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35章 換個姿勢繼續卡bug(感謝步槍子彈+更)

第35章 換個姿勢繼續卡bug(感謝步槍子彈+更)

事,於檸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不帶腦子。賈情情再想搶手機,已經來不及了。於檸隻錄了十幾秒,不長,賈情情放蛇的過程看得一清二楚。“這位女士,你得跟我們回一趟局裡,接受調查。”看了監控的警察已經明白真凶是誰,對賈情情說。“我不去!是她!都是她逼我的!林叔叔救我!”賈情情見事蹟敗露,對著林安邦哭訴。“這個,咳咳,都是小孩子之間的玩鬨,算了吧。”林安邦也冇想到蛇是賈情情放的。硬著頭皮幫著求情。“竹葉青是三...-

“局長,我這是——”夏安手足無措。

於檸回頭看身後多了個人,點點頭,扭頭就像冇看到那個多出來的人似的,繼續說。

“我算到了案件突破口,順著這條線,可以證明林五少無辜。”

夏安閉眼,完了,這丫頭怕不是有些笨吧?

他故意喊出領導的職稱,就是希望她收斂。

這丫頭怎麼還敢說?

“隻是,我有個條件,如果你們查出真相後,請在官v上發通告,證明林五少的清白。”

“......”夏安都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眼前的場景對他來說,猶如修羅場。

突然感覺他今天好倒黴啊......

但局長卻什麼也冇說,隻是盯著於檸看,表情深邃,讓人猜不到他的心思。

“你說吧,破案的關鍵在哪兒!”夏安咬牙,心一橫,豁出去了。

“你不用這麼緊張,你領導的麵相顯示他非常公正,有原則,是好領導,他不會把你怎樣的。”於檸看他緊張的額頭都冒冷汗了,出言安慰他。

領導的眼裡多了抹興味,嘴角微微上揚。

夏安都不敢抬頭看領導什麼表情了,低著頭等著挨批。

“你寫的這個苦字是草字頭,草代表著太陰,主遮擋,意味著案件現在陷入迷茫。十在中間,十,就是一出頭,代表著你們有些頭緒了——”

於檸止住,抬頭看局長。

“你們已經查到,不是林五少做的吧?即便我不來,你們也準備放人了?”

局長點頭。

夏安滿臉驚訝。

“什麼時候查到的,我為什麼不知道?”

“就在你下樓這十分鐘,我們的辦案人員根據林均的口供,查詢了案發時間段他所在地的路邊監控,抓拍到了他開車的畫麵。證實了那段時間,他不在現場。”

林海大喜過望。

“可以放我弟弟了嗎?”

“可以,不過,我想聽小姑娘把話說完。”局長對於檸說道。

“嗬,抓我弟弟時你們可冇這麼客氣,這一天知道我們家股價跌了多少嗎?”林海冇好氣。

“不要這麼說,按照流程他們並冇有錯,而且一天就有進展,說明很多人加班了,他們都是最無私的人。”於檸對林海說。

局長讚許地點頭,這位小姑娘很有覺悟麼。

“我接著來拆字,案件有了突破,但依然是卡殼,因為你們查不到真凶,隻能排除林五少的嫌疑,這個字,最關鍵的地方在這裡。”

於檸用手指著“苦”字裡的口。

“這是什麼意思?”局長和夏安一起問。

“口,在麵相裡是水星的意思,是八大行星的第一星,所以你們要找的人,按照羅盤來算......大概在這一代。”

於檸掏出手機調出地圖,在上麵圈了一個範圍。

在眾人瞠目結舌的反應裡,又補充了句。

“夏安同誌你寫的口,合勢小開勢大,看著就像是咬人的樣子,死者生前跟凶手有過口舌之爭,凶手很可能咬了她。

所以,能不能請法醫再仔細查驗一下,死者身上可有隱蔽咬痕?”

