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二十四章:動不動就暈壞我興致

第二十四章:動不動就暈壞我興致

的聲音響起時,邱聲晚猛然睜大雙眼。是他!明錦佑!周醫生期期艾艾,“年輕人嘛,不懂得節製,估計是行為激烈了些,撞破黃體出了血,還好出血量不大,但也很危險的。”此時的邱聲晚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躲起來,一輩子不見人!明錦佑回頭看她的時候,她把臉埋進了被子裏。攥著被子的手很用力,像極了她昨晚緊攥著洗手檯的模樣。男人眸色暗了暗,聲音比剛剛沉了些,“是得好好休養。”“可不是嘛,現在的男人也真不是個東西,不懂得...-

“我冇有。”她想解釋。

可明錦佑根本不給她解釋的機會,“給你十分鍾,解決他。”

“明醫生……”

“想想何故。”

她的話頓時就卡在了喉嚨裏,哽得難受。

“還有那八十萬。”明錦佑鬆開了她,還替她理了理剛剛被弄亂的發,“我這個人冇什麽耐心,十分鍾後如果還冇解決好,我就親自替你去解決。”

邱聲晚慌慌張張的回到餐桌。

沈實看到她唇上的殷紅,皺眉問道,“師妹,你嘴唇怎麽了?受傷了?”

“剛剛不小心撞到的。”邱聲晚都不敢看沈實的眼睛。

“怎麽這麽可愛?”沈實被她的話萌到,但也不忘叮囑,“不過還是小心一點,這次可能是輕微的傷,下次萬一撞到別的地方就不好了,女孩子要懂得保護好自己。”

剛剛纔被明錦佑那樣驚嚇過。

被沈實這麽一安慰,她心裏突然又覺得好受了一點。

“謝謝你,沈師兄。”

“哎喲,怎麽又跟我說謝謝啊?”沈實一臉的無奈,“都說了,別跟我那麽客氣。”

邱聲晚本來還想說什麽,便看見明錦佑和容北從包間裏走了出來。

他往她這邊掃了一眼。

即使隔著距離,壓迫感也十足。

邱聲晚心口處顫了顫,急忙說道,“那我們就走吧。”

“行。”沈實招手叫來服務員買單。

邱聲晚急忙說道,“師兄,我已經買過了。”

沈實有些生氣,“師妹,不是說好了我請的嗎?你怎麽能這樣呢!都不給我一點表現的機會!”

“誰請都一樣,你幫了我那麽多,我也是真心實意想請你吃飯的。”邱聲晚有些急。

主要是明錦佑給她卡了時間。

距離他限定的時間還剩五分鍾了,她再不催著點,明錦佑真有可能會過來找她。

那她該怎麽跟沈實解釋自己和明錦佑的關係?

說他們是包養關係嗎?

沈實又會怎麽看她?

沈實被她弄得無可奈何的,“你總跟我這麽客氣作什麽?算了,下次我再請回來吧,不過下次可別再跟我搶單了。”

“好。”邱聲晚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

隻剩四分鍾了!

她急得開始冒冷汗了,“師兄,咱們快走吧!”

“好,我收拾一下。”

邱聲晚恨不得親自上手幫他收拾。

好不容易出了餐廳,到門口的時候,隻剩最後一分鍾了。

那輛銀頂已經停在了大門口。

沈實卻叮囑她,“師妹,你幫我拿著包吧,我去取車。”

“師兄!”邱聲晚緊急的叫住他。

聲音比平時要高,把沈實嚇了一跳。

“怎麽了?”

“我突然想起我有事,就不跟你一起回去了,你先回去吧。”邱聲晚磕磕巴巴的找了個藉口。

因為不擅長說謊,眼神也躲躲閃閃的。

沈實,“急事的話,我剛好送你一程。”

“不行!”邱聲晚更急了。

說完又意識到自己的反應有點激烈,又趕緊找補,“我就去附近辦事,坐車反而麻煩,總之你別管我了,先回去吧!”

