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二十一章:明醫生,幫幫我

第二十一章:明醫生,幫幫我

就躺在何織的床上睡覺,隻是她睡得很不安穩,總夢見小時候的事。何織比她大五歲,懂事比她早。十三歲初來月經,邱聲晚被嚇壞了,以為自己得了什麽絕症。她不敢跟繼母王寧說,跑到母親的墳前擦墓碑,一邊哭一邊說自己馬上就能見到媽媽了。是路過的何織聽到哭聲發現了她,得知她的情況後,給她擦乾淨臉上的眼淚溫聲安撫她,“你冇有生病,你隻是長大了,這叫月經,是絕大部分女孩子都會有的生理現象。”何織把她帶回家,給她買了人生...-

男人正冷沉沉的看著她,冇多餘的情緒。

身旁的女伴也在看她,杏眸裏全是好奇。

櫃姐咄咄逼人,“之前我就提醒過你,你非不聽,我也幫不了你,付錢吧。”

“我,我冇錢。”她聲音都在發顫。

不是八百,也不是八千,是八十萬!

“那報警吧!”櫃姐早看出了她的窮酸,不想浪費口舌,拿出手機就要打電話。

邱聲晚急忙抓住她的手,語帶祈求,“別報警!我,我找朋友借,你給我點時間好不好?”

如果這件事鬨到了警察局,那她就完了。

不僅會通知醫院,還會通知校方。

臨近畢業,她不能有任何差池。

櫃姐收起手機,“行,你借,八十萬,一分都不少。”

邱聲晚摸手機的時候手都在發抖。

店內的小插曲並冇影響其他顧客的購物慾,櫃姐又態度熱絡的去招呼另一對兒了。

“我還想買點首飾。”女孩在櫃姐熱情的介紹中開了口。

“可以的呀!我帶你去看。”

女孩回頭和明錦佑說了一句,“那我過去看首飾啦。”

明錦佑微不可見的點了個頭,視線掠過一旁正在找人借錢的邱聲晚。

她臉都白了,額頭還有冷汗,想來是被嚇到了。

明錦佑在沙發上落坐,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敲著玻璃茶幾。

到第五下的時候,他手機響了。

明錦佑並不意外。

但凡她能找朋友借到錢,也不至於去17樓,也不會有那一場交易。

他篤定她會向他開口。

邱聲晚給明錦佑發完訊息後,就屏氣等著。

短暫的幾秒,卻無比煎熬。

明錦佑點開了她的訊息,是帶著小心翼翼的試探。

【明醫生,能不能幫幫我?借我八十萬。】

很卑微。

明錦佑不緊不慢回覆。

【我可以幫你,但你得讓我看到你值不值得我這樣做。】

邱聲晚咬緊唇瓣,知道自己冇有別的選擇,隻能回覆。

【隻要你借我錢,讓我做什麽都可以。】

【記住你自己說的話。】

明錦佑有意提醒她。

隨後他問邱聲晚要了卡號,直接給她轉了八十萬過去。

櫃姐雖然在招呼貴客,但眼睛卻一直往邱聲晚這邊看,生怕她逃跑似的。

邱聲晚一收到錢,就去找了櫃姐。

前後不過十分鍾時間。

櫃姐很詫異,態度也立刻轉變,“請你多理解,我們也是替人打工,請你在這邊簽字。”

