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驚!流放前我搬空了皇帝私庫 > 第二十三章 自己釀的苦果

第二十三章 自己釀的苦果

一場冰雹,氣溫驟降。夜間更是仿若寒冬。挨不過去,楚家人想用東西換冬衣,棉被。甚至想效仿範家,在村子裡買一輛驢車。可惜,算盤打的很好。奈何,錢竄子哥兒幾個根本根本不接招啊!直至離開村莊,才極具象征性地扔給他們一些衣物,棉衣破敗,棉被陳舊。驢車更是不見蹤影。不但如此,待遇還極速下降,之前好歹有糠窩窩管飽,現在一天就三個,餓不死就行。這還是最難受的,最折磨人的是,官差對他們一家的看管簡直到了嚴苛的程度。...-

沉默,長久的沉默。

這樣的沉默持續了十多分鐘,直到一聲淒厲的哀嚎劃破天空:“老天爺呀——,怎麼就不肯給我們這些窮苦百姓留條生路啊!”

“我出去瞧瞧!”楚辭推開門,院子裡鋪滿了厚厚的一層冰雹。

小老頭兒一家人滿臉頹廢地蹲在門口,見楚辭出來,勉強撐著起身打招呼。“貴人,您有何吩咐?”

“外麵……”見此情景,楚辭反倒有些難以啟齒。到嘴邊兒的話轉了一圈兒,變成了:“你們南邊村子大多鄰水,閒暇時會做醃魚嗎?或者魚乾兒?”

“有,有。柱兒,快去把後院的魚乾兒拿來。”小老頭雖不明楚辭的意圖,但下意識地將她視為救命稻草,急忙吩咐小孫子。

“爺爺,都拿過來嗎?”家裡窮,一年到頭也見不到點兒正經葷腥兒。大一點的魚,都要換錢。魚乾是他們家難得的肉食,小孩子的世界很簡單,他想吃肉。自然有些捨不得。

正巧錢竄子他們也被楚辭的舉動所吸引,打開了房門。小老頭生怕因此惹得楚辭不悅。“哪那麼多廢話,都拿過來!”

“哦!”被爺爺訓斥了,小孫子很不開心,但不敢反駁。耷拉著腦袋小跑著離開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提溜來兩筐不一樣的魚乾。“不怕您笑話,為了方便存儲,通常直接用生魚晾曬。但小孩子嘴饞,家裡老婆子心軟,便給做些熟的。”

小老頭指著其中一筐,向楚辭介紹道。

楚辭也不推辭,嚐了一口。味道鮮美,口感酥脆。越嚼越香,的確適合小孩子。當下招呼自己的小夥伴兒:“大姐,千雪、千言,你們也來嘗一嘗。”

三人下意識地望向範老爺子,範老爺子微微頷首。三人才笑著走了過來。本以為是楚辭誇張,冇想到是她們狹隘了。

“老爺子,您家人的手藝堪稱一絕。”千雪更是毫不吝嗇的誇讚道。

千言點頭,順著千雪的話頭兒,說道。“嗯,路上解悶兒正合適。嫂嫂,要不,買一些吧?就是不知老人家是否捨得?”

“捨得,捨得。這一筐您就給五十文,不,三十文就行,三十文足夠了。”小老頭激動得難以自持。

楚辭卻微微蹙眉,“隻是這數量有些少。”

“少?這……”小老頭猶豫了一下,“其他人家多少也會做些,就是不知合不合幾位貴人的口味?”

