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洪荒之應龍本紀 > 第5章 開戰

第5章 開戰

蒼龍的周身範圍。心念一動,蒼龍瞬間控製了這些所有的血液……億萬鮮血先是化作億萬‘生靈’本相,接著便通過一步步的衍化朝著真龍之身蛻變而去。微妙之間,已然將各族生靈如何踏足龍之道的化龍之法演繹的淋漓儘致。由今日起,天地萬般生靈皆可化龍!這一刻,無數後天生靈都開始遵循著自己的本能模仿著蒼龍幻影所示,開始了自己的化龍之路……‘果然我是對的!’蒼龍的心中不由激動起來。此時,隨著天地萬靈開始化龍,他可以清楚的...-

“好了,兩位。”蒼龍打斷了鳳皇與麒麟之間無謂的爭論。“事到如今,這凶獸之皇的存在已然是無需辯駁之事實。”“這凶獸大軍自北而來,其所過去,萬靈絕滅……”“我等聚集此處可是為了商討如何應對這些凶獸。”蒼龍此言既出,一旁圍觀的先天神靈之中就有人響應起來。“蒼龍道友所言極是,”一位清秀少年模樣的先天神靈開口應和道。其所穿袍服,印有七星,畫有日月……正是洪荒星空周天星靈之首的紫微星君。紫微星君開口,星空而生的諸多先天神靈頓時應和起來。“正是,我等周天星靈來到這洪荒天地之中,正是為天地消弭這凶獸之患而來……”這是太陽星君所述,其道身一如應龍前世所知太陽之精靈,乃是大日三足金烏。隻是其並非帝俊,亦非太一。其名合乎太陽星,亦稱太陽。“冇錯,我等還是儘快定下如何破滅這所謂凶獸皇者的無稽幻想纔是……”此乃太陰星君,道身之相為一玉蟾。如太陽星君一般,其名號自然也為太陰。或者說,周天星靈之名均是如此而來。值得一提的是,在蒼龍、鳳皇等多位先天神靈以身演道之後。星空之中,有幾位還未曾誕生的先天星靈的道身之形悄然受到了影響。雖然未必修習蒼龍等人大道,本質依然是周天星靈,但其外在之形,或有龍鳳……其中未來的星空四象中的二位,尤為突出…………話回正題,在蒼龍與多位先天神靈先後開口之後。眾神正式商議起應該如何應對這凶獸大軍……“海域之中的凶獸大多已被我與吾弟應龍率領我龍族大軍將之圍困於‘歸墟’之中。”蒼龍言語之中帶有幾分豪氣。“如無意外,這些凶獸都會於‘歸墟’之中隕滅……”聽到‘歸墟’二字,諸般先天神靈的臉色之上不免都出現了一絲忌憚之色。於東海極深處,有一大壑,不知其大,實惟無底之穀,其下無底,名曰歸墟……其中無道無法,如萬道俱寂。曾有幾位先天神靈好奇之下進入其中,無一歸也。所以,雖然蒼龍說的將凶獸們圍困在‘歸墟’之中,但在場的先天神靈都明白。這些被驅入‘歸墟’的凶獸終局已定。不過,這龍族已經將海域之中的凶獸清除,實在可敬。不少先天神靈互相對視一眼,心中默默想道。“……我等可將這南下的凶獸分為東、中、西三路,這東之一路,便由我蒼龍來親自領軍。”“東海乃我龍族主要聚集之地,對付這凶獸,正好我龍族作為主力相抗。”蒼龍鏗鏘有力的聲音傳入在場所有先天神靈的耳中,眼神中滿是自信。為龍之道,當強則強。有了蒼龍率先打樣,作為走獸一族的首領,麒麟也站了出來。“正好我走獸一族核心所在便在天柱不周山之下,這中路大軍便交由我來領軍吧。”“那這西路,便交由我鳳族吧。”鳳皇也開口道。鳳族的核心在於南方,無論是前往哪一路對戰,對其而言,均無較大差異。“那我等星靈便前去中域相助麒麟道友吧。”紫微星君開口道。“我於此行前曾在星空之上大致觀察過這凶獸一族的動向。”“這中域之上的凶獸較之兩翼更多上一些……”“那我乾坤便去東路相助蒼龍道友吧……”“我南離便去西路……”……接著,便是各位先天神靈紛紛選擇了自己接下來將要前往的戰場。不得不說,這次凶獸之劫凶險萬分,在場的先天神靈無一人敢保證自身不會隕落在這一次的戰爭之中。然,先天神靈承盤古遺澤,視盤古天道為師,視洪荒天地為父為母。此番乃大義也,亦是求道也。死亦無憾。——————洪荒東域,一處開拓之地。應龍飛身於高空之中,身後大地生機勃勃,綠意盎然。每一寸土地都在彰顯著無儘的生機。可隨著他的視線看去,他的前方卻是烏壓壓的一片凶獸大軍正往此處襲來。其所過之處,大地龜裂,萬物消散,猶如末日之象。‘這般凶獸,當誅!’看著這般景象,應龍心中的毀滅之心愈發濃烈。隻見他忽的雙翼一展,口中微微呼氣。頓時,天地間風雨大作,狂風呼嘯。這風非是一般凡風,乃是混著三昧神風、九天罡風……的驚天風暴。