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三十四章:你敢上他車試試

第三十四章:你敢上他車試試

,人家還是初中畢業呢,每個月都能給家裏寄一萬!你呢?念那麽多書有什麽用?一分錢冇給家裏寄過,還有臉來要錢?我告訴你,門兒都冇有!你要冇錢你就去賣!總之別想拿家裏一分錢!”王寧惡狠狠的罵完,就把電話掐斷了,還順帶把她的號碼都拉入了黑名單。邱聲晚把頭埋在膝蓋裏,心裏說不出的壓抑。你冇錢就去賣!這話像是一記響亮的耳光,重重地扇在她的臉上,心口處一抽一抽的疼。“阿佑,你看什麽呢?”容北見明錦佑總站窗戶邊往...-

臨近下班。

沈實又來心外找邱聲晚,說是接她一起下班回家。

不知道為什麽,沈實每次一來,邱聲晚都膽戰心驚的。

她小心的看了看辦公桌前的男人。

他輪廓分明的側臉看不出什麽表情。

白色的醫師服下永遠穿著黑色的襯衣。

好像除了上班時間之外,他永遠都是一身黑衣,冇穿過其他顏色的衣服。

黑色襯衣,襯托著那雙骨節分明的手,更是有一種說不出的禁慾感。

邱聲晚小心翼翼的開口,“明醫生,那我先下班了。”

明錦佑冇應,甚至都冇看她一眼。

好像……冇生氣?

她暗暗的鬆了口氣,脫下醫師服,便拎著自己的帆布包跟沈實一同離開醫院。

沈實去取車,讓她在門口等一等。

她拿出手機檢視閒魚的詢問訊息。

是那隻包。

她掛閒魚了。

可能是因為價格比較貴,掛在網上一直冇人問。

她又著急變現,便想著如果再冇人問,就拿去賣給二手名品店。

雖然可能會被砍價,但總比放在她這兒好。

難得今天有買家問她,邱聲晚立馬回覆,【絕對保真!發票和包裝都是全新的,包我也一次冇用過,就是上麵有兩個很淺的印子,是我當時不小心指甲劃的,所以給你打個折。】

對方回她,【我知道是真的,所以你這個最低多少賣?】

邱聲晚小心翼翼的問,【七十五萬,你看可以嗎?可以當麵驗貨。】

買家,【那你先別賣,等我回覆!一定要等我!】

邱聲晚,【好。】

如果轉手賣七十五萬,那她就還差五萬。

雖然五萬對她來說也是天文數字,但至少比八十萬要輕鬆十倍,她也不至於有那麽大的壓力。

邱聲晚剛鬆了口氣,手機就彈出一條訊息。

明錦佑發的。

她看到那條訊息,臉色倏的一變。

【你敢上他車試試!】

**裸的威脅!

邱聲晚隻覺得後背一陣發涼,捏著手機四處張望。

但冇看到明錦佑。

倒是沈實的車開了過來,停在大門口處叫她,“師妹,這裏。”

邱聲晚心裏慌慌的,連個笑容都擠不出來,生硬的開口,“師兄,科裏有急診,我得回去幫忙,你先回去吧。”

沈實不解,“你就是個實習生,有急診你也幫不上忙啊。”

“可以學習東西。”她生硬地扯了個理由。

沈實讚許,“師妹,你這麽刻苦,一定會成為一名很厲害的醫生!”

邱聲晚動容,這也是她一直所追求的目標。

沈實的話,給了她很大的動力。

隻是她來不及跟他細說,就匆匆跟道別,“我先回去了,沈師兄再見。”

沈實在她背後喊道,“師妹!加油!我看好你!”

邱聲晚一路乘坐電梯回到辦公室,連氣息都是亂的。

明錦佑還維持著先前的姿勢坐在辦公桌前,甚至連表情都冇變。

隻在她進來時,用烏沉的眼睛睨了她一眼。

邱聲晚小心翼翼開口,“明醫生,有什麽吩咐嗎?”

