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穿成死對頭的流浪狗 > 第 3 章

第 3 章

成。幸好他也拿了一血,隻不過他們這損失更大一點,安野玩的是靈活性的英雄,後期抓他也不再話下。想了一會,他試探性的出了自己的塔下,至少消耗一下安野啊。剛出塔就撞上殘血的安野,此時他的二技能正好好了,隻能說對方想多了以為他會預判給了個假視野。但是楊鈺隻有一層邏輯,一個控加一技能,拿下!!人逢喜事精神爽,此時他很不得先站起來裝兩圈,這局看起來也可以打啊。“哎呦!輕輕鬆鬆啊!”楊鈺嘴角上揚,有了點底氣“我...-

整個屋子裡就隻看到一隻小土狗貼著木門,豎著耳朵圓溜溜的眼睛轉來轉去,不太聰明的樣子。

裡麵也是格外的安靜,傳來有節奏的鍵盤聲音,不時安野才接上一兩句,聲音弱弱的和自己白天見到的差不多。

“冇有……冇有關係不好,隻是……都在氣頭上而已。”

細微的女聲音從一邊傳來,應該是冇帶耳機,加上對麵原本的聲音就大,他聽得清清楚楚。

“可是,當時楊鈺那個態度明顯就是很認真的啊!菜就認啊,他就是不會玩,我服了,一直大喊大叫根本就不是衝著解決事情去的吧!”

“他就是想解決你!還有錘桌子是什麼意思?**裸的威脅。”

都最後聲音尖銳起來,經過電腦後帶著一絲失真,聽起來更加的猙獰。

安野說話軟軟的隻是有些著急,聲音也大了起來“冇有的事,他…楊鈺就是那個脾氣我們都知道,我們私下……很好的。”

“你先把群裡發的訊息澄清一下。”

好傢夥吃瓜吃到自己頭上,簡直了,對了!安野說過自己當時是在帶老闆。

所以當時老闆也在場!聽著兩個百萬主播吵架?老天這不是要命嗎!

好在安野冇有進一步激化矛盾,萬幸還有救,是在群裡發了吵架的言論嗎?

小土狗恨不得有一雙透視的眼睛,進去看看到底什麼情況。

“不要!我就是想讓粉絲都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後半段錄音了!憑什麼讓他啊!寶寶!你能不能認真一點,你這個技術和粉絲量去哪不是被供著的!”

尖銳失真的聲音迷糊了起來,楊鈺用力貼近門想知道安野是怎麼回答的,但是眼逐漸模糊成一片。

整個人像是泡到溫水裡一樣,舒服的讓人想睡覺,儘管他已經在努力掙紮,但是眼睛還是慢悠悠的閉上了,連還可以聞到香甜的味道都在變淡。

他現在隻想著引起屋子裡人的注意。

“安野!”

楊鈺驚叫一聲從自己香軟的床上坐了起來,渾身是汗剛剛的澡算是白洗了。

“老大你咋了?氣糊塗了,怎麼夢裡還喊著死對頭的名字啊!”吳瑞在一旁的沙發上玩手機,看到他醒過來就把手機收了起來了。

“是夢?”楊鈺喃喃道,環顧四周依舊是他的休息室,席夢思的床,木地板還有二傻子吳瑞。

頭髮剛剛就冇吹乾,現在依舊是濕漉漉的,他都不用照鏡子就知道,現在應該依舊是他的帥臉,帥的慘絕人寰。

脖子上的環狀銀項鍊一晃一晃,接觸皮膚是冰涼的觸感讓人真切,現在他想起安野已經冇有剛剛的依賴感了。

雖說剛剛自己夢到的有點假,但還是象征性的問了一下“那個安野說他再帶老闆,我去的時候不會被老闆聽到了吧。”

“老大神算啊!”

楊鈺拿過床頭放著的衣服,一臉疑惑,之前穿的白色短袖被他扔到了洗衣機裡。

操作時看著自己腳上的黑色拖鞋,回想起來安野的拖鞋好像還是白色小兔子的,嬌氣。

不知不覺嘴角翹了起來,冇一會就反應過來自己在乾嘛!

變態吧!還去想人家穿什麼拖鞋,管他什麼事。

表情瞬間冷了下來,語氣有些僵硬“怎麼了?”

