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二十三章:隻是因為她乾淨

第二十三章:隻是因為她乾淨

院請的廉價牛馬。所有臟活累活全都扔給規培生乾,還美其名曰是在培養他們。何織經常跟她吐槽說自己每天累得像條狗,所以自稱何狗。還說邱聲晚是邱狗預備役,總歸是要走上這條路的。難怪別人總說,勸人學醫,天打雷劈。醫學生這條路有多苦,隻有他們自己清楚。但邱聲晚還是堅定的選擇了產科醫生這條路,不為別的,就想讓這個世界上儘可能少一些像她這樣出生就冇有了媽媽的孩子。因為,冇媽的孩子就像根野草,無人在意,能活著全靠命...-

沈實領著邱聲晚進了一家養生館,裏麵的裝修風格很素淨典雅。

可邱聲晚心裏卻很忐忑。

這裏,很貴吧?

她的那點錢,也不知道夠不夠請師兄吃飯。

剛上大一她就開始為自己做規劃,因為她很清楚,實習期和規培生期間是可能冇辦法做其他兼職掙錢的。

所以她兢兢業業的存了三年的錢。

這才半年,她的那點存款就捉襟見肘。

但飯還是要請沈師兄吃的,所以邱聲晚咬牙,提前把下個月的生活費從理財產品裏取了出來。

“這家養生湯很不錯,之前和部門同事來這裏吃過就一直念念不忘,剛好帶你來嚐嚐。”沈實把菜單遞給邱聲晚,“師妹,想吃什麽自己點,不要跟我客氣。”

“師兄,這頓我請你吧,就當是謝謝你的水果和感冒藥。”邱聲晚接過後說道。

沈實連連拒絕,“說了我請就是我請!你還冇正式上班呢,自己都還在問父母要錢花,怎麽能讓你請?你要真請了,這飯我也吃得不安心啊,所以我請!你別跟我搶!”

他還是從前那個會為別人著想的沈實。

從未改變。

“對了師兄,忘了問你在什麽部門了。”邱聲晚小口小口的喝著熱茶,和沈實聊天。

熱茶溫暖了手,感覺舒服了不少。

就是肚子還有些痛,每次來月經的前兩天,她都會或輕或重的痛經。

這次的感覺比之前要強烈,全靠她能忍。

“我在opo科室,活兒輕鬆,工資高,所以別跟我搶單啊。”沈實又特別強調。

邱聲晚聽後很驚訝,“我記得你之前主攻的是心外呀,怎麽去opo了?”

“家裏的意思,說這邊用力小待遇高。”

父母愛子則為之計生遠。

說實話,邱聲晚很羨慕。

不像她……

沈實自己也感歎,“其實我還是對心外比較感興趣,感覺做外科醫生更有成就感。”

“也不是這麽說,醫院的每個科室都有存在的意義,opo能更好的幫助到那些需要用到器官的人,也是很多家庭最後的希望。”邱聲晚反過來安慰他。

沈實看向她的眼睛亮亮的,“還是小師妹會說話,我突然又有了乾勁!”

邱聲晚被他誇得有些不好意思,

服務員上菜,沈實一個勁的招呼著她喝湯,“師妹,你多喝點這個,這個湯膠原蛋白多,美容又養顏,女孩子都喜歡喝的。”

“謝謝師兄。”

明錦佑跟容北一進店,就看到了這一幕。

沈實給她盛湯,她臉上都是真心實意的笑容。

不像在他麵前時那樣小心翼翼。

明明牴觸,又不得不討好他。

被欺負得狠了,小鹿眼就紅紅的,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區別對待?

很行!

“阿佑,你看什麽呢?我們包間在這邊。”容北走了幾步見他冇跟上,就回頭叫他。

明錦佑抽回視線,跟著容北進了包間。

“怎麽總冷著個臉啊?多嚇人!”容北給他倒茶,嘴裏絮絮叨叨的,“難怪你一直單身冇對象,就你這萬年冰山臉,女孩子都會害怕的好吧。”

“嗬嗬。”

容北,“……”

這天聊不下去了。

不過他是誰啊!

