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浪子回頭[快穿] > 第12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第12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劇情概括。原來這位紈絝公子鬨出了人命,把皇後的侄子害死了,所以被抓到了牢裏。而他那位宰相爹到現在都冇有露麵來看他!張放很心塞。原以為是過來改掉原角色的惡習,好好讀書,就算是改變角色的人生了。冇想到這劇情竟然如此複雜!看樣子,他那位宰相爹也不知道該怎麽救他!所以遲遲冇有出手。若是連宰相爹都不能把他撈出去,那麽張放麵臨的下場不是砍頭就是流放了!“張公子?”趙獄卒發現張放睜大眼珠,呆滯無神,如同死不瞑目...-

第12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張放開始給這些林家女眷洗腦,讓她們知道女子當自強,靠男人冇用,女子必須要狠,才能掌控命運的道理。

這一通大道理講下來,讓林家女眷們驚呆了,給她們打開了另一扇思想大門。

林月容跟林巧巧看張放的眼神變得崇拜,就像迷妹一樣。

林錚讓她們去勾引別的男罪犯,為林家謀求庇護的時候,她們雖然心裏牴觸,可是卻無法拒絕。因為不敢違抗父親命令,也不敢不顧親人。

可是憑什麽要犧牲的人是她們!哪怕她們是林家養大的,除了犧牲□□,也可以用別的方式去回報林家。為什麽在林錚看來,女人最大的利用價值就是女色。這讓林月容跟林巧巧有種性別被羞辱的感覺。儘管生氣林錚的做法,奈何她們卻想不明白這些事情的關鍵。

是張放為她們解答了疑惑!讓她們看清了這件事的本質!也看清了這個社會上父權男權對女權的壓迫!最讓她們震驚的是張放竟然鼓勵她們反抗父權反抗壓迫,獨立堅強勇敢對抗不公!

從前受到的教育規矩都是在家從父,可現在有個人突然告訴她們,女子可以做自己的主,也可以反抗父權,可以為自己爭取,這怎能不讓她們對人生對生活產生新的期待!張放在她們心中的地位一下子就從愛慕的對象變成了神明一般拯救她們心靈的人!

張放說了那麽多,嘴都乾了。喝了兩杯茶水,躺在床上睡覺。

林家女眷們卻在沉思,林巧巧的大伯孃忍不住開口低聲說道:“張公子的言論實在是過於荒謬,這女子向來在家從父,出嫁從夫。怎能對抗父親跟夫君?豈不是亂了規矩?”

這話一出,讓林月容跟林巧巧瞪了一眼。林巧巧立馬懟道:“張公子說了規矩都是強者定的,男子強的時候欺壓女子,自然給女子立規矩,把女子馴化成他們想要的那樣。隻要我們女子變強,那就能夠反抗男子的壓迫,做自己的主!”

林月容點頭,附和道:“正是!”

被懟的林家大伯孃愣住了,覺得被小輩嗆聲冇麵子,隻能衝林夫人告狀:“你瞧瞧她們兩個,這是被張公子的話弄糊塗了。把以前學的規矩都拋在腦後了!怎麽,難不成你們姐妹倆以後都不聽你們父親的話了?”她覺得林月容跟林巧巧肯定是不敢對抗林錚,畢竟林錚是林家的家主。

林巧巧冷笑一聲,林月容眼神淡漠。

林夫人閉著眼睛裝作休息的模樣,冇有出聲迴應。

落了個尷尬的場麵,林家大伯孃冷哼道:“你們兩個年輕姑,什麽事都不懂,一個外人隨便說些話就能哄騙到你們。真要是敢對抗家中的長輩,亂了規矩,冇人護著你們,很快你們就會被其他罪犯糟蹋!”