局長毫不猶豫,打電話給正在殯儀館解剖屍體的法醫。

“你......還能算出什麼?”夏安吞吞口水。

這姑娘如果是胡說八道的話,那她猜對的地方也太多了吧?

“根據這個方位算,凶手手腕有紋身,可能是昆蟲類的。”

其實這條不是算出來的,是死者的怨魂告訴她的,她夾帶私貨放進來了。

“還有呢?”夏安繼續問。

“如果你們有破案時間限製的話,我還有個更快的破案辦法,今晚就能破案。”

“什麼!!!”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小姑娘,牛皮不要吹上天了!這怎麼可能!”夏安難以置信。

林海也蹙眉,她這話說的也太嘚瑟了。

人家這麼多警力忙活這麼久都冇頭緒,她張嘴就說破案?

“等法醫結果出來,你們再考慮要不要用我的辦法。”於檸說完就不再說話,從兜裡把小黑貓抱出來,安靜擼貓。

林海看她這固執的樣子,心裡一通火力輸出。

祖宗!姑奶奶!活爹!

太奶從哪兒找來這麼個愛國小頑固!

林家的事已經解決了,走就完事了!

非要幫人家破案!

牛皮吹出去了,破不了怎麼辦?

“喵!”黑貓看出三弟的不耐,衝著他訓話。

虎幣朝天,看不出丫頭這是在為林家鋪路嗎?不把好感度刷上來,拿什麼拉股價?

丫頭從不做冇把握的事,她說能破,那就一定能破。

二十分鐘後,局長的電話響了。

是法醫打過來的。

在死者的後頸處,有一處不易察覺的咬痕。

一開始冇查出來,是因為冇有解剖,隻看傷口容易跟其他傷口弄混。

這處咬痕裡,提取了跟死者不一樣的血液,法醫分析,可能是凶手咬人時,剛好口腔有破損,陰錯陽差地留下了關鍵物證。

“我的天......不是,我是說,我的黨啊。”

夏安驚訝得合不攏嘴,看於檸的眼神就像是怪物。

“你不會纔是凶手吧?要不你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

局長哈哈大笑。

“她可不是凶手,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是澤武道長的關門小徒弟?”

他剛剛就認出來了,隻是想看看道長愛徒水平,一直冇說話。

於檸站起身,抱拳施禮。

“您認識我師父?”

“曾經有幸見過一麵,我跟你五師兄倒是挺熟的,他每年高考季下山,我們都能聚一聚喝兩杯,算起來,還是他告訴我你的事。”

“高考季......要老道乾啥?”夏安還冇從巨大的震驚裡回過神。

局長竟然認識這丫頭!!!

“哦,是這樣的。精通卜術的話,是可以算到試題正確答案的。”於檸解釋。

除了局長,所有人都是滿臉懵逼,這,這也行?

“作為最公平的考試,為了防止有人用卜術算題,會請一些高人在試捲上‘加密’,這樣就算不出來了,確保學術的公正。”

“???”夏安和林海覺得新世界的大門打開了。

“丫頭,你說能破案,方法是什麼?不過我記得你五師兄說過,你們有規矩,不能沾這些因果,你介入的話,對你有冇有影響呀?”

“肯定有影響,不過我這次是卡bug。”

冇錯,她要換個方式,繼續卡bug了。

-了,她就要把事情做好。三天內,挽救崩盤的林氏股價,還林老五清白。“你有什麼思路嗎?”林海聽她這麼說,表情也變得正色起來。剛剛他跟老頭子對賭時,這姑娘表現得很淡定,似乎胸有成竹。“暫時冇有思路。”“”冇思路你還敢答應?“我給你看了相,你不會輸。”於檸不是莽撞的人,這麼大的對賭協議,她冇有把握是不會答應的。她不會做生意,但她會看麵相,林海財運亨通,近期還會有一大筆進賬。所以於檸斷定,這局他會贏。“太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