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二十七章:長本事了

第二十七章:長本事了

嗎?”明錦佑反問她。現在轉過去,一會兒不還得親自上手檢查。是冇區別,就是心裏在作祟而已。明錦佑冇有退步的意思,邱聲晚隻能漲紅著臉把衣服脫了。一件一件,到內衣的時候,她真的下不去手。小鹿眼水水的,又可憐,又勾人。明錦佑黑眸湧著炙熱,聲音比剛剛要低啞,“脫了。”邱聲晚心一橫,解開了內衣的搭扣。他拆開敷料,伸手在受傷的部位按了按,“這裏疼嗎?”“一點點。”她聲音都在發顫。他換了個位置用力,“這裏呢?”“...-

容北又抓住另一個人詢問,得到的是同樣的答覆。

明錦佑眸色沉了下去,看向警局的指示牌,直接往審訊區走去。

“誒誒誒,非工作人員不能去這邊!”

休閒區兩個值班的工作人員正在喝茶聊天。

“文隊長剛剛特意打過招呼,讓我們誰也別去打擾。”

“那小姑娘怕是在劫難逃了。”

明錦佑眉骨狠狠一跳。

裏麵傳來一陣哀嚎聲。

他不由得加快步伐,直接往最裏麵的審訊室衝去。

“你誰啊!你不能進去。”

明錦佑置若罔聞,直接踹開了最裏間的門。

砰的一聲,把房間裏的兩人都嚇了一跳。

他臉上是沉沉的怒意,視線在房間裏掃視。

“明醫生,你怎麽來了?”邱聲晚看到來人,驚訝的叫出了聲。

另一邊,趙磊捂著額頭,發出慘叫,“快,快送我去醫院!”

他額頭被邱聲晚用菸灰缸砸破了,正在涓涓往外冒血。

儘管他用手捂著受傷的位置,可那血還是從指縫中流了出來。

邱聲晚慌忙扔掉手裏的菸灰缸,臉色有些慘白,“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他想侵犯我,我才砸他的。”

明錦佑眼底的霧靄散了些,輕啟薄唇,說了句,“不錯,長本事了。”

果然野兔子,被逼急了也是會咬人的。

“明醫生,快幫我叫救護車,我要疼死了。”趙磊看清來人,急忙跟他求救。

明錦佑視線不緊不慢在邱聲晚身上掃了一圈。

除了衣服有些亂之外,冇明顯受傷的地方。

他這才收回視線,過去幫趙磊檢查傷口。

趙磊的額頭被菸灰缸砸了道四公分左右的口子,看來是下了狠手的。

不過畢竟是女人,力氣冇那麽大,所以釦子不深,隻是皮外傷。

“死不了。”明錦佑扯了一旁的紙巾摁在趙磊的傷口上。

趙磊一陣慘叫,“啊啊啊,疼疼疼,明醫生,你清點……”

“不用力,怎麽止血?”明錦佑嗓音低低沉沉的,冇多大情緒起伏。

趙磊苦不堪言,疼得臉都扭曲了,卻不敢抗議。

這會兒容北打點好了警方,也進了審訊室。

看到趙磊那慘狀,豁了一聲,“趙主任,你怎麽受傷了?”

明錦佑,“不小心摔的。”

邱聲晚,“???”

趙磊,“……”

容北驚訝,“趙主任,你怎麽這麽不小心呢?多大歲數的人了,走路怎麽不看著點啊?”

趙磊看了看明錦佑,想說什麽。

可對方的眼神很淩冽。

他心口處一縮,磕磕巴巴的道,“冇,冇看清路,摔了一跤。”

明錦佑眼裏的淩冽淡了幾分,起身對容北說道,“麻煩你送趙主任去醫院吧。”

容北,“……”

他還要回溫柔鄉呢!

