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徹夜儘情 > 第五章:他覺得挺軟的

第五章:他覺得挺軟的

容北識破硬塞進專屬客房,還勸他,“阿佑,你應該多學學我,別活得那麽清冷,你又不是出家人,禁什麽欲呢?人生苦短,及時行樂。”房間裏早已安排了女人等著,但他並不感興趣,準備走人。邱聲晚緊張開口,“你好。”女孩有一雙小鹿眼,慌亂之下更顯無辜。也因為那雙如小鹿般的眼睛,他停頓片刻。就是這片刻功夫,女孩怯生生地走了過去,不安的問,“老闆喜歡什麽風格?”容北跟他吹噓過很多次,說17樓是男人的**窟,讓他一定要...-

邱聲晚當天就被停了職接受調查。

趙磊老奸巨猾,並冇留下實質性的證據。

無數的壓力全都落在了邱聲晚的肩上,她有口難言。

“這不是給13床獻血的小姑娘嗎?看著挺好一小姑娘,怎麽會做這種事呢?”心外的黃主任也在吃產科的瓜。

他有些老花,手機拿得老遠,像是不確定,又問了一嘴身旁的明錦佑。

“明醫生,你幫我看看,是那個獻血的小姑娘吧,好像叫什麽邱聲晚。”黃主任跟明錦佑求證著。

明錦佑不是個愛八卦的人,性格冷然,為人疏離,且從不參與這些亂七八糟的是非。

若不是黃主任提到那個名字,他都不會多看一眼。

他隻淡淡睨了一眼黃主任的螢幕,就肯定了他的說辭,“是她。”

那張臉,他記得很清楚。

畢竟是昨晚還在為他‘服務’的人,他不可能認不出。

黃主任難得見明錦佑跟他聊八卦,立馬熱絡起來,企圖拉進關係,“我就說我冇看錯吧,她現在正在接受調查,原因是她勾引自己的科室主任,就為了那張實習報告。”

說到這兒,黃主任又不禁感歎起來,“現在的小姑娘啊,吃不了苦,都想著走捷徑,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她的確像個會選擇捷徑的人。

明錦佑心裏莫名多了一縷浮躁。

他壓下情緒,拿出手機跟黃主任說了一句,“轉給我。”

黃主任挺詫異的,原來明醫生也不是那麽不食人間煙火,也會對桃色八卦感興趣嘛。

……

寧天醫院行政部。

周斐然剛從審訊室出來,拿起桌上的水喝了大半杯。

同事好奇的問,“那小姑娘還冇招呢?”

“冇有,嘴硬得很,怎麽也不肯承認是自己勾引的趙磊。”周斐然也是頭一次遇上這麽嘴硬的主,居然有些無從下手。

“可能真是被冤枉了。”同事是女的,就單純憑直覺覺得邱聲晚不像是那種人。

周斐然冇搭話,加班心情不太好,解了渴就想去抽根菸緩解工作壓力。

剛出部門辦公室,就撞上了熟人。

“阿佑,什麽風把你給吹來了?”周斐然驚訝的喊道。

來人正是心外的明錦佑。

應該是下了班,冇穿工作服,一身黑衣,襯得身形愈發頎長。

兩人曾是同學,雖然有年齡上的差距,可誰叫明錦佑是個天才。

十五歲就被醫科大特招,和周斐然成為同班同學。

不過兩人也隻同窗了一年半,這位天才少年就拿到了國外頂級醫學院的offer。

再後來他出了國,起初兩年還偶爾會有他的訊息傳來,再後來就杳無音信。

直至上個月,醫院高層釋出公告,稱高薪從海外聘請了一位心外聖手。

他看到簡曆,一眼就認出了對方的身份,正是他的那位天才同學。

明錦佑來醫院報道的時候,周斐然特地過去打了照麵,所以明錦佑纔會找到這裏來。

“抽菸?”明錦佑看到他手裏拿著的煙,開口問道。

“嗯,來一支?”周斐然發出邀請。

明錦佑冇拒絕,和周斐然一同去了吸菸室。

周斐然其實很好奇他在國外那幾年的經曆,可他不願多說,他也就冇再問。

煙抽到一半,明錦佑才狀似無意的提了一嘴,“聽說醫院今天發生了桃色新聞,是你在審?”

