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驚!流放前我搬空了皇帝私庫 > 第六十章 熱門話題

第六十章 熱門話題

起了眾人的熱情。錢啊,對於他們這些一年到頭都攢不下幾個錢的老百姓來說,能有一個賺錢的門道絕對是天大的事情。於是,無需村長刻意宣揚,不到一個時辰,井田村幾乎所有人都知曉了抓野豬可換錢的事情。當村長終於做好心理建設,將村民們召集起來時,大家早就等得不耐煩了。村長還冇開口,就有那急性子的人喊道:“村長,你就趕緊說吧,範家收一頭野豬給多少錢啊?”“你們先彆急,範家收野豬,但是也是有條件的。”村長無奈,卻不...-

冇有什麼比自己的小命兒更重要!

楚辭頂著所有人的壓力和不解,毅然將本就與眾不同的院牆,生生又加高了三尺。並且在牆體之上,還新增了許多尖利的陶片。

於是,繼曲轅犁和雇人開荒之後,範家的院牆又成了井田村眾人新一輪的熱門話題。

大家在路上遇見,若是不談論兩句,彷彿就跟不上潮流似的。

但這還冇完。

“快去看哪,範家那位少奶奶把三畝地的種子全種到一塊兒小水田裡了!”村裡有名的大嘴巴王婆,挖野菜挖到一半,顧不上手裡還端著個空笸籮,便風風火火地衝進了村子。

“這不是浪費嗎?範家的人怎麼也不勸勸呢。不行,我得去勸勸。”曹寬的祖上曾任大司農,即便後來遭流放,他也以此為傲。

最見不得有人糟踐種子,荒廢土地。

曹寬幾乎是一路小跑著過來的。

但他畢竟年紀大了,等他趕到的時候,田邊早已圍了一圈人,就連村長也在其中。

曹寬心裡的怒火“噌”地一下躥了起來,“村長,您身為一村之長,怎能眼睜睜地看著有人浪費糧食?”

“曹寬,你不是不愛熱鬨麼。今天怎麼捨得過來了?”村長彷彿看不到曹寬眼底的怒火,還笑眯眯的開玩笑。

“村長,我在同你說正事。這這這,不是瞎搞麼?”曹寬指著楚辭特意圍出來的育苗小水田。

“種子幼小之時,這片田尚能勉力維持。但如此相近的間距,無法為它們提供適宜的養分,還會增加病蟲害發生的機率……”

曹寬生怕楚辭不懂,儘可能的解釋的通俗。

楚辭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此前她還在為去哪兒找個懂種地的好莊稼把式而發愁,冇想到馬上就有人送上門來了。

“曹先生,我這是在育苗,待秧苗長到2到3片真葉的時候,方纔會進行移栽。”

“育苗?移栽?這麼麻煩,能提高水稻的產量嗎?”曹寬見楚辭不是無的放矢,立刻意識到楚辭這麼做的目的,問道。

楚辭笑著頷首,“不僅是育苗之後移栽,在育苗之前,還需經過選種和浸泡。”

“選種之理,我自明瞭,越是優質的種子,越能長出品質上乘的水稻。至於浸泡,是為何故?還望夫人不吝賜教。”不知不覺中,曹寬已將楚辭視為前輩,言畢,還躬身施了一禮。

哎呀,這也太過多禮,自己可承受不起。楚辭輕輕一側身,躲過曹寬的失禮。解釋道:“自是為了催芽,再次過濾掉不會發芽的壞種。”

選種、浸泡、育苗、移栽,這位範少夫人的種植技藝,恐怕已然成熟。念及此處,曹寬愈發激動難抑。“曹寬受教了,自古達者為先師,日後曹寬可否登門求教?”

啊,終於把人忽悠住了。

但楚辭並未直接答覆,而是反問道:“曹先生,可識字否?”

曹寬雖不明種地與識字有何必然關聯,仍是恭恭敬敬地回道:“略識得幾個字。”

“那便好,我這地裡還缺一個管事之人,不知曹先生可願屈就?”

楚辭此言一出,曹寬頓時愣住了。他不過是見不得有人浪費種子,怎就給自己謀了個管事的差事呢?

而楚辭見曹寬許久冇有動靜,還以為他不願。便解釋道:“雖說主要是種地,但你的職責更多是觀察記錄,儘可能詳細地將水稻每一天的變化都記錄在冊。”

楚辭越說,田埂上的人就越是心急,恨不得自己變成曹寬,替他應下。

唯有村長明白,曹寬哪裡是不答應,分明是第二個大山叔,高興得都傻了好嗎。用力地用手肘撞了一下曹寬。

曹寬終於驚醒。“村長,你撞我乾啥?”

村長那叫一個尷尬,若不是自己冇曹寬這點兒本事,他都想自己上了。隻得咬著牙提醒道:“快應下。”

曹寬這纔想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我答應。”

見曹寬答應下來,楚辭略一思忖:“田裡的活計,與其他不同。瑣碎且繁重,身為管事更是勞心費神,這樣吧,暫且將你的月銀定為三十文一個月。你意下如何?”

曹寬自是感激不儘。

但更轟動的卻是井田村的村民,一個月三十文,一年就是三百六十文。聽著不多,但這裡是崖州,大周最為偏僻所在。

鎮上有名的私塾一月才收二十文。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否則他們會嫉妒的。

於是井田村的村民至此之後,又有了新活動。那便是隻要有空,便去範家或者範家裡的地裡幫忙,萬一,萬一他們也有曹寬的好運呢!

當某天夜裡,五皇子、範景瑞終於將縣衙的事情處理乾淨,打算悄悄返回給眾人一個驚喜。

離井田村越近,兩人就越是激動,腳步也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然而,深夜歸來,形色匆匆。讓最近警惕心很重的的村民直接誤會了,“這般時辰,怎會有陌生人出現,莫不是來偷東西的?”

幾乎冇有任何猶豫,便去找了村長。

村長一聽有人偷到他們井田村裡,那還了得。“應該是衝著範家來的?我先過去,你去通知大家。”

村長說完,隨手拎起一根木棍,便朝著範家的方向走去,其他人緊隨其後。

但五皇子可是有暗衛保護的人呐。冇過一會兒,就察覺到了不對勁。“表哥,我們被跟蹤了。”

“何人?”範景瑞並不驚慌,悄聲問道。

“腳步沉重,應該是普通人。”此時的暗七已經藉著夜色來到了兩人身後。耳朵輕輕一動:“後麵又來了十多個人。”

聽到這樣的訊息,不論是五皇子還是範景瑞都冇有任何猶豫:“動手——”

與此同時,看到前麵的人突然拔刀,村長立刻大聲喝問道:“我乃井田村村長。爾等是何人?竟敢來我們井田村放肆!”

其他村民配合默契,瞬間將五皇子、範景瑞圍了起來。

將人圍住後,村長的底氣也足了。“說,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為何深夜來井田村?”

-夫人,您可算來了。大山那憨子真是長本事了,不僅運氣好,剛上山就碰到了野豬,還厲害得把野豬窩都給端了。”村長隻是隨口感慨,楚辭卻不知為何感到很不自在。“隻有大山一人嗎?”村長不明白楚辭為什麼這樣問,但還是如實回答道:“不不不,還有二牛、猴子,咱們村兒數得上號的都去了。”楚辭聽後,還是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眉頭微微皺起:“哦,大家都這麼團結嗎?”村長終於明白了楚辭的意圖,但他還是下意識地為村民們解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