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穿成死對頭的流浪狗 > 第 1 章

第 1 章

標記鎖定他了,這倒是冇啥。他看到對麵輔助回家了,自己技能又都剛剛好了。經濟又高,還真是想和安野正麵挑戰一下,腦子裡閃過自己看的一些攻略。先一個控預判一下走位!空了!轉身就跑,然後就被抓了,兩個技能亂按,給安野颳了個痧,幾乎都是空的。看黑屏到時候,安野還在原地站了一會,五格血就掉了一個,似乎就在說就這?雖然冇有回城特效,他也能腦補出來,對麵那個小人得誌的樣子。“那個安野殘血了就在下麵那個野區哪裡。”...-

在百萬遊戲主播裡,楊鈺的技術是出了名的爛。

每拿一個人頭,都感覺是大自然的饋贈,不管多高的經濟和輔助打都要拉扯半天。

但這不妨礙他上分,因為他是富哥……

“老大!你就看吧,給不給力?”吳瑞嘴角瘋狂上揚,跨坐在電腦桌麵前,頁麵停留在勝利畫麵。

“厲害!厲害啊,棒極了。”敷衍的聲音從一邊傳來。

楊鈺翻了個白眼,威脅的敲敲桌子“我好不容易纔守著二十塔,要是掉了……嘿嘿…”

“哎呀!放心吧!除了安野俱樂部裡誰不知道,我是野王,出了名的能C,打包票。”

楊鈺舉著胳膊給比了個加油的姿勢,眼睛裡的誠懇都要溢位來了。

“重任就放在你的身上了哦!”

“必須的!!”吳瑞拍拍胸口,滿臉自信。

之前一直連勝,現在也忍不住的飄起來了,他來這種局不是妥妥的炸魚嗎?

起因是遊戲,最近新出來一個皮膚,策劃一改往常,除了平常的抽獎模式,還出了一個挑戰賽。

按地區來的三十層寶塔,一層一個擂主,擂主一天至少要接受五個人的挑戰,贏了才能守住,七天後擂主可以獲得免費皮膚。

本來楊鈺是不屑於參加的,打不過不說,他有錢啊!為什麼不直接抽獎,小小皮膚直接拿下。

但是好巧不巧,主辦方找他宣傳了,這樣也就算了還被各大主播Q了。

楊鈺腦袋一熱當即答應下來,發了視頻信誓旦旦的說要在活動截止那天,死死守在前二十裡當擂主!

結果就是……

玩笑開大了,在最後一天和吳瑞雙排,他纔剛剛上了二十層。

現在四連勝,怎麼看都感覺係統要憋個大的。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還冇有匹配成功的訊息,吳瑞急的冒汗,心裡也有些冇底。

“不是老大,這回怎麼匹配了四十幾秒啊!不對勁啊?”

他歪著頭看向楊鈺,心底也有些打鑼鼓,咬咬牙試探的說“要不從新匹配試試?嗨!哪有賭狗天天輸,哪有孩子天天哭?”

楊鈺也被衝昏了頭腦。

隻不過他想的更全麵一點,都最後一天了誰有實力不上前十啊?後二十有吳瑞在因該不是問題。

主要是你是擂主連續五連勝就是守塔的常規啊!

他點掉匹配頁麵重新開了一把,這回幾乎是秒開。

“老大……”

看到頭像的時候,吳瑞懸著的心還是死了,怕什麼來什麼啊,怎麼就能和安野撞車了呢?

要是說頭像可能是用的同一個,進去之後是一點幻想都不存在了,怎麼可能名字都一模一樣啊!

還記得吳瑞自己起名字那天,每一個都被註冊了,他在一邊頭都想禿了。

“咋了?”

“對麵就是安野…”

楊鈺看向對麵的兩個頭像,鎖定了那個二哈,煩躁感頓時爆棚了,手指快速的敲打著桌麵。

嘖!一遇到這個人就冇有什麼好事。

“上回俱樂部排名比賽,你和他幾幾開?”

吳瑞塌著肩坐在電腦前,麵如死灰“三七開,他抓我七次讓我三個頭,不是怎麼會遇到他啊!彆的高手也就算了還能掙紮一下…”

“冇事,一會進去說一下,看看能不能讓一下。”

選任人物的時候,安野可能認出他們了,特意冇選自己常用,玩了個不熟練的英雄。

楊鈺進了遊戲象征性的動了兩下,就開始發訊息,他的電腦配件是俱樂部最好的。

現在位置讓給吳瑞了,他坐在助理的位子上,鍵盤一按下去帶著彩光閃過

手下按著的力氣發重,閃光兩頭跑打在楊鈺冰著的臉上。

俱樂部裡都知道他不喜歡安野,現在在遊戲裡還要求人,嘖!想想就牙根發疼的。

鈺:那個可以讓一下嗎?我守護賽最有一局。

飯桌C位:啊!我也是最後一局,不太想讓唉。

鈺:冇事冇事,正常玩就好。

楊鈺當然不像自己發的那麼輕鬆,隻是讓他再多說幾句又說不出來了。

越看對麵的安野越不順眼,每回遇到這個人自己就格外的倒黴,這回也是!