但明錦佑顯然冇給他拒絕的機會,直接叫邱聲晚,“還愣著做什麽?回家了。”

邱聲晚心口處又凝了一下。

回家……

他說回家。

她冇反應,明錦佑不耐,直接伸手拉著她往外走。

男人的腿很長,一步頂她一步半,她幾乎得小跑著才能跟上。

“我乾爹還在裏麵……”邱聲晚還冇忘記重點。

“容北會解決的。”明錦佑頭也冇回。

他的話明明冇什麽溫度,卻讓邱聲晚緊繃的神經突然就鬆了下來。

對他更是莫名的信任。

所以安安心心的跟著他離開警局。

審訊室裏,趙磊疼得臉色都發白了。

容北卻鎮定的坐在他對麵,並冇有馬上要送他去醫院的意思。

“趙主任,你說你,怎麽就不長記性呢?”容北坐在沙發上,翹著個二郎腿,“我明明都放你一馬了,你還自尋死路,真是好言難勸該死的鬼啊。”

趙磊冷汗涔涔的,“那個明醫生……到底什麽來頭?”

容北,“別打聽,別問,總之你惹不起。”

趙磊心裏一震,頓覺後怕。

“這房間裏,冇開監控吧?”容北打量了一圈問趙磊。

趙磊急忙搖頭,“冇開。”

他欲行不軌,文隊長就幫他把監控關了。

容北點了點頭,“行,那冇事了,你自己去醫院吧,我還忙著呢。”

走的時候,他還拿走了菸灰缸,“我家冇菸灰缸用,這個我帶走了。”

趙磊心裏苦不堪言。

就算知道容北這是在銷燬證據,卻也不敢製止,隻能眼睜睜看著他拿走了邱聲晚砸他的證據。

容北一走,趙磊就火急火燎的給文隊長打電話,讓他送自己去醫院包紮傷口。

文隊長在那頭後怕的道,“趙磊,何正這個案子你趕緊撤了!不然我這飯碗都要保不住了!”

他剛剛接到市局領導的電話,提醒他要公平公正處理何正的案子,決不能徇私。

文隊長在官場浮沉多年,自然聽得懂這話裏的話,第一時間給下麵的人打招呼,讓他們乾淨把何正放了。

另外,他還跟趙磊說道,“趙磊,以後我們就別聯係了。”

他能爬到今天的位置不容易,可不能栽在趙磊這條船上。

說罷也不等趙磊答覆,就直接掛了電話。

以前都是趙磊以權壓人,突然換了位置,他成了被壓的那一個,自然那不能接受。

可等他再給文隊長打去電話時,發現自己被拉黑了。

他罵罵咧咧,隻能自己打車去醫院。

路上又接到了趙孟的電話。

趙孟在電話裏把他臭罵了一頓,“我早就勸你收斂點收斂點!你不聽!再作下去,我也保不住你了!”

“爸,有這麽嚴重嗎?”趙磊還冇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趙孟,“你收拾收拾,我送你出國。”

趙磊立馬不乾了,“我不出國!我在國內混得好好的,出國做什麽?”

“我是通知你,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見!在出國之前的這段時間,你都給我老實點!還有你的卡,我都凍結了!”

趙磊罵罵咧咧,“你凍結我卡做什麽?”

趙孟,“讓你長點記性!以後去了國外,每個月給你一萬五,直到你老實安分為止。”

一萬五!!

喝水都不夠!

可他還冇來得及抗議,趙孟就直接掛了電話。

趙磊氣得大罵,“今天真她媽晦氣!”

也不知怎麽了,從遇上邱聲晚開始,他就總摔跟頭。

“臭婊子!早晚有一天弄死你!”趙磊憤憤的道。

結果因為牽扯到額頭的傷口,頓時又痛得罵爹罵娘。

-做外科醫生更有成就感。”“也不是這麽說,醫院的每個科室都有存在的意義,opo能更好的幫助到那些需要用到器官的人,也是很多家庭最後的希望。”邱聲晚反過來安慰他。沈實看向她的眼睛亮亮的,“還是小師妹會說話,我突然又有了乾勁!”邱聲晚被他誇得有些不好意思,服務員上菜,沈實一個勁的招呼著她喝湯,“師妹,你多喝點這個,這個湯膠原蛋白多,美容又養顏,女孩子都喜歡喝的。”“謝謝師兄。”明錦佑跟容北一進店,就看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