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洪荒之應龍本紀 > 第8章 隕落,紫微星君!

第8章 隕落,紫微星君!

應龍站起身來,化作人身道體,負手歎息道,“此事還需慢慢謀劃……”抬頭看向島嶼之外的碧海藍天,應龍麵色忽然冷冽起來。“如今天地多災,我這傷勢也休養的差不多了,還是繼續外出解決肆虐的凶獸纔是正途……”“這洪荒可不由不得這些傢夥肆意踐踏。”他先前在這座小島之上停留,本就是為了修養先前與凶獸多番交戰所留下的些許傷勢。此時,他的傷勢已經痊癒,甚至修為之上也有了些許的進步,也該再次活動下身子了。“不過,算算時...-

看著凶獸前方的那個灰髮人影,麒麟一改往常憨厚的神色。雙目之中淩厲之色儘顯,大聲吼道,“你就是那個傳言之中的凶獸之皇?”隨著麒麟的這一聲吼出,大地頓時如同海浪一般朝著凶獸大軍席捲而去。此乃麒麟的試探之舉。麵對麒麟的試探,神逆麵無表情用手中的槍桿輕輕觸地。瞬息間,一股毀滅的氣息就迎著奔湧而來‘地浪’迎麵而去。不過片刻,兩者相交。原本氣勢洶湧的‘地浪’瞬間便平複了下來。若是仔細觀察這片大地之中的氣息,就可以發現其中每一寸都充斥毀滅的氣息……這片大地已死!自此刻起,除非有朝一日其中毀滅道則儘消,不然其上再無生機誕生的可能。雖然看似簡單的消弭了麒麟的一次攻擊,但神逆的表情卻完全冇有放鬆下來。隻見他眼神凝重的朝著麒麟等人後方極遠處的天柱看了一眼。‘如此之遠,便將我的毀滅道則壓製到這個程度嗎?’‘果然不愧是盤古!’從未來過洪荒天地核心區域的神逆自然不會知曉。在不周山的一定範圍之內。所有的道則都會受到其‘鎮壓’之力的影響,威力十不存一。除非……來者的實力超過昔日之盤古。但顯然,昔日的混沌神魔不行,如今的神逆更是不行。恍惚間,神逆感覺自己好似又看到了那柄傳承記憶中對著自己劈砍而來的巨斧。他眼神頓時一肅,將自己心中那間對盤古產生的畏懼之心儘數斬去。最後看了一眼遠處的不周山,神逆將自己的目光投向麒麟、紫微等先天神靈。“傳言?”神逆輕蔑一笑,眼神在麒麟一行身後的幾個身影上一掃而過,“就是這幾個我族叛徒帶給你們的訊息嗎?”“我等祖神乃是秉承混沌鴻蒙而生的混沌神魔,讓這無謂的洪荒天地複歸於混沌無極。”“正乃我等凶獸之使命……”無聲無息間,神逆忽然舉槍此處,一縷毫光恍若超脫了時空的界限。瞬間出現在一隻墨色麒麟的麵前。“……這等摒棄使命,反倒化身盤古血脈道身之徒。”“我凶獸之皇‘神逆’便仁慈的,提前送其迴歸混沌鴻蒙。”神逆這邊話語剛落,那一隻墨麒麟眼神中的光彩瞬間消失。接著,就如同一副畫作從紙上被擦除一般,他的身影瞬間消失。就好像洪荒天地之中,從未有過這樣一個生靈存在過一般。“神逆!”麒麟瞬間暴怒起來。雖說被神逆擊殺的墨麒麟前身亦是凶獸。但對他而言,既然對方願意化作麒麟身,承襲己身‘麒麟祥瑞之道’,那便是自己最為親密之道友。這神逆竟敢如此行事!“去!”隨著麒麟一聲大喝,一枚印璽從其頭頂飛出,迎風而長。瞬息間,已有鋪天蓋地之勢。觀其形,恍惚間好似見到不周山一般。其身道韻,遍顯祥瑞七彩之色。祥瑞者,順天地也,故天地庇護之。本質而言,麒麟的祥瑞之道幾乎就是順著盤古天道的運行流轉而行事。當然,其中也有差異。比如此時此刻……這枚麒麟印反其道而行之,非順天,而是天順我!“來得好!”麵對麒麟印,神逆不驚反喜。尤其在他從這枚印璽之上看到了那不周山神韻之後,更是欣喜若狂。“我本就要掀翻這不周山,便先拿你這小小印璽演練一番。”挺舉長槍,毀滅道則遍佈全身。“神!”化作一道烏光,神逆的身影直衝上方的麒麟印而去。“砰~”隨著兩者相撞,瞬息間日月無光。於無聲處起驚雷,在麒麟印與神逆的神槍相接之處,兩種不同的道則相互糾纏。如同化作一個磨盤將一切吸入其中化為齏粉。下一瞬間,兩者儘皆倒飛出去。麒麟印落回麒麟掌中,神逆則是落在凶獸群中。被其道則影響,瞬息間,他的周身附近的凶獸瞬間倒下了一片。乍看之下,似乎是麒麟獲得了優勢。但從兩者神情上細看,卻又是另一方光景。麒麟手捧麒麟印,滿麵心疼之色,摸索著其上一角出現的一條細小的裂縫。反觀神逆,雖是死了一片同族,但其眼神明亮,其中更是滿含興奮之色。“也就如此……”神逆之身乃是一混沌神魔頭顱所化,其之身體強度,較之一般的上品先天靈寶也絲毫不差。此次交手,他看似被砸飛。實則一點損傷也無。如此來看,高下立判。看著神逆這般凶威,凶獸大軍之中的四大凶獸頓時相互對視了一眼。彼此眼神中傳遞著隻有他們四者清楚的資訊。神逆飛身再次來到凶獸大軍的最前方,長槍一指麒麟等先天神靈所在的方向。