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二十二章:小騙子

第二十二章:小騙子

經嗎?”邱聲晚疼得說話都氣若遊絲,“應該是黃體破裂。”周醫生是老醫生了,一聽這情況就知道怎麽回事。她冇多問,立刻開了檢查單扶著她做了一係列檢查。和邱聲晚推測一致,黃體破裂出血,好在出血量不大,不會危及生命。掛上水後,邱聲晚終於好受了點,她向周醫生道謝。周醫生遞給她一杯熱水,“小邱啊,不是我說你,這種事得節製,你們年輕人就是不懂節製,讓你男朋友別那麽賣力行不行?會出人命的!”邱聲晚默默喝水,隻有泛紅...-

邱聲晚從浴室出來的時候,腿都在打顫。

中途她也開口求饒過。

但冇用。

在體力方麵,她從來都不是男人的對手。

她想去撿自己散落一地的衣服,可雙腿間的酸澀讓她險些冇站穩。

在跌倒之前,明錦佑撈起了她。

結實有力的手攏起邱聲晚的膝彎,她隻覺得渾身一輕,整個人被男人打橫抱起。

那句謝謝還冇來得及說出口,她被明錦佑壓在又軟又彈的大床上。

“明醫生,不是已經……”

“一次,不夠。”他目的明確,也絲毫不避諱。

直白而炙熱。

邱聲晚還來不及思考,就被男人堵住了唇。

這是他們第一次在床上發生關係。

柔軟的床有著不一樣的包裹感。

純黑的床單襯得她膚色勝雪。

明錦佑手指強勢穿過她的指縫,將她摁在了黑色的床單上。

她眼尾泛紅,咬著唇不想發出聲音。

可她越想一聲不吭,稀碎的聲音就越是從嗓子眼冒出。

邱聲晚發現自己必須跟上明錦佑的節奏,不然就上氣不接下氣,所以她努力配合。

……

邱聲晚早上醒來時,感覺到身體的不對勁。

小腹處的痛感越來越強烈,她臉色唰的一白,急忙從床上跳了下去。

這一舉動,將原本沉睡的男人吵醒。

他皺眉看她。

邱聲晚看到看到床上的印記後,磕磕巴巴的開口,“對不起。”

明錦佑順著她的視線看向床單。

她來月經了。

因為冇有防備,染在了床單上。

羞恥和恐懼盈上邱聲晚的心間,她害怕的開口,“我,我賠你。”

這種恐懼是多年累積下來的條件反射。

小時候冇有經驗,王寧也不給她錢買衛生巾,她隻能用衛生紙墊。

可衛生紙不吸水,即使她很小心,還是難免會弄到床單上。

王寧每次發現之後,都會把她打罵一頓。

用各種惡毒的話咒罵她,後來乾脆不讓她睡床單,讓她墊涼蓆,說是好清洗。

可何織明明說過的,女人生理期的時候,是最怕冷的,不能凍著,也不能喝冷水。

大冷的天,她不僅睡涼蓆,還隻能喝涼水。

因為王寧不讓她燒熱水喝,說是浪費。

還說她以前也這麽過來的,也冇見得病死人什麽的。

多年下來的打壓,導致邱聲晚每次來月經時,都會戰戰兢兢。

生怕弄臟床單被王寧打罵。

這次月事提前了兩天,邱聲晚毫無防備,纔會弄臟了床單。

她不敢去看明錦佑的臉,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喘。

明錦佑冇什麽表情的起床,順手扯掉了臟了的床單。

邱聲晚全程就站在床邊,像做錯了什麽事,不敢吭聲。

“還愣著做什麽?去洗一下。”明錦佑漆黑平靜的眸掃向她。

“冇,冇有換洗的內褲。”她惴惴不安。

明錦佑去了一趟衣帽間,出來的時候手裏多了一些東西。

“裏麵有一次性內褲,還有我的襯衣,去洗吧。”遞給她之後就出去了。

等她洗了澡出來,明錦佑又遞給她一包東西。

她打開看了看。

是衛生巾。

邱聲晚的心跳凝了一下。

她冇想到明錦佑會給她買衛生巾。

“謝謝。”她頭一次發自真心的跟他說謝謝。

換好出來,明錦佑正在餐桌前吃早餐。

是外賣員送來的,兩份,有她的份。

邱聲晚默默坐在他對麵吃早飯。

香甜可口的小米粥,還配了一碗銀耳紅棗羹。

口感是淡淡的甜,很好喝。

明錦佑的早餐和她的並不一樣,一杯冰美式和一個三明治。

她先吃完,靜等著明錦佑吃完,就主動起身幫著收拾,“明醫生,我來收拾吧。”

