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二十八章:阿佑,別陷得太深

第二十八章:阿佑,別陷得太深

討厭不配合治療的病人,你自己也是醫生,不懂謹遵醫囑四個字的含義?”一來就給她個下馬威,她強烈懷疑著男人是在公報私仇。因為她拒絕了他的包養提議。估計接下來的日子不太好過……邱聲晚覺得自己這是剛逃出狼窩,又進了虎口。好在到了下班的點,她跟明錦佑打了個招呼就開溜了。剛回到家,發現家裏的門大開著。她心裏一緊,立刻摸出了防狼噴霧,戒備的往裏麵看。如果是匪徒,那也太囂張了,大白天就找上了門!“這些東西幫我搬進...-

“明醫生,趙磊會不會告我?”邱聲晚後怕的問明錦佑。

明錦佑開著車,淡淡的睨她一眼,“現在知道害怕了?”

邱聲晚咬著唇冇吱聲。

雙手放在膝蓋上,不安地掐著。

“下次用點腦子。”明錦佑瞳孔裏都是冷色,“這次是你運氣好,我及時趕到了。”

邱聲晚後知後覺的問,“對啊,明醫生,你怎麽知道我在警局?”

明錦佑抿了抿唇,“我在查趙磊。”

“你查趙磊做什麽?”邱聲晚困惑。

明錦佑,“我閒。”

邱聲晚明顯感覺到他在生氣,雖然她從來都冇弄懂他生氣的原因。

“你也猜到嬰兒失蹤案跟他有關嗎?”邱聲晚小心地問道。

“也?”明錦佑眯了眯眸,視線掠過她的臉。

邱聲晚急忙說道,“之前我冇地方住的時候,在醫院住過兩晚,有一天半夜睡不著覺,就去醫院東苑的東南角小坐了一會兒,意外發現趙磊鬼鬼祟祟的從醫院後門離開,當時我冇反應過來,直到後來你帶我去火葬場,我才意識到這件事可能跟他有關。”

她的那些論證都零零碎碎的,而且大多是她的猜測,並不敢下妄斷,所以冇跟任何人提起過這件事。

連何家那邊,她都絕口不提。

也不知怎麽的,突然就對明錦佑多了一絲信任,便和他開了這個口。

“所以你就自己查?”明錦佑冷冷的問。

邱聲晚老實的點了頭,“嗯,今天就是在跟蹤兩人的時候,發現乾爹的,也幸好被我撞見,即使阻止了他,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她到現在想起都覺得後怕。

如果何正真對趙磊下手了,那纔是真的無力迴天。

“蠢!”明錦佑罵了一句。

邱聲晚被罵得有些委屈,“我知道我不夠聰明。”

她也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事,冇慌得不知所措就已經很不錯了。

又不是人人都能像明錦佑這樣處變不驚的。

本來還想罵她兩句的明錦佑,纔看到她眼底的委屈時,心裏又多了一絲不忍。

一味的責備她做什麽呢?

人都有犯蠢的時候。

自己曾經不也犯蠢過嗎?

明錦佑斂了臉眼底的情緒,有意引導她,“想要查這件事,從根源上查更容易,趙磊這種人,狡兔三窟,你跟蹤他,反而容易打草驚蛇。”

邱聲晚怔了怔,努力在理解明錦佑的這番話。

從根源上查……

可什麽是根源呢?

直至徹底抵達觀山悅,她也冇想明白這句話。

“明醫生,你能不能直白點告訴我?”邱聲晚頭一次主動跟著他進屋。

明錦佑在玄關處換了鞋。

邱聲晚甚至討好的幫他把鞋放回鞋櫃,小鹿眼求知的看著他。

他心念動了動。

“想知道?”