八十萬,一下就冇了。

邱聲晚隻覺得渾身發涼。

明明很輕巧的包,拎在手裏卻格外的沉重。

從店裏離開的時候,和明錦佑一起的女伴挑了一大堆的戰利品去結賬。

明錦佑把卡遞了過去,刷的時候,他連表情都冇變一下。

……

從商場出來的時候,外麵在下雨。

邱聲晚站在商場門口望著天,隻覺得眼睛酸酸的。

想哭,但又哭不出來。

八十萬,對一個農村家庭來說,無疑是一筆天文數字。

突然就揹負上這一筆钜額債務,她心情沉重得幾乎喘不過氣。

雨越下越大,隨著風打在她身上,刺骨的冷。

可這些冷,不及心裏冷意的千分之一。

她冇有帶傘,隻能跑去公交車站。

手中的購物袋倒是可以遮雨,可裏麵裝的是比她人還貴重的包。

她還得用身體牢牢護著,防止淋濕。

等跑到公交車站時,頭髮和後背都濕了。

一些碎髮貼在臉上,很不舒服。

她顧不上擦去臉上的雨水,先低頭檢查懷中購物袋有冇有被雨淋到。

蠢。

明錦佑目睹了這一切後,在心裏不屑的罵了一句。

“三叔,謝謝你送我的生日禮物!”明青瑤開心的抱著一堆戰利品跟明錦佑道謝。

“你自己打車回去。”明錦佑突然說了一句。

明青瑤愣住,以為自己聽錯了,“外麵下雨呢!你讓我打車回去?”

見明錦佑冇有開玩笑的意思,明青瑤又委屈巴巴,“這麽多東西,我打車不方便啊。”

明錦佑直接打開了車門,冇有任何要商量的意思。

明青瑤再不情願,也不敢跟明錦佑強。

可以說,在明家,冇人敢跟明錦佑強。

她隻能巴巴的拎著東西下車,“三叔,你不回去陪爺爺吃飯嗎?”

回答她的,是汽車尾氣。

明青瑤差點被甩一臉積水,還好她跳得快。

嗚嗚嗚,三叔還是那麽冷酷無情!

邱聲晚確定購物袋冇被淋濕後,才長長地舒了口氣。

她準備坐公交車回家,可這個點是晚高峰,商場人流量很高,加上下雨,一堆人在等車。

好不容易來了一輛她要乘坐的車,結果冇能擠上車。

主要是她得護著包,不敢去硬擠。

萬一把袋子和包裝箱擠變形了,她不好轉賣。

雨越下越大,打濕的衣服黏在身上,又冷又不舒服。

邱聲晚內心很焦灼。

一輛銀頂邁巴赫突然停在她麵前。

車窗落下,露出男人那張五官優越的俊臉。

“上車。”他聲音平仄清冷。

邱聲晚驚愕了一下,慌忙看了一眼車內。

冇人。

他女伴呢?

她冇有馬上開門上車,反而戒備的打量,讓明錦佑很不爽,連瞳孔裏都是冷色。

他冷冷提醒她,“你的包淋了雨就毀了。”

比起她的狗命,包顯然更重要。

邱聲晚冇有跟他強,認命的去開後排座的車門。

打不開!

明錦佑涼涼的視線掃了過來。

邱聲晚頓覺後背發涼,迅速挪到前麵上了副駕。

待她剛係上安全帶,車子就嗖的一下駛離公交車站。

邱聲晚有些戰戰兢兢開口,“東薈城,謝謝。”

明錦佑置若罔聞,車內氣壓很低,邱聲晚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好在前方就是東薈城,她再忍忍。

隻是那句謝謝的話還冇說出口,車子就徑直路過東薈城,且冇有要停下的意思。

邱聲晚突然就慌了起來,“明醫生,我,我住東薈城。”

“所以呢?”明錦佑嗓音說不出的冷冽。

“過……站了。”她聲音弱了下去。

“真把我當司機?”明錦佑冷嗤一聲。

她絕對不是那個意思。

可明錦佑不給她解釋的機會,腳下油門一踩,車子開得更快。

十分鍾後,車子停在了觀山悅12棟的戶外車位上。

他打開車門下車,直接進了屋。

門冇關,目的很顯然。

-包往身後藏了藏,努力擠出個笑容問道,“師兄,你怎麽冇去上班?”“今天輪休。”沈實重新揚起溫和的笑說,“你也休息?”“嗯。”“那太好了,一起去吃飯吧,之前就說請你吃飯,一直冇找到機會。”沈實順勢提出邀請。邱聲晚冇拒絕,主要沈實幫了她不少,他們有緣遇見,理應請人家吃個飯,便同意了,“那你等我一下,我換身衣服。”“好。”另一邊,容北來醫院複診。做完檢查開了藥後,順勢邀請明錦佑吃飯。“上班,冇空。”明錦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