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穿成死對頭的流浪狗 > 第 2 章

第 2 章

麵的安野越不順眼,每回遇到這個人自己就格外的倒黴,這回也是!他點開經濟麵版,不知道什麼時候安野的經濟就是最高了,都跑來反野了。對麵另一個選的是肉輔,可能也冇有心思和他打,隻是在卡兵線。打起來輕鬆好多,剛點完信號,吳瑞就在野區蒸發了,看來是冇跑成。幸好他也拿了一血,隻不過他們這損失更大一點,安野玩的是靈活性的英雄,後期抓他也不再話下。想了一會,他試探性的出了自己的塔下,至少消耗一下安野啊。剛出塔就撞...-

白色的實木門處擠滿了看熱鬨的人,吳瑞擋在門口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偏偏還不敢喊怕下了楊鈺的麵子。

安野麵前的光隻剩下電腦的一點亮光,他剛剛還冇開始匹配,垂著眼看著指尖“冇有,是老闆的單子,不能讓。”

“笑了!”楊鈺是真的被氣笑了,嘲諷的勾起嘴角“哦~正常玩拿雙殺,在屍體上回城嘲諷?一絲血的打野不殺,非要上中路抓滿血我?”

“還是說正常玩,小兵不殺塔不推直接越泉殺我?嗯?技能鎖定了?我剛複活冇到兩秒!”

絲毫不誇張要是楊鈺網癮輕一點,怕是當場就卸載遊戲直接退網了。

哪怕正常模式,時候對麵有來炸魚的也冇有這麼憋屈。

“冇…冇有…就是在正常玩,你…你…開局不是說的嗎?正常玩…”此時安野抬起頭閃著眼神看他,白淨的手指緊張的纏在一起。

“嗬嗬!大哥,上麵我說的那一條是你正常玩的表現!哦,你開局就知道我在發訊息,故意的。”

“嗯,知道。”

他現在氣的上頭,和眼前的人真是冇法交流了,這是正常人嗎?

連陰陽的話都不想說了,想直接罵人!

“所以是針對?”

安野輕輕搖搖頭,臉頰不正常的發紅,聲音聽上去比他還要顫抖“不是針對,你開局拿了雙殺,所以才……”

“特殊關照?”楊鈺聽不下去了,直接打斷少年細弱的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嘲弄和諷刺。

“你不覺得可笑嗎?撒謊都這麼不講邏輯,那後期呢?後期為什麼針對我,dm吳瑞還拿了你三個頭,我啥都冇乾平A都鎖定的小兵。”

“我和傻逼一樣,被你追了整場,這麼喜歡我!”

他一整套輸出下來,麵前的人又不說話了,低著頭隻看到烏黑的柔順頭髮,眼睛也被擋起來一聲不吭。

又開始逃避了,楊鈺瞬間感覺自己現在好像也是傻子,滿心怒火像是踢到棉花上,一肚子氣冇法冇處說理。

“說話啊!你是人機啊。”

外麵圍著的人越來越多,都被吳瑞攔著,但也架不住裡麵的聲音清清楚楚的傳出來。

“咚!”緊繃的拳頭砸在一旁的電腦桌上,整個桌子都顫抖起來,上麵硬生生多出一個淺淺的漩渦。

“你要是承認我還看的起你一點,彆再讓我遇到你了。”

楊鈺冷笑著留下一句,轉身就走了,心裡全是火看什麼都不順眼,黑著臉藉著人群給他讓的道上去了。

下來一趟啥也冇得到,和傻子一樣給人看笑話了,他想不明白看上去那麼軟糯的少年怎麼心這麼臟?

變態吧!

戒了許久的煙癮又上來了,撓著他的心,回到辦公室楊鈺直直往深處走,那是他的私人私人休息室。

裡麵除了床還掛著沙包,楊鈺拳套都不帶了直接練起來,心裡越來越憋屈。

MD長的那麼和他心意,看上去跟個小孩一樣。

做事那麼下作了,怪不得風評不好。

手下愈發重起來,打出來的招式都帶著風,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冷靜下來,手上的關節火辣辣的疼。

他又開始想走之後安野怎麼辦?

神經吧!

楊鈺搖搖頭,髮絲滴著汗迷糊的眼前,嘴角自嘲的扯起來,腦子壞掉了,當什麼聖母那小孩指不定在哪偷偷樂呢。

他攏過頭髮,手腕處一直髮燙,關節酸痠疼疼,到是心底的悶氣發泄出來了就好了一些。

洗完澡他還是冇忍住給吳瑞發訊息問了一下,畢竟也是他火氣大,當時南那麼多人也確實影響不好。

開了局遊戲一直到最後也冇得到訊息,他把手機扔到一邊,趴床上睡著了。

剛剛那局又輸了,不知道狗遊戲什麼匹配機製,靠!

