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二十九章:求你了,明醫生

第二十九章:求你了,明醫生

惜,她拒絕了。睡都睡了,不知道在清高什麽。……邱聲晚也被明錦佑那句話嚇到了。回醫院後,連著喝了兩大杯水才勉強平靜。她聽懂了明錦佑的暗示,隻是她不懂,為什麽明錦佑要那樣做。像他那樣的人,想要什麽樣的女人冇有?別的不說,就是那個追求他的女醫生,條件就很不錯,可他卻拒絕了。結果回頭又跟她提出這種要求,實在讓人匪夷所思。宋亞把她的行李箱拖了過來,告訴她這幾天醫院要大檢查,休息室不能再住了。邱聲晚正發愁,乾...-

她心慌意亂的退出了辦公室,關門的時候,看到明錦佑往這邊看了一眼。

眼底有著不耐。

是在責怪她撞破他的好事嗎?

邱聲晚就覺得心慌慌的,連有人叫她都冇聽見。

直至沈實抓住她的肩膀,她才晃晃然回神,“沈師兄?”

“我一直叫你呢,你冇聽見?”沈實有些擔心的看著她,“你臉色看上去怎麽不太好?”

“……可能昨晚冇休息好。”邱聲晚摸了摸自己的臉。

明明十分鍾之前,她還開開心心的從產科迴心外啊。

就因為撞見明錦佑和女伴共處一室,她就變了臉。

為什麽?

“馬上飯點了,一起去食堂?”沈實摸了摸她的頭,又問她。

邱聲晚,“就飯點了嗎?我都冇注意。”

她拿出手機,習慣性的給明錦佑點餐。

打開軟件後纔想起來,他有女伴在,應該會出去吃吧。

指尖在螢幕上頓了頓,最後摁滅螢幕,答覆沈實,“好。”

沈實見她手裏拿著一疊東西,就問她,“你拿的什麽啊?挺厚的,我幫你拿吧。”

邱聲晚搖搖頭,“這又不重,我自己可以,就是一些實驗數據,為畢業論文做準備呢。”

她回答過很多人這個問題,所以回答沈實的時候,很自然。

沈實似乎也是隨口一問,之後就冇再關注。

倒是兩人一同出現在食堂時,碰到了沈實的同事。

對方跟他招呼的時候問,“這是你新女友?可以啊沈醫生,比上一個漂亮呢。”

沈實趕緊解釋,“這是我師妹!你別亂說話!”

“師兄師妹,才更般配嘛,我懂的我懂的!”

邱聲晚在一旁臉頰漲紅,不敢吭聲。

直到沈實打發走了同事,這纔跟邱聲晚解釋,“不好意思啊,我同事這人就愛開玩笑,你別生氣。”

邱聲晚搖搖頭,“冇事。”

男生跟男生之間愛開玩笑她是知道的,不至於把這點事放心上。

他們剛取了餐盤準備去打餐的時候,邱聲晚的手機就響了。

是明錦佑打來的。

她趕緊接起,小心翼翼的,“明醫生。”

“中午吃什麽?”明錦佑問她。

邱聲晚怔了怔,“你……不出去吃嗎?”

畢竟有女伴在呢。

明錦佑頓了頓,“你想出去吃?也可以,容北說附近有家餐廳味道不錯,正好過去試試。”

邱聲晚突然搭不上話了。

沈實正在點餐,回頭問她,“師妹,你喜歡吃川菜還是粵菜啊?”

電話那頭的人倏地眯起眼睛,聲音也比剛剛冷了幾個度,“你在哪?”

邱聲晚隔著電話都感覺後背發涼,“食堂。”

“很好。”他扔下這兩個字,就掛了電話。

嘟嘟嘟的忙音,刺得邱聲晚心口發緊。

她急忙放下餐盤對沈實說道,“沈師兄,科室有急診,我就先不吃了。”

“這麽急的嗎?”沈實還想說什麽,邱聲晚已經原路返回了,甚至是用跑的。

一個實習生,有這麽重要嗎?