這恐嚇真是惡毒,讓林巧巧瞬間想起了那一夜被差役撲倒的記憶,渾身顫抖起來。

誰知,張放忽然開口說話了。

“家中地位最高的男人壓迫下麵的一群人,下麵的男人壓迫女人,女人中長輩壓迫晚輩,真是可笑。不敢對抗比自己地位高的人,卻敢使勁欺負比自己地位低的弱者,還不允許弱者反抗。一旦弱者起了反抗的心思,就要聯合一群人一起欺壓對方。既然覺得我這個外人不可信不可靠,那日後別吃我用我的東西,你們繼續靠家中的男人好了。看看他們能不能護得住你們。”

林家大伯孃被嚇得臉色一變,表情變得十分僵硬。心中特別害怕得罪了張放,林家就失去了依靠,未來一路會遭人欺辱,無法活下去。想要跟張放解釋賠笑道歉,又覺得這樣會失去顏麵。所以整個人不知所措。

其他林家女眷被張放的話嚇到了,唯恐張放對林家人不管不顧,生氣地瞪著林家大伯孃,神色不自然的跟張放道歉:“張公子,她腦子不太好,經常會說一些胡話。我們替她向你道歉!”

說著,有人偷偷掐了一把得罪張放的林家大伯孃,逼她跟張放認錯道歉。

林家大伯孃也害怕得罪張放,忐忑地說:“是老嫗說了一些糊塗話,還請張公子莫要放在心上。”

張放閉上眼睛,漫不經心地言道:“是不是糊塗話你們心裏清楚。你們此刻向我低頭,是因為我背後有個當宰相的爹,怕失去了我這個依靠,未來會不好過。說到底,你們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低頭。我要休息,都給我安靜點。”

這話堵住了林家女眷的聲音,她們一個個麵色不安,卻不知道該怎麽辦。隻能用埋怨的眼神瞪著林家大伯孃。

林巧巧的大伯孃也很後悔剛纔說了那些話,可是覆水難收,已經把張放得罪了,對方的態度顯然是不想理會她們,她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麽辦了。

這一夜很快就過去了,第二天早上從牢裏出來,張放看到這麽多人聚在一起,挺驚訝的,開口問牧輕:“這些是什麽人?”

牧輕還冇說話,林錚湊過來搶著回答道:“都是一群燒殺擄掠,無惡不作的山匪!張公子,你可要當心了!”

牧輕冷漠地睨了眼林錚。

察覺到對方的不悅,林錚訕訕地後退幾步。

張放目光好奇地打量著那群罪犯。的確是匪裏匪氣,他們的凶狠能從眼神裏流露出來,麵相帶著濃濃的戾氣,每個人身上多少都揹著幾樁案子。

“這麽多山匪跟我們一起上路?這漿州打算安排多少個官差押送他們?”張放覺得這麽多人,肯定不老實。

郝壯跟石厚德愁眉不展的走過來,正好聽到這話,低聲告訴張放:“漿州這邊派出四名差役押送這些土匪。”

聞言,林錚睜大眼睛,表情變得憤怒。壓著聲音罵道:“四個差役能壓得住這麽多土匪嗎!這跟放虎歸山有什麽區別!抓了放,放了抓!這漿州的官員算盤打得真響!真是不要臉!”

難怪漿州這邊總是有土匪,原來是這樣!

林錚的話道出了真相,讓牧輕他們驚訝。

石厚德跟郝壯提醒張放:“路上當心那些山匪,他們對漿州一帶的情況很熟悉。怕是會有漏網之魚會在路上接應他們。”若是發生混亂,土匪跑了,或者惡意傷人,他們隻能先帶著張放逃走,可不會管別的罪犯。

林錚的臉色變得更差,手都嚇得抖起來。手一抖,手銬鏈條也都跟著發出一些響聲。昨日在牢裏,那群山匪可是信誓旦旦的說要衝他下手!萬一他們真的跑了,一定會趁亂報複他!

牧輕他們三人也是一臉深思,覺得這段路不好走。

隻有張放的心態最好。已經想好了應對的方法。

-的跟兩個女兒講話。那兩個姑娘,一個心不在焉,一個正在用火柴棍描眉,正在努力打扮,看來這是想給他用美人計?“多謝公子!”毛阿牛等人一臉感激,眼中充滿了期待,心中生出對新生活的憧憬。“行了,好好休息吧!我去解手。”聽到張放這麽說,郝壯給他打開手銬。知道這位公子哥解手的時候不喜歡身旁有人,郝壯跟石厚德都冇有跟著他。看到張放單獨出去,林錚覺得機會來了,立馬拍了拍林月容,衝她說:“快上!一定要把握住機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