柔軟的床今天似乎不太合心意,怎麼翻身都硬邦邦的,空調也是今天格外的冷。

他慢慢爬了起來,不舒服貫穿全身,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纖細的白腿,胖瘦均勻,黑色的短褲堪堪遮著屁股,圓潤的很。

老傢夥們想開了,不塞女人開始塞男人了?可惜他對於送上門的一向冇什麼感覺,可以滾了。

“汪汪汪汪。”

!!

哪來的狗叫!“汪汪汪汪!”

“你醒啦?”熟悉的軟糯聲音從頭頂傳來,現在像是天籟一樣。

安野!“汪汪!”

精瘦的胳膊撈起他環在懷裡,啥那麼一點的安野能把他抱起來!他是不是還冇睡醒!

安野骨節分明的手在他身上不斷遊走,身上的香甜氣味被放大的十倍,迷的人暈頭轉向。

可能是肌肉記憶,他熟練的把腦袋搭在胳膊上,一瞬間彈射抬起,不是!什麼情況!

安野被小狗腦袋頂了一下,人是懵的,以為是自己哪裡坐的不好弄疼他了,兩隻手把他架起來。

秀氣的眉頭皺在一起,語氣滿是擔心“是哪裡不舒服嗎?知道你不喜歡被關在家裡,但是你才做完絕育,哎!算了明天再把你放回小區,差點抑鬱了,要固定時間去吃飯聽到了嗎?”

楊鈺還是一次聽到安野說這麼多話,不似白天軟糯的聲音,他直起腦袋竄出來。

靈活的落到電腦桌上,旁邊的鏡子照出他的樣子,烏黑圓圓的眼睛,滿身金灰色的毛髮???

這是他?不是他帥到慘絕人寰的帥臉呢?

他抬起自己的右手,鏡子裡小土狗的前爪也動了起來,軟乎乎的黑色肉墊舒張著。

穿越了!還是安野的小狗,老天爺他這是作的什麼孽啊!

不是就說了他兩句嗎!自己在遊戲裡都快被氣死了,啊啊啊!有冇有天理了。

不知名小土狗在鏡子麵前轉來轉去,遠遠地看上去就像是在追著自己的尾巴。

“蠢狗。”上麵傳來輕笑的聲音。

楊鈺站直了,嗓子裡一直傳來低呼聲,心裡早就把安野罵了一遍,你纔是蠢狗!

你全家都是蠢狗!

現在以他的視角去看正對上的是安野的粉嫩嘴唇,不再是看到烏黑的頭髮,對著的是一雙明亮的眼睛閃著光,嘴角甜甜的笑起來。

越是細看越是好看,隻是一想到安野乾的事情,他又欣賞不起來了,低著頭看著自己指尖,指甲還是尖的長長的看起來冇修過。

想來也是,這麼虛偽的人也不會養狗吧。

一直好看的手指抬起他的下巴,聲音黏糊極了,安野的臉也在眼前一點點放大,碎髮下的眼睛滿是好奇。

“蠢狗想什麼呢,尾巴剛剛還搖的那麼歡?”

不愧是百萬粉絲認證的聲線,溫軟磁性的聲線環繞在楊鈺耳邊,好在小狗臉上看不出羞紅。

隻是身後不值錢的尾巴又搖晃起來,身體的本能忍不住和安野貼近。

他是小土狗在體型也算不上嬌小,在桌子上都占了大半,現在就這麼輕易的被安野抱在懷裡。

尊嚴在哪裡!!三觀在哪裡!!

還怪舒服的來。

楊鈺想著自己也是小狗了,提溜著腦袋在香氣撲鼻的懷裡轉了個圈,順利把自己直起來的耳朵蹭到覬覦已久的嘴唇上。

不一樣的呼嚕聲又從嗓子眼裡擠了出來,整隻狗都得到了滿足,舒服!

還冇有舒服一會,就被兩隻手提了起來,扔到了地上。

剛剛還舒服到眯起來的狗狗眼,現在睜大老大了,不是有病吧!

他還冇有掌握小狗的日常,對楊鈺也冇有防備,就這麼摔了個狗吃屎。

安野彎下腰,指著他的腦袋數落起來“小冇良心,還想走?抓壞我幾個門啊!光看病知道花了我多少錢嗎?也冇有個狗咖什麼的給你送去轉錢。”

說著兩隻手指捏起他的耳朵,不知道是不是變成狗的原因,楊鈺隻感覺酥酥麻麻的,下意識就把爪子放到對方的手腕上了。

隻見對方輕聲笑了笑,語氣好轉起來“哼,比之前好一點還知道不伸出指甲了,放心我這不是黑店,給你走隻是記得下午回來吃飯,還有之前叫你小黑你是不是一直不同意?”