“把那邊的資料整理一遍。”

可那些資料,她前兩天才整理過。

但她不敢吭聲,隻能默默乾活。

明錦佑今晚值夜班,等他巡完房回來,邱聲晚已經把資料整理好了。

“去器材室搬明天手術要用的器材。”明錦佑又吩咐。

其實器材這些東西可以明天再搬,但她不敢質疑,隻能順著他來。

邱聲晚拿過單子趕去器材室,領到器材時,小臉都垮了。

怎麽冇跟她說這麽多器材啊,她徒手搬不動啊。

其實她可以讓明錦佑弄個推車過來,但她冇那膽子,所以隻能自己一個人吭哧吭哧的,一趟趟把器材從器材室搬到貨梯間。

搬到第五趟的時候,已經累得滿頭汗了。

剛緩了緩,電梯門就開了。

“師妹。”

“沈師兄?”邱聲晚見到去而複返的沈實,有些驚訝。

“給你帶了飯。”沈實是特地回來找邱聲晚的。

又累又餓的邱聲晚看到他遞過來的飯,忽然覺得鼻尖酸酸的。

“這麽重的東西,怎麽讓你一個女孩子搬?這應該是男人乾的事兒啊,你們科室冇男人了嗎?”沈實看著那些器材,眉頭皺得死緊死緊的。

“夜班,冇什麽人。”邱聲晚訕訕的解釋。

沈實心疼得不行,“你吃東西,我來搬。”

“那怎麽好意思?”邱聲晚慌忙拒絕。

但沈實不給她拒絕的機會,“你乖乖吃飯。”

說著就擼起袖子,去器材室搬東西。

邱聲晚捧著飯盒,忽然覺得冇那麽累了。

明錦佑掐著時間來了器材室,電梯門剛打開,便看見那抹坐在紙箱上吃飯的纖細身影。

還行,知道餓了找吃的,冇犯蠢。

男人的神色緩了緩,剛要開口,通道儘頭便傳來了沈實的聲音,“師妹,除了器材室門口的那五箱,還有別的嗎?”

“唔……”邱聲晚急忙把嘴裏的飯嚥下去,纔回答沈實,“裏麵還有三箱。”

“行,你慢點吃別嗆著,我去搬就好。”沈實又叮囑了一句,返回器材室找剩下那三箱器材。

邱聲晚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她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起身準備把器材往電梯裏搬。

剛合上的電梯門又打開,裏麵那抹頎長的身影把邱聲晚嚇了一跳。

“明醫生?”

男人已經脫掉了醫師服,隻穿著黑色的襯衣。

襯衣領口上方微敞,袖子挽到手肘上,露出的小臂線條堪稱完美。

邱聲晚緊張的嚥了咽喉嚨。

明錦佑伸手攥著她的手腕將她扯入電梯。

電梯門又合上。

裏麵燈光明亮,將男人眼底的灼灼怒意照得一清二楚。

邱聲晚下意識想逃。

可後背是冰冷的電梯門,她無路可逃。

明錦佑欺身上來,唇密密實實落壓在她唇上,吞噬而吻。

電梯門的冰冷和他滾燙的吻完全是種極端的反差……

-恐懼盈上邱聲晚的心間,她害怕的開口,“我,我賠你。”這種恐懼是多年累積下來的條件反射。小時候冇有經驗,王寧也不給她錢買衛生巾,她隻能用衛生紙墊。可衛生紙不吸水,即使她很小心,還是難免會弄到床單上。王寧每次發現之後,都會把她打罵一頓。用各種惡毒的話咒罵她,後來乾脆不讓她睡床單,讓她墊涼蓆,說是好清洗。可何織明明說過的,女人生理期的時候,是最怕冷的,不能凍著,也不能喝冷水。大冷的天,她不僅睡涼蓆,還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