他點開經濟麵版,不知道什麼時候安野的經濟就是最高了,都跑來反野了。

對麵另一個選的是肉輔,可能也冇有心思和他打,隻是在卡兵線。

打起來輕鬆好多,剛點完信號,吳瑞就在野區蒸發了,看來是冇跑成。

幸好他也拿了一血,隻不過他們這損失更大一點,安野玩的是靈活性的英雄,後期抓他也不再話下。

想了一會,他試探性的出了自己的塔下,至少消耗一下安野啊。

剛出塔就撞上殘血的安野,此時他的二技能正好好了,隻能說對方想多了以為他會預判給了個假視野。

但是楊鈺隻有一層邏輯,一個控加一技能,拿下!!

人逢喜事精神爽,此時他很不得先站起來裝兩圈,這局看起來也可以打啊。

“哎呦!輕輕鬆鬆啊!”楊鈺嘴角上揚,有了點底氣“我給你壓他了,你發育吧,小瑞啊,不要把對手神話化。”

好心情冇一會就消失了,等到安野複活刷第二波野區時,他正在壓一塔順手就被殺了。

真是順手!!

當時安野刷完半麵野區正巧路過,位移的標記鎖定他了,這倒是冇啥。

他看到對麵輔助回家了,自己技能又都剛剛好了。

經濟又高,還真是想和安野正麵挑戰一下,腦子裡閃過自己看的一些攻略。

先一個控預判一下走位!

空了!

轉身就跑,然後就被抓了,兩個技能亂按,給安野颳了個痧,幾乎都是空的。

看黑屏到時候,安野還在原地站了一會,五格血就掉了一個,似乎就在說就這?

雖然冇有回城特效,他也能腦補出來,對麵那個小人得誌的樣子。

“那個安野殘血了就在下麵那個野區哪裡。”

“好!”

吳瑞光速度打完野,信心滿滿的衝出來了,遇到冇怎麼掉血的安野,再一次瞬間蒸發,給出一個好價錢。

……

現在安野是真的大殘了隻剩下半格血條,隻是他們這邊也冇人了。

這次清楚地感受到了安野確實在原地站了一會,“恰巧”踩在吳瑞的屍體上,轉了一圈。

MD裝什麼,看著對方過了一會纔回去打野,楊鈺牙都要咬碎了。

性格真的壞,和傳言一模一樣,恐怕心裡爽死了吧,站那一會心裡都想了些啥。

靠!真讓人不爽!憋屈死了!

此時被蛐蛐的人,還在兢兢業業的打野,他玩的是新出的刺客,還不怎麼熟練。

安野的工作室比楊鈺小上不少,陽光透過薄紗照在桌子上,空氣裡瀰漫著淡淡的香水。

少年皺著眉頭心底的疑惑一點點放大,他剛剛好像無痛殺了楊鈺?

他和楊鈺也不熟隻是知道對麪粉絲似乎很多?

但是對麵一上來就拿了雙殺,實力或許不弱?這次可能是自己僥倖。

另一端傳來單主的聲音,經過電腦有些失真,是甜甜的少女音“你是說對麵也是你們俱樂部的?”

“那你有把握嗎?哭泣了,剛剛被法師一直追著我,交閃還追,還想著一會你起來幫我報仇呢。”

見他冇有迴應,對麵沉默了一會,歎了口氣。

“算了,保守一點吧!”

過了好久,安野估摸著經濟安撫道“冇事,可以的話我切他幾次。”

一句話不帶任何感情,還有些怯場的僵硬,隻是似乎他就適合吃著碗飯,清澈的聲線乾淨溫柔,像是一根羽毛輕輕的在心上撓著。

說到做到,接下來楊鈺的螢幕的幾乎就是黑的的了,隻要敢出塔。

不管安野在什麼位置都不影響,他從一個刁鑽的位置竄出來讓楊鈺黑屏。

“靠!!”

楊鈺恨不得把鍵盤砸了,想到不是自己的才忍著不下手,眼睛氣的發紅說話都帶著顫音。

“不是,他是鬼嗎?不是在追你嗎?我就出來清個兵線!”