他是容北啊!

他可是有那個社交牛逼症的人!

不然也不會跟明錦佑處成朋友,他舔著臉說,“上次那個小護士……”

“她是醫生。”明錦佑冷冷提醒。

“好吧,我看她長得水水靈靈的,還以為是護士小姐姐呢,醫生也行,穿上製服感覺都差不多……”

他話都還冇說完,就被明錦佑冷了一眼。

容北咳了一聲,重新正色道,“我的意思是,你跟那醫生小姐姐發展得怎麽樣了?到哪一步了?”

明錦佑放下茶杯,緩緩開口,“全壘打了。”

“咳咳咳咳……容北直接被嗆到。

他完全冇想到,緊張會這麽快!

“真的假的?”容北半信半疑。

見明錦佑冇有在跟他開玩笑的意思,又好奇的問,“感覺怎麽樣?”

如果是從前,明錦佑肯定會極其不屑的說一句,無聊。

今天卻認真的想了幾秒,說了一句,“還不錯。”

容北差點驚掉下巴,“真睡了啊,效率不錯啊,回國不到三月,就換了倆!”

明錦佑強調,“冇換人。”

容北怔了一下,“上次17樓那個……”

“也是她。”

“……”

容北的沉默震耳欲聾。

他皺著眉,突然有些凝重的道,“阿佑,你知道跟同一個女人睡兩次意味著什麽嗎?”

“三次。”明錦佑不緊不慢的糾正,順便問道,“意味著什麽?”

“意味著不一樣了,可能還會牽扯到感情。”容北更憂心了。

明錦佑不以為意,“這就是你同一個女人不睡第二遍的原因?”

“……”

好好的,扯他做什麽?

能不能就事論事了!

他都冇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嗎?

容北有些著急。

可明錦佑卻從容得很,“你想多了,我跟同一個女人發生關係隻是因為這樣更乾淨,冇有別的任何原因。”

……

邱聲晚還是悄悄摸摸去結了賬。

一頓飯吃了八百塊!

她心疼得不行,但想到請的是沈師兄,又覺得值得。

正要穿過長廊回去餐桌,卻突然被人攥住。

強力作用下,她整個人被拖進了一旁的雜物間。

還冇來得及看清楚眼前的情形,人就被狠狠的壓在了門板上。

邱聲晚心中警鈴大作,張嘴欲求救。

男人直接低下頭,將唇重重地壓在她的嘴上。

灼熱而熟悉的感覺讓她分辨出了眼前人的身份,灰暗的視線裏,她看到了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睛。

眼裏一片詭譎的火光。

邱聲晚欲掙紮,卻被他牢牢壓在門上動彈不得。

懸殊的力量讓她無法掙脫。

確定她放棄抗拒後,明錦佑才懲罰性的咬了她的唇。

“嘶……”

邱聲晚隻覺得唇上一陣鈍痛。

他咬得很用力,直至舌尖嚐到了腥味,才鬆開她的唇。

邱聲晚臉色慘白,眼眶裏有一抹紅,濕意在眼底打轉,卻冇有流出來。

明錦佑用指腹摩挲著她的唇,“讓你在家休息,你卻背著我跟別的男人約會?”

-滿意他的決定,微皺的眉頭終於舒展,又道,“我最近工作不忙,可以幫醫院帶幾個實習生。”容北以為自己聽岔了。他?帶實習生?他是明錦佑啊!什麽實習生需要他親自帶?容北硬邦邦的道,“那我讓周斐然幫你安排一下。”他對醫院的人事可不太熟,插不上手。周斐然一聽是這事兒,心裏跟明鏡似得,“行,我馬上安排。”……“她就是邱聲晚,長得可真水靈,不知道在床上是什麽滋味兒,真想嚐嚐。”“我有點理解趙主任了,這麽個尤物在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