邱聲晚就差求沈實了。

銀頂邁巴赫的車窗已經落了下來,提示她時間到了。

沈實看她是真為難,隻好說道,“那好吧,你有事就先去忙,不耽誤你,忙完記得早點回家。”

“嗯。”邱聲晚趕緊點頭。

沈實剛走,邱聲晚就急急忙忙的小跑嚮明錦佑的車。

她都冇時間思考,直接打開副駕駛的門坐了進去。

胸口因急促的呼吸而劇烈起伏著,臉頰也紅撲撲的,開口叫他的時候,卻怯生生的,“明醫生。”

明錦佑淡淡的看著她,俊臉上冇多餘的表情,眼神也冷冷的,說出口的話更是冷到骨子裏,“超時一分鍾。”

“我已經儘力了!”邱聲晚急忙為自己解釋。

明錦佑冷然收回視線,驅車離開。

她以為自己熬過了這一劫,慢慢平複自己的情緒。

車子停在了十字路口,六十秒紅燈。

她還欠他六十秒。

明錦佑解開安全帶,突然側身過來,將唇壓在她的唇上。

她舉起雙手抵住他的胸膛,卻抵不過男人嘴上的越界。

他的吻太濃,太烈,彷彿要把她席捲進去。

燃燒,融化,融為一體。

明錦佑鼻息間全是她身上的味道。

和她的護手霜一樣。

甜不甜,奶不奶的。

卻意外讓人禁不住沉迷。

“唔,明……疼……”邱聲晚在他密不透風的吻裏發出不成文的字眼。

明錦佑鬆開了她的唇,臉貼在她的肩窩裏。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甜不甜奶不奶的味道,誘得他想要發狂。

後車的催促的喇叭聲將他失控的理智拉回。

明錦佑眼底的熱浪迅速退去,人也退回了椅子裏。

重新係上安全帶後,繼續開車。

……

二人回到觀山悅。

明錦佑從後備箱裏取了外帶的枸杞紅棗烏雞湯。

他特地讓店裏做的一份,說是要外帶。

當時容北特別不能理解,“阿佑,你冇事打包烏雞湯乾什麽?像女人喝的。”

說完容北就會意過來,“給醫生小姐姐帶的?”

明錦佑冇回答,算默認。

容北嘖嘖感歎,“阿佑,你完了啊,你開始對那個女人上心了啊!我都說了,同一個女人不能睡第二遍,你還不信!”

明錦佑淡淡開口,“她身體太差了,動不動就暈過去,壞我興致。”

容北,“……”

這也太特麽……禽獸了啊啊啊!

不過,好刺激的樣子!

明錦佑把湯遞給邱聲晚,“喝了。”

“我剛吃完飯,喝不下。”邱聲晚下意識的說道。

明錦佑視線陰冷的落在她臉上。

邱聲晚頓覺後背發涼,急忙說道,“也是可以再喝一點的。”

“一點?”他還不滿。

邱聲晚汗流浹背,“再多一點。”

“喝完。”

“……”

“我看著你喝。”

邱聲晚心裏苦不堪言。

她剛和沈實吃完飯,這會兒肚子根本就不餓。

讓她喝完,不得撐死她?!

可明錦佑並冇有在跟她開玩笑的意思。

邱聲晚隻能硬著頭皮打開餐盒,拿出勺子開始喝湯。

明錦佑說監督她,就當真坐在對麵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像看犯人似的。

-因為這個發現情緒有些激動。門口處又來了客人,櫃姐眼尖,知道是大客戶,立刻熱情地迎了上去,“先生小姐你好,很榮幸為二位服務,這邊是我們店剛到的新款。”邱聲晚也看了一眼,頓時嚇得不輕。是明錦佑!她慌忙躲在展示櫃後,手攥得死死的。“想要什麽,自己選。”明錦佑聲音不似在醫院時那麽清冷,多了絲柔和。明明一身黑衣,卻偏偏把黑色衣服穿出了不一樣的感覺。昭顯的隻有一種冷色,高貴到近乎完美。身旁的女伴氣質同樣高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