“害,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吳瑞抱著膀子靠在陽台門處“那個老闆是安野的粉絲,自然看不慣你這麼凶安野。”

“他們不是有個會員群嗎?小老闆就在群裡一頓哭訴,你們之前一個公司一直不聯動就一直被猜測,這件事也一樣更有可信度了。”

吳瑞看了看他冇有暴走的趨勢才繼續說“關鍵是你這樣乾公司裡的人也再說,哎喲老胡一回來知道臉色臭的要命,好在安野自己攔下來了,不但在群裡解釋還發視頻解釋了一下。”

“老大,不是我感覺安野這個人還不錯哈。”

楊鈺眉頭皺了起來“他發的什麼視頻?我看看!”

“嗷嗷傲,發的是他們家狗,老大你手機呢我找給你。”吳瑞摸了摸脖子,好笑的想著自己膽子越來越大了,都開始和老大唱反調了。

隻是安野確實還不錯。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自己老大頓了一下,看著他遞過來的手機不為所動,過了好久才接過來。

“我……把他拉黑了,看你的吧。”楊鈺像是泄氣的皮球,渾身都難受“算了,我把他拉回來”

安野和他的粉絲量差的還挺多,他多出幾百萬,剛剛的視頻已經是半小時前,算算時間正好是他穿越的時間。

視頻一發出來就是萬讚了,內容不出意外就是小土狗搶雞腿的視頻,但是從第三視角就是不一樣了。

小土狗看到狗糧的一瞬間就一直盯著旁邊的雞腿,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不是他偷感這麼重嗎?

更不要提他推讓雞腿的時候了,就差把“我都咬了一口你還要吃啊。”寫著臉上了。

小爪子捂著臉,底下在偷笑,冇想到安野拍的這麼全乎。

視頻是好笑的,隻是底下評論吵得熱火朝天。

評論比點讚多,他的粉絲和安野的吵起來,還有一部分分在和稀泥,甚至還有在磕CP!

保守一點說這個視頻楊鈺至少看了十來遍,每一個動作房間裡每一個細節無一都在提示他剛剛確實是穿成安野家裡的狗了。

他在評論區刪刪減減發了句自己想到話“好帥的小狗!過幾天一起播啊。”

盯著這句話看了半天,點讚和評論都在直線上漲,安野光速也給出迴應一個他的表情包。

這條評論迅速以最高點讚霸占第一條,算是暫時平息了戰火。

楊鈺抱著手機蹲在地上,眉頭皺著一起看著手機上一條條回覆,煩躁的抓抓頭髮。

猛地站起來,正巧裝上吳瑞的臉,他提溜著腦袋看手機上訊息,不過一會鼻尖一熱。

紅色的鼻血留了下來,楊鈺扯下一卷衛生紙遞到眼前,心裡的煩躁隻多不少。

“冇事吧。”

吳瑞擺擺手好奇心上來,頭揚起來“老大,那個你要和安野直播啊。”

“嘖!冇想好呢。”也說不準,楊鈺想著又冷下臉。

安野遊戲針對他是真的,但私下攔下所有責任也是真的。

靠!他真看不懂這個人了,老是喜歡意氣用事,所以俱樂部都是請老胡來管的,最討厭這些動腦子的事了。

現在看著評論區的話,總是想起來安野最後和那個老闆的對話,小心的向著他。

md還不如讓他不知道的好,確實喜歡不起來,但也恨起來,煩死了。

吳瑞的手機在口袋裡震動了幾下,他也不知道楊鈺的拉扯,一手捂著衛生紙一隻手掏手機。

斜著眼看去,是老胡發來的訊息,在看楊鈺還是拉著臉站在一邊,和魔怔了一樣抱著手機不停重新整理著訊息。

之前第一條爆款視頻都冇有這麼認真。

“那個……老大……那個老胡讓你去一下。”

“知道了。”楊鈺也不耽誤,終於收起手機,拿著掛起來的毛巾擦擦頭髮,劃過耳朵的時候,又想起來之前的事情。

安野拽著狗耳朵輕聲責怪“蠢狗!”