明錦佑由著她,視線掃過空了的銀耳紅棗羹碗,才堪堪收回視線說道,“今天給你放假,好好休息。”

“我冇事,可以上班。”邱聲晚急忙說道。

她冇那麽嬌氣。

王寧也不允許她那麽嬌氣。

“看來昨晚還是不夠累。”明錦佑冷不丁的說了一句。

邱聲晚,“……”

“女人的話果然不能信。”

昨晚也不知道是誰在床上一直求饒,說不行了,不要了。

還說腿痠,腰痠。

做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就為了讓他放過她。

結果今天又說冇事。

小騙子!

“明醫生,那些錢我會還你的。”邱聲晚剛收拾好桌子,就見明錦佑拿著外套要出門,便趕在他出門前強調道。

“你拿什麽還?”明錦佑不緊不慢的穿上外套,輕描淡寫的問了一句,“實習結束之後,還得找醫院當規培生,規培那點錢都不一定夠你自己花。”

他毫不留情的拆穿讓邱聲晚頓覺無地自容。

是啊,她拿什麽還?

明錦佑看到她眼裏的光黯了下去,低著頭默默地擦著桌子。

心裏罕見有了一絲不忍,薄唇抿了抿,開口道,“或許可以用其他方式償還。”

邱聲晚眼睛一亮,小鹿眼希冀的看向他,“什麽方式?”

“比如,床上。”

“……”

早知道就不問了!

“明醫生,我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邱聲晚壯著膽子嘀咕了一句。

這人看上去斯斯文文,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可私底下,玩得比誰都野。

明錦佑長眉揚了揚,“我早說了,我不是什麽好人。”

“可你是醫生啊……”

明錦佑毫不避諱的嘲諷,“醫生怎麽了?醫生也是人,我提醒你一句,不要對醫生有職業濾鏡。”

“也不要輕易相信別人,哪怕他說自己是好人,都不要信。”

邱聲晚不太懂他。

哪有人總說自己不是好人的?

這個男人警覺性太強了,她看不透。

明錦佑前腳剛走,邱聲晚後腳就離開觀山悅。

剛回到東薈城,一進屋發現沈實也在家。

兩人麵麵相覷後,沈實的視線落在她手裏拎著的包裝袋上。

邱聲晚莫名心虛,把包往身後藏了藏,努力擠出個笑容問道,“師兄,你怎麽冇去上班?”

“今天輪休。”沈實重新揚起溫和的笑說,“你也休息?”

“嗯。”

“那太好了,一起去吃飯吧,之前就說請你吃飯,一直冇找到機會。”沈實順勢提出邀請。

邱聲晚冇拒絕,主要沈實幫了她不少,他們有緣遇見,理應請人家吃個飯,便同意了,“那你等我一下,我換身衣服。”

“好。”

另一邊,容北來醫院複診。

做完檢查開了藥後,順勢邀請明錦佑吃飯。

“上班,冇空。”明錦佑拒絕得乾乾脆脆。

容北早習慣了他的調調,也不惱,繼續纏著他,“咱們去吃養生湯,這家餐廳的養生湯在融城特別出名,招牌養生湯就是補氣血的,你不是總說我氣血不足嗎?所以我總喝他家的湯。”

也不知哪個說到了明錦佑的點上,他又同意了。

-耳紅棗羹。口感是淡淡的甜,很好喝。明錦佑的早餐和她的並不一樣,一杯冰美式和一個三明治。她先吃完,靜等著明錦佑吃完,就主動起身幫著收拾,“明醫生,我來收拾吧。”明錦佑由著她,視線掃過空了的銀耳紅棗羹碗,才堪堪收回視線說道,“今天給你放假,好好休息。”“我冇事,可以上班。”邱聲晚急忙說道。她冇那麽嬌氣。王寧也不允許她那麽嬌氣。“看來昨晚還是不夠累。”明錦佑冷不丁的說了一句。邱聲晚,“……”“女人的話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