“所有凶獸,給我衝!”話語未落,他自己的身影便已經再次衝著麒麟而去。先天神靈這邊也是毫不示弱。“我們也上……”先天神靈先是將凶獸之中難纏的傢夥一一挑出,剩下的便隻能依靠後天生靈們的努力了。而麵對凶獸之皇神逆,已經見識過對方可怕實力的麒麟也不托大一人出手。身旁還有著紫微星君與其一同迎戰。紫微星君手持一柄青紫色法尺,法尺之上刻畫著南鬥群星、北鬥群星等等諸天星象之符號。揮動間,洪荒星空之上的群星頓時受其所召,無數星辰之力聚集其上。隨著他一尺揮下,瞬時猶如一片洪荒星空朝著神逆壓迫而來。於此同時,紫薇星君的雙目之中還有著瑩瑩紫光閃爍。若是可以深觀,便能看到,其中有著無數神逆躲閃之景儘入紫微星君雙眸之中。此乃紫微星君所察億萬未來之景……這一尺之下,竟給了神逆一種無從閃躲的感覺。另一邊,麒麟自然也冇有閒著,手持麒麟印,再次對著神逆的頭顱印去。與先前不同,這次的麒麟印雖未化作大山模樣,但其氣機卻真實的與遠處的不周山合二為一。神逆有種預感,若是硬吃下這一印,自己必然也要遭受重創。這一刻,無疑是自神逆誕生以來遭遇過的最大一次危機。隻是,奇怪的是,如此局勢之下,神逆的嘴角竟然忽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紫微與麒麟注意到神逆嘴角的笑意,各自心中均是出現了某種不祥的感覺。這種感覺在紫微星君的心中尤為強烈。隻是,此刻已然來之不及。麵對襲來的一尺一印,神逆絲毫不避。更是直接猶如以傷換傷之勢,神槍尖瀰漫的毀滅道甚至直接將空間撕開一道道縫隙,直刺紫微星君而去。“啪~”“砰~”紫微星君的法尺拍打在神逆的前胸,麒麟印更是直接打在了神逆的後顱之上。對於神逆刺來的這槍,紫微星君好似早有所料一般,直接用左手凝聚億萬星力道則迎擊而上。紫微星君的左手瞬間炸成無數星芒……這是他早就算好的代價,一隻手臂換取自己全力一擊擊中對方。紫微星君自認為對方付出的代價隻會比自己更加沉重。至於手臂一事,作為星靈的自己。隻要紫微星不滅,任何傷勢的恢複都不過隻是時間長短的差異而已。紫微和麒麟眼神緊緊的盯著被兩人夾擊的神逆,想要看出對方做出這般選擇的端倪。“哢嚓~”如同瓷器龜裂一般,瞬息間神逆的渾身上下遍佈裂紋。隻是讓紫薇和麒麟感到不安的是,如此情況,神逆的嘴角依然帶著剛纔一般模樣的詭異笑意。“哈哈哈,我實在要謝謝你們。”神逆忽然朗聲大笑起來。隨著他笑聲的響起。一片片碎片從神逆的身上跌落下來,隨後其中一個嶄新的神逆從中鑽了出來。這全新的神逆氣勢上似乎比先前要弱上稍許,但紫微和麒麟的眉間卻都是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對方給自己帶來的危險感更重了……這新生神逆看向二人的眼神中,喜悅之色幾乎藏不住,“毀滅之道,不曾將自己毀滅,又如何算得上是真正的毀滅之道……”“以往,我這強悍的凶獸之身固然給了我強大的實力,但也束縛住了我毀滅之道上的進步。”“直至今天……”就在神逆還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紫微頓時對著麒麟傳音道。‘動手,他是想要拖延時間。’收到來自紫微的傳音,麒麟絲毫不猶豫,再次祭出自己的麒麟印。紫微手中的法尺亦是再次圍繞上無數星辰道則。看著兩人襲來,神逆微微歎了口氣,“被髮現了……”但轉瞬間,他又笑了起來,“但對付你二人也足夠了。”就在尺印再次即將臨身之際,神逆的身影忽然在二人的視角當中消失。接著神逆的聲音忽然在紫微身後響了起來,“對於這個天地來說,我已經被毀滅了。”“你們如何抓得住我。”“唰~”烏黑色的槍尖從紫微的胸膛處穿出,無數的毀滅道則從槍身傳遍紫微全身。“大哥……”“紫微……”……在無數星靈目眥欲裂的眼神當中,紫微瞬息間化作無數星光飄散而去。對於星靈們的目光,神逆視而不見,隻是轉過頭繼續看向麒麟。“接下來,就輪到你了……”

-一些突發之事……“蒼龍道友,此處交由我等,還請放心。”對於蒼龍的安排,青冥等先天神靈也不推辭,爽快的直接答應了下來。說實話,他們也清楚自己幾人的實力於在場的諸位先天神靈之中也隻能算是末數。選擇自己等人坐鎮此處,倒也算是恰如其分。聽到幾人應下,蒼龍便接著看向剩下的先天神靈們。“那餘下的諸位,我等便一道前往天柱,去會會這聞名許久的凶獸之皇到底有何了不得。”蒼龍的語氣鏗鏘有力。“合該如此。”先天神靈們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