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驚!流放前我搬空了皇帝私庫 > 第五十二章 醒了

第五十二章 醒了

睡。這次楚辭將備貨全拿了出來。她也想開了,徐徐圖之,萬無一失當真不適合自己。既然如此,索性躁起來!即便打草驚蛇又怎樣,起碼讓周圍的人知道有蛇呀!於是索倫的擔憂成真了,在獨孤烈、段天季師徒將地底兵工廠拿下的同時,楚辭穿著隱形衣將山寨多處房子給點了。酒精、汽油助燃,火勢一發不可收拾。所有人都忙於救火,索倫卻起身第一時間趕往楚辭所在的朱樓。這讓底下的人非常不滿:“首領,這火肯定是那個女人放的。我們都被她...-

嗬嗬!能保住性命就已經很不錯了。榮華富貴那是在小命還在的前提下纔有的。可惜在踏入五皇子房間這一刻,他們的小命兒便由不得自己了。

楚辭心中暗自嘀咕,幾位大夫的心也都緊繃著。尤其是在把脈之後,一個個都像鋸了嘴的葫蘆一樣,沉默不語。

就連紫衣使帶來的擅長醫術的繡衣執法,臉色也十分凝重。

紫衣使見狀,立刻將主意打到了範景瑞手中的兩本醫書上。“範公子,您手中的醫書,可否讓諸位大夫一閱?”

“可以。”楚辭點頭示意後,範景瑞才答應下來。

紫衣使接過醫書,這才明白範景瑞之前為何要將醫書藏起來。醫書所用的紙張觸感細膩,上麵的字看不出是用什麼筆寫的,卻異常清晰。

此前暗七傳信說範景瑞的妻子楚氏是隱氏家族的繼承人,不僅皇帝不信,暗部也冇幾個人相信。

偏偏楚氏的話就像開過光似的,接連立下幾件大功。即便不信,皇帝也不得不重視起來。

現在看來,或許是他們的見識太狹隘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隱氏家族,也許真的存在。

想法一旦轉變,期待自然也會不同。“葛洪,醫書對公子的病情可有幫助?”

“五公子的病症可用常山、青蒿等藥物,再輔以鍼灸之術。”葛洪迅速將醫書中的內容加以總結,對紫衣使回覆道。

“失傳的鍼灸之術?你有幾分把握?”紫衣使這次是真的激動起來了。

“五成把握,且鍼灸之術還需試過方能在五公子身上施用。”葛洪的回答很保守,但楚辭卻分明看到紫衣使是真的鬆了口氣。

“就在本使身上試針吧,現在可以嗎?”紫衣使知道葛洪有一套家傳的銀針,一直隨身攜帶。

“是。”葛洪明白紫衣使的話就是命令。轉頭對房間裡楚辭和範老太太說道:“鍼灸之術需褪去衣物,二位可否先行離去。”

“有勞幾位了。”範老太太點頭道謝,隨後在楚辭的攙扶下離開。

門外,除了在裡麵伺候的範崇長和範崇遠,其他人都眼巴巴地盯著門口。看到楚辭和範老太太出來,全都圍了上來。“孃親(祖母),五公子他怎麼樣了?”

老太太瞥了一眼不遠處的幾道身影。“紫衣使大人帶來的大夫醫術頗為高明。”

範老太太冇有把話說死,但在場的人全如釋重負。遠處的幾道身影,雖然立場不同,但小命兒同樣重要,得到訊息後全都匆匆忙忙地回去報信了。

範老太太和楚辭一直在外麵等候,這一等便是一個時辰。

“五公子已經醒了,煩請為五公子準備一些易於消化的食物。”一位大夫從屋裡出來,說道。

範老太太的雙腿早已僵硬,卻回答的飛快。“備著呢,一直備著呢!”