吳瑞縮著腦袋“我剛剛位移跑了,不過我就一絲絲血的,就這樣還去找滿血的你……”

“鈺哥你倆有仇啊!”

“切!誰不知道我單方麵討厭他死對頭了,小氣鬼不久切他一次嗎?不知道的還以為我開著黑屏打的。”

一局下來都給楊鈺打出陰影了,一點不敢出塔結果還是被在塔下殺了。

嗬嗬!無傷越塔

出來的結果很好看,就拿了三個人頭死了二十次,結束畫麵的最下角彈出安野英雄的練習,簡直是對他**裸的嘲笑。

放在一邊的抽紙現在被楊鈺大手揉在一起,吱吱作響,他咬著牙的把手上的東西想成安野。

簡直是欺人太甚!

“哥,安野問我剛剛是不是我。”吳瑞小聲的把手機放到他麵前。

可不是嗎?還是那個令人噁心的二哈頭像。

“嗬,他撞鬼啦,這麼綠茶特意嘲笑的吧!”楊鈺的火氣蹭蹭往上冒,想起安野全域性的表現,前期的停留後期的針對!都給他打紅溫了。

“他今天在不在公司!”

“在…在…在的吧?”吳瑞站起來拉住楊鈺,警覺的問“乾啥啊,都一個公司的算了!”

“算什麼算了!我線下真實他,看看他現實裡是不是也這麼牛B!”

楊鈺抄起電競椅上的衣服,大步向樓下走,牙根癢得厲害。

一局遊戲膽戰心驚的還加上對方的嘲諷,我去!自己和傻逼一樣開局還低聲下氣的求人家。

雖說最後結果都是要輸的,但是至少麵子上好看一點吧!抓了他二十次!吐了!

安野和他是差不多的粉絲體量,辦公室離得也不遠上下樓,他乾脆連電梯都冇坐,直接走的逃生通道。

下一層嚴格意義上不算是全辦公室,中間有一篇玻璃隔間是幕後工作人員的工作區,藝人有單獨的辦公室。

見到楊鈺下來都忍不住站起來打招呼,但看到他黑著一張臉,又都停了下來小聲討論著。

有人膽子大都圍上去,畢竟楊鈺不說略有耳聞,看著哪一張帥臉都讓人充滿好奇。

楊鈺掃了一眼扯起嘴角,冇去管看戲的人,大步向記憶裡的辦公室走,絲毫冇有猶豫拽著門把手就進去了。

連推帶踹的,白色的木門砸在牆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和他想的不一樣,一個黑色頭髮的乖乖小孩坐在電腦前,碎髮下是一雙溫柔的眼睛,粉嫩的嘴零星蹦出幾個字和電腦前的人交流。

冇有任何嘲諷和羞辱,像一隻乖乖的小貓?

站在門口的男人僵硬了身子,退後半步去看牆上的牌子,寫的確實是安野的休息室。

說實話楊鈺和安野不怎麼熟悉,也就之前聽過關於對方的傳言,加上兩人太過於相反經常被拿來比較。

久而久之哪怕冇見麵,也在心底厭惡至極,他到是無所謂隻要安野不把下作的那一套用在他的身上,就不回去過分的為難人。

這俱樂部有他一份投資,誰不喜歡搖錢樹?

“怎……怎麼了…嗎?”

軟糯的聲音從前方傳來,一雙好看的眼睛盯著他看,耳機半摘下來,耳尖被被壓的發紅,像是無辜的小鹿。

看上去是和惡劣事情完全不合的長相。

“哼!怎麼了?你說呢?”發現是對的人楊鈺的火氣又上來了,長得好看有什麼用!抓老子二十次!

不要個說法他就不姓楊!

他黑著臉一步一步上前,壓著本就不多的亮光“說話正常點,老弟你抓我二十次啊!一點印象冇有?還問我怎麼了!”

-,不是有病吧!他還冇有掌握小狗的日常,對楊鈺也冇有防備,就這麼摔了個狗吃屎。安野彎下腰,指著他的腦袋數落起來“小冇良心,還想走?抓壞我幾個門啊!光看病知道花了我多少錢嗎?也冇有個狗咖什麼的給你送去轉錢。”說著兩隻手指捏起他的耳朵,不知道是不是變成狗的原因,楊鈺隻感覺酥酥麻麻的,下意識就把爪子放到對方的手腕上了。隻見對方輕聲笑了笑,語氣好轉起來“哼,比之前好一點還知道不伸出指甲了,放心我這不是黑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