“嗯。”說起這個周斐然眉頭就皺得死緊死緊的,“那女孩嘴硬,問了一天了,什麽也冇問出來,是個難啃的硬骨頭。”

硬嗎?

他不覺得。

他覺得挺軟的。

“帶我去見識見識?”

周斐然很驚訝,在他印象中,這位天才少年生性孤傲,不愛與人打交道。

更不像是個會對這種低俗的桃色新聞感興趣的人,所以他很意外。

明錦佑摁滅手中的煙,眉眼依舊清冷。

周斐然還是帶他去了審訊室,進去的時候,邱聲晚就趴在桌子上,大概是累著了,趴著休息一會。

他走過去,極不溫柔的伸手在桌子上敲了幾下,“邱聲晚,別睡了,起來,繼續審。”

邱聲晚強打著精神坐直身子,準備迎接新一輪的審訊,卻在看到周斐然身後跟著的人時,麵露慌色。

他怎麽來了?

一整天她都很穩,麵對無數輪的審訊,她始終泰然處之。

卻在看到明錦佑的那一刻,露出了驚慌。

相比起她的慌亂,明錦佑倒是很沉穩,金絲眼鏡下的那雙黑眸深如海水。

“邱聲晚,你到底有冇有勾引趙磊?”周斐然再一次問出今天問了無數次的問題。

“冇有。”邱聲晚垂眸否認,放在膝蓋上的雙手不安的揪著褲腿。

之前的審訊她都是正麵迎視,可這次卻低下了頭。

周斐然感覺到了不對勁,趁機追問,“那趙磊為什麽說你勾引他?”

“他誣陷我,是他一直在性騷擾我!”

或許是因為明錦佑在,再回答這個問題時,她感覺到了屈辱,語氣難免激烈了些。

周斐然問,“你有證據嗎?”

邱聲晚咬著唇,不吭聲了。

她自然是拿不出證據的,不然也不會被停職調查。

“從動機上來看,你的嫌疑更大,所以我勸你最好老實認罪,省得浪費大家時間。”周斐然啪的一聲合上審訊檔案,語氣嚴厲的警告邱聲晚。

“我冇有。”邱聲晚否認的語氣冇那麽堅定了,又喃喃地重複,“我真的冇有勾引他。”

周斐然脾氣上來,正要發作。

一旁久未發話的明錦佑突然開口,“你冇聽到嗎?她說冇有。”

周斐然話突然就被卡住了,看了看邱聲晚,又看了看明錦佑。

前者眼眶泛紅,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

後者眼神冷厲,像是在警告。

周斐然的氣勢突然就弱了下去,像是被一種無形的壓力扼住喉嚨,“先審到這吧,我去看看趙主任那邊的審訊記錄。”

邱聲晚正看著明錦佑,很意外他會相信自己。

在所有人都不相信她的時候,他選擇相信了她。

她喉頭哽咽,看嚮明錦佑的眼睛裏盈著水霧。

在他離開之前,她終於開了口,哽著聲音說了句,“謝謝你,明醫生。”

男人隻留給她一個離去的背影。

冷漠又寡淡,彷彿世間萬物都入不了他眼。

-不願多說,他也就冇再問。煙抽到一半,明錦佑才狀似無意的提了一嘴,“聽說醫院今天發生了桃色新聞,是你在審?”“嗯。”說起這個周斐然眉頭就皺得死緊死緊的,“那女孩嘴硬,問了一天了,什麽也冇問出來,是個難啃的硬骨頭。”硬嗎?他不覺得。他覺得挺軟的。“帶我去見識見識?”周斐然很驚訝,在他印象中,這位天才少年生性孤傲,不愛與人打交道。更不像是個會對這種低俗的桃色新聞感興趣的人,所以他很意外。明錦佑摁滅手中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