誰!小黑?!不要“汪汪!”

他不是金灰色毛嗎?也就尾巴尖有點黑色,乾嘛叫小黑啊!一點都不威武霸氣。

“想來你也不願意,就叫小楊吧。”

滾啊“汪”

好好好,安野你好樣的有本事線下……

不對,現在好像就是線下啊,自己好像還寄人籬下,算了忍一忍。

楊鈺就冇考慮安野嘴裡什麼明天就讓他就流浪,那都是之前那個“小黑”的想法,他現在恨不得長久住在著,出去不是自尋死路嗎?

“同意了就好,我一會要上班,你吃什麼啊?先給你弄好飯。”安野站起來,挑來挑去選了一款袋裝狗糧。

“不知道你吃的慣不?”

楊鈺緊緊的貼著發白的小腿,環繞在旁邊不肯遠離,鬼知道剛剛他看到安野站起來,心裡有多慌。

來自心地的恐懼,不想一個人,變成狗已經夠奇葩了,好在身邊有熟悉的人,哪怕是死對方他也毫不猶豫的生出幾分依賴。

他聞了聞飯盆裡的高級狗糧,一點食慾冇有,隻是這麼一說確實肚子裡燒的厲害,一陣驚天動地的響聲傳來,是真的餓了。

小土狗皺著眉頭圍著飯盆轉了好幾圈,舌頭底下的口水忍不住溢位來,趁著安野拿手機拍他的時候。

“嗖~”

竄出狗窩,目光鎖定茶幾上單獨包裝的雞腿,輕易撕下包裝舔了一口,像是不放心一樣還咬了一口。

舔著嘴唇回味著,把雞腿推到桌邊,就像在說你吃啊?

但是眼神一直在上麵冇有離開,躲著頭扭到一邊,滿臉寫著心虛。

“蠢狗,吃吧吃吧。”安野拍下全過程編輯著發到自己賬號上,拍拍他的腦袋暗戳戳的威脅“那個我去工作了,你在客廳不要亂跑啊。”

“一會出來還給你買雞腿。”

楊鈺吃著雞腿看著安野走進臥室,把門鎖了起來,這時候小土狗才抬起頭,狗狗眼裡都是不可置信。

他記得公司冇壓榨啊!怎麼會有額外的工作啊!

快速吃完雞腿,就開始圍著房間轉圈,心底是壓抑住的恐懼。

一室兩廳的房子收拾的乾乾淨淨,隻有客廳擺著小狗的墊子和飯盆,很符合安野的性格。

隻是外麵有點太安靜了,他還不適應。

臥室傳來讓人安心的聲音,楊鈺拖著小土狗的墊子,放在臥室門口坐上去,半個狗腦袋還漏了出來,冰涼的大理石被捂的發熱。

他可以聽到安野打開遊戲的聲音,現在正在連麥,是要直播嗎?

公司在直播時長上管的鬆,一個月輕輕鬆鬆可以完成,不少人都會積累到一塊完成,倒也說得過去。

隻有對陪玩這個一塊管的嚴,不許和老闆私聊,不許談戀愛,要是直播的話他還可以一直聽著安野說話。

不知道一會可不可以到裡麵睡覺。

楊鈺耷拉著腦袋數著牆上走的鐘,現在他已經在休息室睡了五十分鐘了,不知道吳瑞那個傻波一能不能進去看看。

原來的身體是不是死了,那現在到底是穿越,還是自己死之前的幻想?

是被安野氣死的嗎?所以才穿成他的狗?

那現在的安野算是在他心裡是這麼一個形象嗎?還怪可愛的,隻是性格不太一樣,家裡的討喜多了。

總感覺熟悉的香甜味道就在這一扇門後麵,他心底癢癢的難受迫切的想見到安野,不由的又靠近門一點。

臥室門前的小土狗瞬間坐了起來,豎直了耳朵貼在門上。

冇錯!!!

他剛剛聽到裡麵有第二個人的聲音,是一個甜甜的女生。

-?”楊鈺聽不下去了,直接打斷少年細弱的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嘲弄和諷刺。“你不覺得可笑嗎?撒謊都這麼不講邏輯,那後期呢?後期為什麼針對我,dm吳瑞還拿了你三個頭,我啥都冇乾平A都鎖定的小兵。”“我和傻逼一樣,被你追了整場,這麼喜歡我!”他一整套輸出下來,麵前的人又不說話了,低著頭隻看到烏黑的柔順頭髮,眼睛也被擋起來一聲不吭。又開始逃避了,楊鈺瞬間感覺自己現在好像也是傻子,滿心怒火像是踢到棉花上,一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