動作瞬間僵硬下來,胡亂連帶著臉都擦了一遍,穿好鞋就往下麵的辦公室走。

現在大多數主播都下班了,隻剩下些幕後工作人員在整理素材,不少還是認識他的。

一看到他就自動靠到一起,不知道在嘀咕啥,唯一一句他聽到的還是在誇他帥。

老胡的辦公室和他們在一層的最裡麵,他走進去的時候桌子上,擺著一份辭職信和一根裝飾蛋糕帶子。

他們一直叫的是老胡其實也不算老,差不多今年纔到三十,隻是在這個遊戲陪玩主播職業裡算是上年紀的了。

“來啦,你看看我的辭職信,加上辭職後的上吊套餐。”老胡挨個那期待展示了一下。

楊鈺翻著空白的辭職信,隨手把綵帶拿了起來,纏在手上稍稍用力就斷了,垂著眼語氣放軟。

“彆呀,我錯了。”

“錯那了?”

“嘖,現在是什麼情況啊。”冇什麼改變,他剛想聽老胡的安排。

想給自己找一個接近安野的藉口?

他還是想知道,平時囂張的安野和暗壞一講話就範慫的安野,那一個纔是真正的安野。

想通這一點楊鈺好受了不少,心底好似出了一口氣。

“我聽公司安排。”

老胡拿起保溫杯喝了一口,挑挑眉“這麼聽話?我以為照著你今天下午這個架勢,我要使出千方百計讓你捏著鼻子和安野直播呢。”

“我有那麼壞嗎?”楊鈺放鬆下來,坐在椅子上翹起二郎腿“那加個好友?”

“嗯?我們不是有好友嗎?”老胡裝作不知道的樣子,轉身把辭職信放到身後的櫃子上。

“啥啊?嗯嗯……那個誰的好友。”楊鈺說著變扭,眼神四處瞟。

老胡身後的櫃子放著剛剛主播的成就獎,他眼尖的看到了安野,第一次百萬主播的合照。

還是帶著口罩低著頭躲在後麵,和他今天下午見到的那個安野一樣。

“哎,我說!你不會就是裝乖吧,騙人家小朋友的聯絡方式,私下找人約架。”老胡低聲歎氣,但還是把安野的聯絡方式找了出來。

“我去!我是那樣的人嗎?”

是的,他就是這樣的人,要是冇有穿越,聽到安野是為他說話的這一趴。

真的會假模假樣的裝乖,要個聯絡方式繼續線下單挑安野。

安野的頭像就是小土狗的照片,這一看就不是楊鈺,一臉的凶狠樣,呲著牙對著自己的狗窩。

記得安野之前給小土狗取名叫小黑,搞笑一樣,這在外麵其他小狗不得叫它刀疤啊。

老胡好奇的湊過來,看著他在自我介紹的地方寫寫刪刪,咬著指尖糾結著,忍了好久還是笑出來聲。

“不是,我還以你真要找人家麻煩呢?現在就和小媳婦挑對象一樣,你就直接一句我是楊鈺,商量一下直播的事,不就好了簡單明瞭。”

楊鈺刪了自己前麵的一串無用的自白,語氣輕佻的反問“以為我要找麻煩還給我聯絡方式?保密工作這麼差?”

“哎呦,少爺你放過我吧,哪怕我不給你,要是真想找還能找不到?先不說你們都還在,那八百年冇打開的工作群裡,哪怕就是不在,公司裡隨便一問也要的道。”

老胡雙手合起來,他是標準的硬漢類型,有些委屈寫在臉上。

“況且與其讓你私下安排,不如在我眼前有什麼事情,我還能阻止一下。”

“嗨,這回真冇壞心眼。”楊鈺按照老胡說的發過去,站起來就往外走“下班了。”

-是之前那個“小黑”的想法,他現在恨不得長久住在著,出去不是自尋死路嗎?“同意了就好,我一會要上班,你吃什麼啊?先給你弄好飯。”安野站起來,挑來挑去選了一款袋裝狗糧。“不知道你吃的慣不?”楊鈺緊緊的貼著發白的小腿,環繞在旁邊不肯遠離,鬼知道剛剛他看到安野站起來,心裡有多慌。來自心地的恐懼,不想一個人,變成狗已經夠奇葩了,好在身邊有熟悉的人,哪怕是死對方他也毫不猶豫的生出幾分依賴。他聞了聞飯盆裡的高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