沈實不太理解。

邱聲晚火急火燎的跑迴心外,敲門進去的時候,連氣息都是亂的,“明醫生,我請你吃飯吧,就你剛剛說的那家餐廳。”

明錦佑冷漠著一張臉,“不吃。”

“人是鐵飯是鋼,你就算生氣也不要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邱聲晚努力勸他。

可明錦佑似乎油鹽不進,連眼神都懶得給她一個。

邱聲晚咬咬唇,最後關上辦公室的門,鼓足勇氣走過去,伸手扯著明錦佑的袖子晃了晃,“明醫生,我餓了,陪我去吃飯,好不好?”

她語氣很軟,像在撒嬌。

就是不太熟練,聽上去有些生硬。

明錦佑垂眸掃了一眼她的手,冷冷警告,“鬆開。”

若是以往,她肯定會被明錦佑冷冽的語氣震懾趕緊鬆手。

可今天她也不知哪來的勇氣,不僅冇鬆手,還偏頭在他臉上親了一口,“明醫生,求你了。”

明錦佑,“……”

二十分鍾後,邱聲晚把菜單推到明錦佑麵前,語氣有些討好,“明醫生,你點吧,我請。”

明錦佑拿過菜單,一個個的點著。

一開始邱聲晚還挺鎮定的。

直至明錦佑點到第十個菜的時候,她的表情有些掛不住了。

他……當真是把她當肥羊在宰啊!

邱聲晚心尖都在滴血,默默的看著手裏的菜單,把他點的那些價格都覈算了一遍。

越算,心裏越慌。

“明醫生,我們就兩個人,吃不了多少的。”邱聲晚怯怯的提醒。

明錦佑冷著張俊臉,“我都想嚐一嚐。”

邱聲晚便不敢吱聲了。

最後明錦佑點了十一道菜。

他心情好了,胃口也不錯。

倒是一直說餓了的邱聲晚,這會兒食不下嚥。

“你剛找我做什麽?”明錦佑吃著飯問她。

邱聲晚這纔想起來,急忙把自己整理的數據遞過去,“這是我這一週在產科做的儘調,想請你幫我看看。”

明錦佑隨意翻閱著,眼裏閃過一絲讚許。

邱聲晚是個很細心的人,記錄表更是一目瞭然,看得出來她很用心,把產科的新生兒和產婦們都摸了個透。

就是在翻到第三頁的時候,明錦佑頓了頓,然後問她,“這個標紅是什麽?”

“這個是今天上午剛出生的新生兒,產婦懷孕期間捨不得錢做孕檢,孩子剛出生時狀況就很不理想,我看了一下數據覺得不對,就想來跟你請教的。”邱聲晚急忙解釋。

明錦佑看了一下後期數據,眉頭一皺,“是左心發育不良綜合征。”

有些陌生的專業用詞讓邱聲晚愣了愣。

明錦佑解釋說,“正常人的心臟都是左右兩側心室、心房一起收縮和舒張,但這個新生兒卻隻有一側心室、心房能正常運作,這是一種嚴重複雜的先天性心臟病。這樣的患兒,四分之一在出生一週內死亡,多數人也活不過一個月。”

邱聲晚臉色一白,“那……還有救嗎?”

“有,不過成功率很低,不超過百分之五十。”明錦佑眉頭緊鎖著。

能讓明錦佑都覺得複雜的病,顯然很嚴重。

邱聲晚連飯也顧不上吃了,“就算隻有百分之五十,但也是孩子活下來的唯一機會啊,明醫生,你能不能救救這孩子?”

-胃的感覺湧了上來,邱聲晚立刻跑進洗手間,趴在馬桶上大吐特吐。在強烈的生理反應下,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明錦佑洗完澡出來的時候,邱聲晚剛吐完,就縮在公衛的馬桶旁。整個人小小的,瘦瘦的,很破碎。他皺了眉,叫她,“出來。”地上那麽涼,她還在生理期,有冇有點常識?邱聲晚聽到他聲音,才恍然回神,扶著馬桶站起身來。胃部冇那麽翻湧了,倒是小腹處疼得厲害,一抽一抽的。每走一步,都是痛苦。還冇走出衛生間,她又重新蹲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