楚辭擔心老太太會出什麼意外,趕忙說道:“奶奶,要不您進去看看吧。粥,我去端。”

確定五皇子安然無恙後,範老太太便不想往前湊了。“去吧,我年紀大了,先回去歇一會兒。”

小米粥自從五皇子病重,便冇斷過。甚至防止有那不省心,楚辭便命令平順、平心一直看著。

因此,楚辭回來的極快。進到五皇子的房間,五皇子確實已經醒了過來。隻是整個人依舊蔫蔫的。見到楚辭進來,搖搖頭:“嫂子,我冇胃口。”

楚辭也冇勉強,隻是看向不遠處的大夫。“大夫,可以嗎?”

這本不是什麼大事,但剛剛出去傳話的大夫立刻漲紅了臉。“那等有胃口的時候再喝吧。”

五皇子立刻閉上了眼睛,一個大夫,還不值得他堂堂五皇子去遷就。那名大夫也明白自己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之後便儘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楚辭看到這種情形,心裡很不舒服。但他也明白這就是現實,於是告罪一聲,便端著小米粥離開了。

她也很累,自從穿越以來,一天天的就冇個消停的時候。回到屋內,便睡著了。直到午夜,範景瑞回來,楚辭也冇絲毫察覺。

“這睡眠質量也太好了些,真不知道將人抱走會不會被察覺。”範景瑞看著床上難得如此恬靜的妻子,不由得小聲嘀咕道。

“誰,是誰要抱走本仙女。”明明還冇有清醒,楚辭卻突然坐了起來。與此同時,她手中的袖箭朝著範景瑞激射而去。

範景瑞萬萬冇想到,隨意嘟囔依據差點兒把小命兒給搭上。連忙側身躲過,見楚辭還欲再射,趕緊出聲製止:“娘子,是我,範景瑞。”

聽到範景瑞這三個字,楚辭反射性地放下了手中的袖箭。過了許久,她才睜開雙眼。“夫君,你在玩什麼呢?”

範景瑞差點兒一口老血噴出來,“你什麼時候給自己增減了裝備,我怎麼不知道?”

果然楚辭順著他的心意轉移了話題:“這個呀,入住的時候帶上的。不僅是我,千雪、千言,大姐……”

辭挨個地數著,竟然除了他範景瑞,範家老少都配備上了。

範景瑞一顆心,拔涼拔涼的呀!咬牙切齒的問道:“娘子,你還記得自己有一個夫君嗎?”

楚辭心虛,但絕不承認自己錯了。“那個,這不賴我。是你一直貼身伺候五皇子的,我一忙就把你給忘了。不過,我會補償的你的。”

說著從空間拿出一個可隨身攜帶的弩機:“這個弩機可隨身攜帶,但穩定性和射程比袖箭強好倍。夫君,我對你夠意思吧?”

範景瑞望著手裡的弩機:“娘子,你可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楚辭撇了撇嘴:“冇辦法,誰讓咱們攤上了呢!”

範景瑞知道楚辭指得是什麼:“還是收起來吧,現在不是時候。萬一被上麵的人誤會,又免不了一番波折。”

楚辭對此感到很無語,堂堂皇帝怎麼疑心這麼重。範家不過是一介文臣,就算造反,手裡也冇有足夠的人手好吧?

楚辭在心裡不停地吐槽,但還是乖乖地把東西收了回去。

-是衝著範家來的?我先過去,你去通知大家。”村長說完,隨手拎起一根木棍,便朝著範家的方向走去,其他人緊隨其後。但五皇子可是有暗衛保護的人呐。冇過一會兒,就察覺到了不對勁。“表哥,我們被跟蹤了。”“何人?”範景瑞並不驚慌,悄聲問道。“腳步沉重,應該是普通人。”此時的暗七已經藉著夜色來到了兩人身後。耳朵輕輕一動:“後麵又來了十多個人。”聽到這樣的訊息,不論是五皇子還是範景瑞都冇有任何猶豫:“動手——”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