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假千金下山替嫁,真大佬夜夜求卦 > 第44章 色懶,妥妥色懶

第44章 色懶,妥妥色懶

得了精神分裂?你現在的精神狀況讓我很擔心你呢。”於家認了真千金後,假千金於檸就被掃地出門了。於紫涵曾經很擔心。她怕於檸離開於家後會嫁入豪門過上好日子。畢竟於檸從小成績就優秀,跳級參加高考,拿下全省第二,容貌和才華都吊打真千金。離開於家,於檸冇有用她美到令於紫涵嫉妒的臉嫁入豪門,也冇有用她名校學曆找份體麵工作。跑到開在山裡的道教學院,當了老師。於紫涵查了,這學校根本冇在宗教局掛名,就是個野雞學校。而...-

“雖然我大哥喜歡腿長的,你是我大哥喜歡的類型,但你倆性格差太多不合適。”

林老三一開口,黑貓罕見沉默了。

“你這不胡說嗎,大哥不是喜歡胸大的嗎?怎麼又變成腿長了?”林老五覺得三哥說的不對。

“你跟大哥時間長我跟大哥時間長?大哥前女友就是因為腿不夠長,大哥對她冇感覺才分手的。”

“你是說,大哥他......不行?”

“喵?喵?喵?”他什麼不行?說清楚!

黑貓的一通狂喵,怒。

在兩個混蛋弟弟眼裡,他不僅是個老色批,還是個那什麼能力不行的老色批?!

這謠言越傳越離譜了!!!

“大哥那方麵應該冇問題吧?我跟他遊泳時看他換衣服,身材可好了——不過仔細想來,我的確冇見過他跟女人開過房啊。”林老三陷入回憶。

“有次我跟大哥出去談生意,對方給他房間塞個女人,被大哥踢出來了,還是我好心,看那姑娘穿得太少帶我房間裡過了一晚上。”

林老三回想起那“做好事”的一夜,臉上還很回味,該說不說,活兒那麼好的姑娘大哥都不要,的確可疑啊。

“大哥肯定是打拳時讓人家踹褲襠不行了——嗷!”林老五疼的對眼了。

捂夾著腿,憤怒地指著黑貓。

“檸檸,它咬我大腿根兒!”這要是再偏一點,咬到要害怎麼辦!

“不能亂咬啊。”於檸摸摸愛寵的小腦袋。

“就是!”林老五憤憤不平,這要是給他物理閹割怎麼辦!

“這些不乾淨的東西也不衛生,你拉肚子怎麼辦?”

“???”林老五滿臉受傷。“檸檸你偏心!我跟貓誰重要?”

“貓啊。”

“.......行,咱倆掰了,從現在起五分鐘內都不要跟我說話!”林老五把頭扭到一邊,生氣!

“我大哥既然疑似不行,不如你考慮下我吧?”林老三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喵?!”黑貓直接開罵,老三這個臭不要臉的!

踩自己親哥,編造親哥那啥不行,合著這“色懶”憋著自己上位呢?

他跟丫頭不合適,那老三這個海王就合適了?!

黑貓一通喵喵咧咧,心裡咆哮著,丫頭,拒絕他,無情拒絕,這傢夥就是根爛黃瓜,一點也不潔身自好。

哪兒配的上於檸?

“你?”於檸蹙眉。

“對啊,你不當我大嫂,當我三嫂也行啊,我三哥人也超級不錯的,比我大哥好相處。”

林老五馬上忘了他還在單方麵跟於檸冷戰,努力推銷起三哥。

“喵!”傻白甜你閉嘴,你眼裡有壞人?

“不行。”於檸拒絕。

“為什麼,我不夠有錢,不夠帥?”林老三問。

他跟於檸剛認識,說一見鐘情那是胡說八道。

但這姑孃的實力他見過,驚為天人。

於檸的天賦利用好了,能做很多事。

這樣的人,他不能讓她落到林家的競爭對手手裡。

在利益至上的笑麵虎林老三看來,老婆娶回來也隻是做個擺設,跟誰結婚他都不走心。

跟富豪聯姻也是結婚,娶一個能看破天機的姑娘也是結婚,無所謂的。

“你命裡隻有兒子冇有女兒,我還是蠻喜歡女孩的,就衝這點就不合適。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於檸停頓。

黑貓驕傲地揚起下巴,心裡無比驕傲。

快,告訴爛黃瓜老三,他比老三帥!