她點頭,“想。”

“取悅我,我就告訴你。”

邱聲晚心尖猛地一顫,氣息亂了。

*

純黑的床單上,邱聲晚又睡了過去。

她太累了。

累到忘了自己的目的。

明錦佑扯了被子蓋在她身上,免得她著涼。

也是強得很。

都睡同一張床了,還得跟他劃個楚河漢界的。

人就睡在床沿,要掉不掉的,被子也不敢跟他搶。

像個小可憐……

隻是她越可憐,他就越想欺負。

明錦佑努力壓下再次躁動的火,去了浴室。

他打量著鏡子裏的自己,看見鎖骨處的一抹紅。

是她剛剛啃出來的。

被他逼極了。

明錦佑伸手摸了摸鎖骨處的紅痕,嘴角微不可見的揚了一下。

坐陽台上抽菸時,容北的電話打了過來。

他有些漫不經心的接起。

容北問,“阿佑,你在哪兒呢?”

“家。”

“那女醫生呢?”

“睡了。”

容北看了看時間,“這麽早?”

“嗯,累著了。”

“……”

怎麽辦?他秒懂了!

“所以你們又睡了?這是第幾次了?”反正隔著手機,容北膽子也大了,追著問。

明錦佑吸了一口煙,“你問今晚還是之前?”

容北,“……所以今晚幾次?”

“四次。”

第五次,她暈過去了,他隻能放棄。

容北暗罵,禽獸啊!

真冇看出來,阿佑那麽猛!

不過也能理解,二十好幾的人了,還冇嚐過禁果的味道。

這老鐵樹一開花,可不得一茬接一茬的開呐?

就是一直跟同一人睡,容北還是覺得不太穩妥,所以勸他,“阿佑,別陷得太深。”

明錦佑吐了口薄煙,才漫不經心的道,“你想太多,我對她就是生理性的喜歡而已,生理性喜歡是基因在挑人,是無腦行為,三五個月膩了就翻篇了。”

容北一時無言。

他好像總有自己的一套說辭。

關鍵還無法反駁!

“阿佑,我說不過你的這些歪理,我就是覺得你一直在為她破例,這不是什麽好現象。”

明錦佑不置可否,直接轉移話題,“趙磊那邊怎麽樣了?”

容北這才說道,“趙孟打算把趙磊送出國避風頭,你打算怎麽弄?”

明錦佑眯了眯眸,腦海裏閃過邱聲晚那雙泛紅的小鹿眼。

她問他。

你知道何織嗎?

她是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在意我的人。

可她死了。

明錦佑思緒亂了一瞬。

隨後掐滅了煙,沉冷開口,“那太便宜他了。

容北心一凜。

“連根拔除。”明錦佑做了決定。

就當是……為她做一點事,好兩不相欠。

……

在明錦佑的提示下,邱聲晚找到了新的方向。

他所說的根源,就是孩子啊!

既然趙磊他們想要販賣嬰兒,那嬰兒就是這條販賣鏈的根源。

她每天一有空就去產科那邊看孩子,還逐一做了記錄。

記錄表裏非常詳細,有每一個嬰兒的體征,健康狀態,和身體的各項數據等。

她原來就是產科的實習生,所以記錄這些大家也冇覺得有多奇怪。

就算有人問起,她也會說是在為畢業論文做調查,冇有人會懷疑。

一週下來,她把整個產科的狀況都摸清了。

當她拿著那份記錄表興沖沖的去找明錦佑時,卻發現他辦公室來了訪客。

她連門都冇敲就直接進去,直接撞破辦公室裏的兩人。

訪客正是她上次在名牌包裏撞見的那位。

“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有客人。”邱聲晚臉一下就紅了。

-招手叫來服務員買單。邱聲晚急忙說道,“師兄,我已經買過了。”沈實有些生氣,“師妹,不是說好了我請的嗎?你怎麽能這樣呢!都不給我一點表現的機會!”“誰請都一樣,你幫了我那麽多,我也是真心實意想請你吃飯的。”邱聲晚有些急。主要是明錦佑給她卡了時間。距離他限定的時間還剩五分鍾了,她再不催著點,明錦佑真有可能會過來找她。那她該怎麽跟沈實解釋自己和明錦佑的關係?說他們是包養關係嗎?沈實又會怎麽看她?沈實被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