此風之下,削肉、剃魂、滅靈均是等閒。這雨亦非凡水,三元重水、九天玄水……有著無數可怖神水混雜其中,削肌融骨難留其形。這般大風大雨迎著凶獸大軍而去。一時間,無數實力稍弱的凶獸頓時倒地化為虛無。片骨不存。不過,想要這般輕易的一舉將凶獸大軍消滅大半顯然是不可能之事。凶獸之中亦有強者。蠪侄,狀如狐而九尾、九首、虎爪。這是一隻實力極強的凶獸。一聲猶如嬰兒啼哭般的叫聲瞬間響徹天地。此聲上達九霄,竟直接將應龍召喚而來之風雨直接撕裂開來。風止,雨消。蠪侄飛身到應龍近前,怪笑道,“應龍,此番是你我第二次交手。”“上次讓你僥倖逃離,今日此處將是你的隕落之所……”“哼~”應龍聞言不屑的冷哼一聲,“上次若非那躲藏在暗處的蜚偷襲於我,我早已將你這……”說著,應龍忽然轉身,龍爪對著一隻忽然出現的凶獸迎擊而去。此凶獸周身遍佈烏光,若常人見之,必將恐懼難以自製,直至膽裂而亡。正是應龍先前口中之蜚。狀如牛而白首,尾如蛇而上有一目。“砰~”應龍的龍爪之上凝聚著萬般道則,與蜚所化烏光相撞。瞬息間,蜚直接被應龍一爪擊飛出去撞向大地。餘波逸散而出,一條長達億的裂縫瞬間出現在洪荒大地之上。若非這一爪的威力基本都傾瀉在蜚身上,應龍這一爪之下,一域之地都將俱化作齏粉。“一般的招式還想使出第二次……”將蜚擊飛出去,應龍口中不屑道。同時,身後的羽翼一展,一顆寶珠從上飛出,將此時攻來的蠪侄困在一處罡風牢獄之中。‘風珠。’此乃一件下品先天靈寶,可控製天地萬風。這是應龍所擁有的先天靈寶之一。亦是他較為常用的一件先天靈寶。雖隻是下品,但在應龍手中與其所掌道則相符,威力也不比使用一些上品靈寶差上多少。先天靈寶,其實其中大多來曆與先天神靈相仿。乃是先天不滅靈光所化。將之視作一位另類的先天神靈也未嚐不可。每一位先天神靈在誕生之初就會被洪荒天地賜予一種道則。而後,先天神靈可在其上走出自己的大道。但大多先天神靈的根基都在這最初被賜予的道則之上。天地萬道相輔相成,不同的道則之間自然會有著或多或少的契合。而這‘風珠’於應龍而言便是如此。雖然前世有曾聽聞過應龍創世的說法……但自打己身化作應龍開始,作為先天神靈的應龍確實未曾發現如今的自己還有著這般的能耐。不過,這般神話的影響,還是讓應龍在創立自身道則之時下意識的朝著這一方向感悟起來。他如今的應龍之道或亦可稱之為‘開辟之道’。應龍,黃龍也,土屬。又掌風雨之能……己身為天地之基,風雨動而成萬象。應龍一身,當如諸天萬界也。在如今的應龍暢想之中,未來他得道之時,一鱗一羽均含無量量萬千大世界。萬界生滅隻在自己翅翼揮展之間。當然,如今想這一切還為時尚早。如今還隻是金仙境界的應龍雖然已然有著開辟世界之能,但所開辟之世界與其所想之大千世界還有著不小的差距。若是將應龍現在所在的洪荒天地視作一方永天地……應龍心底深處亦有比肩盤古祖神之心。話說回來,五行之土加上風雨之能便是應龍被天地賜予的先天道則。故而,‘風珠’在應龍的手中無疑是絕配。若是與應龍手中另一枚‘雨珠’互相配合,所展現之威力,不說媲美極品先天靈寶……但在上品先天靈寶之中,怕是難以找到企及者。當然,這一切的前提得在那件先天靈寶不在一位與其道則想和的先天神靈手中……“該……死!”蠪侄被應龍使用‘風珠’困住,神色頓時難看起來。一股詭異音量爆發開來,勉強將應龍的風牢破開一道縫隙。蠪侄急忙從中穿出。縫隙之中的蜚此時也已經來到了蠪侄的身旁。應龍對於蠪侄能夠破開自己的風牢絲毫冇感到意外。畢竟怎說也是曾經讓自己受過重創的凶獸王者,雖然是被偷襲……但若是就這般被自己輕易解決,那未免也太過虛假了。看著麵前的兩隻凶獸,應龍瞬時欺身而上。不過……這一次,這兩個傢夥自己宰定了。

-的秉性作怪。對於這般不明底細的攻擊,饕餮向來不會選擇以身試法。隻是,看到應龍這番竟然如此托大,與自己交手之時竟然還想插手大戰場的局勢。饕餮勃然色變,好似驚怒……隻是這不過是其表象,於饕餮心中此時卻是在暗自竊喜。以其狡詐的性子,饕餮巴不得作為對手的應龍能多小覷自己一些。‘若是因此這般隕落我手,也是爾自掘墳墓……’一個念頭在饕餮的心中一閃而過。既然應龍這般‘大意’,那饕餮自然也不客氣了。眨眼間,一個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