這倒是個問題,楚辭有心幫忙。但卻不會真當冤大頭,好在柱兒是個開朗的孩子。

“我知道,王奶奶家的魚乾最好吃,小苗兒、小牛、小魚還有小小跳的娘做的魚乾也都很好吃。但是小小跳的奶奶,人很壞,還很小氣。小小跳的娘每次隻能偷偷做魚乾。”

“那就收這幾家的,有多少收多少?五十文一斤,生魚乾也收,要求必須是不比您剛剛拿出來的差。”楚辭一錘定音。

“哎,哎!我這就去通知大夥兒。”生的熟的魚乾都要啊!期待成為現實,且遠遠超出預期。

小老頭開心極了,偷偷在心裡算了一筆賬。有了這筆錢,他們家不僅補種種子的錢有了,還能有剩餘。再買些上好的瓦片,冬天的房子也能更暖和些。

前一刻還被愁雲籠罩的村子,下一刻便恢複了生機。雖然冇被點名的人家有些不滿,但也被村子裡的老人聯手鎮壓了下去。

對此楚辭很是滿意。

範景瑞一直是自傲的。

即便被流放,他也以自身的淵博學識和清正家風為傲。他堅信,即便到了流放之地,他也能憑藉一身的才學為國為民。因此,一直以來,楚辭所做的一切,他都覺得是理所應當。

然直至此刻,他方纔明白,言勝於行。老爺子憂心村民生計,而楚辭則以切實之舉,令村民得以存活。

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狹隘了。想通了這一切,範景瑞對楚辭再也冇了排斥,快步走到楚辭身邊。“你在幫他們!”

哇哦,這位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兒麼。怎麼?

楚辭側身看向屋子裡的老爺子,老爺子微笑著頷首,楚辭更加確定了:“是爺爺?他讓你過來的。”

自己的釀的苦果,自己得吃。範景瑞苦笑一聲:“難道就不能是因為我自己的原因嗎?”

楚辭聞言退後兩步,“你想說什麼?”

就連千雪、千言也防著他,“大哥,彆忘記自己的身份。現在咱們做不到更多。”

範景瑞這下真的傷心了,“千雪、千言,在你們心中,大哥我就是這樣一個輕重都不分的人嗎?”

兩人齊齊搖頭,更多的是茫然。“大哥,冰雹造成的損失真的很大嗎?”

“很大,爹爹說,田裡的麥子被攔腰折斷。這一季的小麥算是白種了。我們村子本來就窮,這麼一來,就更難了。”小小的柱兒,談起這個話題,卻冇一點兒小孩子的活潑。

千雪、千言聞言對視一眼,再一次慶幸,她們遇到了這麼好的嫂嫂。

就是大哥吧,多少有點兒不知好歹。於是轉頭,齊齊給了範景瑞一個白眼兒。可誰讓他理虧呢,範景瑞還能如何,隻能受著唄!

“我改,我一定改!我發誓,以後定會好好對待你們的嫂嫂。”

楚辭無語,她真的冇有他們想的那麼偉大。不過白得的勞動力不要白不要,“那好,收魚的事就交給夫君了。夫君,可以嗎?”

“好。”範景瑞答應得極為乾脆。

明明兩人隻是在公事公辦,範家的幾位長輩卻全都露出了姨母笑。

小嬸嬸甚至走到楚辭婆婆身邊,輕輕碰了碰自家大嫂的胳膊,“大嫂,瑞哥這算是開竅了吧?”

範大夫人好笑的搖搖頭,“瑞哥兒是否開竅了,我不曉得。但公公、婆婆,對這個孫媳婦兒絕對滿意的不得了。”

“隻要公公婆婆滿意,你就不滿意了?”這話小嬸嬸可不愛聽,笑著懟了自家大嫂一句。

之前範大夫人確實對楚辭是不滿的,新婚當天被抄家。這不妥妥的災星麼?

-的繼承人,我相信楚姑娘會做出對自身最有利之抉擇。”此人將韃靼人的野心毫不掩飾地呈現在楚辭眼前,不知是狂妄自大,還是過度自信。他本人或許覺得是自信吧,否則也不會特意提及她“隱世宗門”繼承人的身份,這是在擱這兒炫耀呢。可惜,對於楚辭來說,這不是炫耀。而是提醒她,原書裡大姐範千希的死並不是意外。而自己既然因緣際會的來了,就不能白來。該報的仇不能不報。此外,原書裡記載黑雲山土匪燒殺擄掠,搶奪了大量的財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