什麽的。”邱聲晚緊張到結巴。

“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你現在跟我說這個?”明錦佑冷笑一聲,“你在我身下承歡的時候,怎麽冇想過那是越界行為?都負距離接觸了,還談什麽越界?”

“邱聲晚,裝純給誰看?沈實嗎?”

“他是你什麽人?你這麽介意他的看法?”

-不避諱的嘲諷,“醫生怎麽了?醫生也是人,我提醒你一句,不要對醫生有職業濾鏡。”“也不要輕易相信別人,哪怕他說自己是好人,都不要信。”邱聲晚不太懂他。哪有人總說自己不是好人的?這個男人警覺性太強了,她看不透。明錦佑前腳剛走,邱聲晚後腳就離開觀山悅。剛回到東薈城,一進屋發現沈實也在家。兩人麵麵相覷後,沈實的視線落在她手裏拎著的包裝袋上。邱聲晚莫名心虛,把包往身後藏了藏,努力擠出個笑容問道,“師兄,你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