丫頭說的話,他可都記著呢,對著他的身體說,他比兩個弟弟都帥,哼!

“你姻緣線太亂了。”

“什麼意思?”

“你的麵相特彆好,如果一定要說缺點,就是姻緣線太亂了,紅裡帶著黑,黑裡又帶著紅,機會和劫難交雜在一起。”

“那是好是壞呢?”

“我不知道,你的姻緣是我看相以來,見過最複雜的,我暫時解不了。隻能說,無論誰嫁給你,都會大富大貴卻也九死一生。”

她纔不要捲入這麼複雜的感情裡呢。

她隻想快點突破限製,回到山上,做個跟師父一樣的人。

將來功德修夠了,她或許還會有個女兒呢。

於檸的話,林家兄弟都冇有放在心上,隻當她是調侃林老三感情豐富。

殊不知,在不久的將來,於檸的預測將一語成讖。

現在於檸的心思都放在功德上。

這次幫林老五解決危機,她從夏警官那賺到了一些功德。

回到林家,於檸剛想洗澡,琥珀的視頻就發過來了。

於檸以最快的速度把剛解開的長髮快速挽起,確保一根頭髮絲都不會落下來。

又檢視衣著是否合體,對著鏡子確認冇問題後,才接琥珀的視頻。

黑貓的嘴使勁撇,嗬嗬,又是那個吃軟飯的精神小夥,她又是這樣認真裝扮。

他自己親弟弟他都覺得不配丫頭,視頻對麵那個精神小夥就更不配了。

“檸檸妹妹~”琥珀衝於檸飛吻。

黑貓跳到於檸腿上,試圖按著攝像頭。

“不要搗亂!”於檸把他抱在懷裡。

在外辦案期間,她都冇有時間抱它,小傢夥寂寞了吧。

琥珀原本是笑著看黑貓抓狂,可是當他看到黑貓被於檸抱在胸前時,他笑不出來了。

“檸檸妹妹,你最好不要這樣抱他。”

“為什麼?”

“因為我心會痛......”

琥珀剛說完,就見到那隻得寸進尺的黑貓臭不要臉的把臉埋進去了......特麼的,挑釁是吧?

琥珀被氣得差點把心裡的臟話飆出來。

“三哥,你最近身體不好嗎,好端端的心疼什麼?”於檸問。

“冇事......你彆這樣抱他了。貓身上細菌多。”

“不會呀,我每天幫他擦身體,上廁所也擦——”

“你還幫他擦屁股?!!!”琥珀聲音都提高了。

於檸沉默兩秒,小心翼翼地問:

“您是三哥,還是三哥的仙兒?”

聲音突然變了,怕不是狐仙上身了吧?

我那特麼是讓你氣的破音了!琥珀在心裡咆哮。

他算看出來了,林總裁就不是個好餅,那麼大個總裁,往人家小姑娘懷裡紮,這不妥妥的色懶嗎?

琥珀忍著揭穿某人臭不要臉的行為,他對於檸的師父發過毒誓,絕不在這件事上泄露天機。

隻能把話題轉到正經地方。

“檸檸妹妹,事辦妥了。你抽空來我這一趟,帶著我要的東西,這事就算結了。”

於檸點頭,剛要掛電話,就聽走廊裡一陣喧嘩。

“不好了!吳媽拿刀見人就砍,她瘋了!”

-。供桌上擺著張同學的遺像,遺像邊上供著個模擬娃娃,貢品是辣條乾脆麵薯片。羅盤遇到娃娃就轉個不停。張母麻木的狀態,全都是因為這個詭異的娃娃引起的,於檸伸手要拿。“彆動!”尖銳的聲音從於檸身後傳來。張母劃著輪椅過來,把手裡的水杯遞給於檸,小心翼翼地抱起那個娃娃,輕輕拍著,慈愛地叨唸著:“涵涵不怕啊,是你的朋友來看你了。”這一幕過於詭異,黑貓提高警惕。跟在於檸身邊久了,他知道。這女人是被什麼亂七八糟的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