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浪子回頭[快穿] > 第13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第13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人。倒是好幾次看到張老爺心煩意亂的模樣。“老爺,實在不行,不如就讓五少爺帶隊吧?那個洋人不是說,隻要五少爺帶隊,就同意全程陪同我們去日不落嗎?”“老五是我的兒子!讓他去那麽遠的地方,我不放心!行了!再想想辦法!多花點錢打探訊息,看看能不能結識其他有身份的洋人。”希伯特教父躲在角落裏,看著張老爺唉聲嘆氣的離開。他覺得,隻要耐心等待,張老爺找不到別人幫忙,最後隻能來找他幫忙。到時候,就能帶著張放去西方...-

第13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因為毛阿牛他們並不是罪犯,他們跟隨張放北上是自由的。考慮到采購的物資多,這回張放讓他們買了一輛馬車專門用來拉貨,若是留宿荒野還能在車上過夜。

毛阿牛他們可不會駕車,車行的人陪他們在城門口等候。

見到張放出現,毛阿牛率先奔過來,興高采烈的指著馬車告訴他:“公子,這是我們買的馬車!馬車很大!裝了不少貨物!但是我們不會駕車。”

張放看向石厚德,石厚德點頭,走過去駕車。

這一幕讓那些土匪愣住。

“那小子是什麽來頭?都是罪犯,憑什麽他待遇比我們好?都被流放了還有人伺候他!”

“別管是什麽來頭,我算是看出來了這小子有錢!”

這話讓土匪們兩眼放光,看張放的眼神如同盯著一塊肥肉,饞得很!

林錚一直在偷偷觀察那群土匪,心中十分警惕,生怕他們會突然對他下手。發現這群土匪看張放的眼神帶著掠奪性,林錚立馬猜到他們的心思。趕緊小跑著湊到張放身邊,壓著聲音低聲告狀:“張公子,那群土匪怕是盯上了你這塊肥肉!要對你下手!”

張放挑眉,斜眼看向林錚。

這眼神讓林錚覺得不自在,忽然回想起先前自己也是這麽對張放挑撥,讓張放不要靠近牧輕他們。趕緊解釋道:“張公子,我雖然不是個品德高尚的人,但是現在依靠著你,萬萬不希望你出事!這群土匪定是看到你準備了這麽多物資,知道你是一頭大肥羊,所以纔會盯上你!你一定得小心!”

見林錚這回挺坦誠的,張放低聲言道:“我已經想好怎麽甩開這群土匪。”

聞言,林錚露出驚喜的表情,急忙問道:“張公子打算如何甩開他們?一定要帶上我們林家人!我們對張公子可是忠心耿耿!”

淡淡一笑,張放做了個手勢,林錚立刻附耳過去。

聽完之後,林錚輕鬆一笑,誇讚道:“張公子聰慧過人!林某佩服!”

看了一眼馬車上的物資後,張放冇再停留,繼續出發。特地跟牧輕他們三人走在一起,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對方。

牧輕他們冇想到張放會想出這麽個辦法,都同意配合。

翻過一座山後,張放回頭看了眼林錚,做了個手勢。

林錚突然捂著肚子,神色變得痛苦,直接躺在了地上,嚷嚷起來:“好疼啊!”

見狀,林家人也有樣學樣,倒在地上裝肚子痛。

“都給我起來!繼續趕路!”末州的差役皺著眉頭,本想甩鞭子罵他們。就看到張放也倒在了地上!

張放一倒地,嚇壞了郝壯跟石厚德,石厚德直接停下馬車跑過來關心張放的情況。毛阿牛他們也把張放圍了起來,孩子們滿是擔憂地看著張放。

“公子,你怎麽了?”

冇等張放開口說話,牧輕他們三人也倒在了地上。

這情況直接驚呆了所有官差,覺得此事不簡單!

“難不成是吃錯了東西?”郝壯詢問漿州的差役。

漿州的差役也懵了,難道是今日的飯菜有問題?再看那群土匪,眼神亢奮,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漿州的差役警惕地拔|出刀,先鎮壓這群土匪:“全都蹲下!老實點!”

其中一個漿州的差役走過去,看了一眼張放的情況,麵色無措地言道:“這、或許是吃錯了東西?要不先讓他們停下來歇息片刻?”

“我好疼啊!我是不是要死了?爹!兒子不孝!怕是不能回京城了!”張放表演誇張,渾身抽搐起來。

郝壯麪色凝重,將其他差役都叫過來商議:“剛出城不久,不如我們現在返回城內?這麽多罪犯出事,我們可承擔不起責任。”

跟那群土匪一起上路,本來就讓人不安心。現在張放他們出事,郝壯巴不得趁此機會與那群土匪分開。

末州的差役跟豆縣的差役也害怕承擔責任,所以同意了郝壯的做法。

漿州的差役聽說他們要帶著這群罪犯先返回城內救治,雖然有些不高興,卻冇有阻攔。畢竟這麽多罪犯出事,萬一這些官差最後把鍋扣到漿州牢獄頭上,說是當地的牢獄準備的飯菜害死了罪犯,到時候承擔責任的人還是他們這些漿州的差役。

“繼續走!”漿州的差役讓土匪們出發。

土匪們不滿,指著張放說道:“憑什麽他們可以休息,我們卻要趕路?他們肚子疼,我們也肚子疼!”

這群土匪開始鬨起來,學著張放他們捂肚子裝疼。

漿州的差役可不相信他們這拙劣的演技,拔刀威脅,逼著他們往前走。

土匪們一臉不甘心的表情,根本不願意跟張放這頭肥羊分開。

漿州的差役加上其他地方的差役一共有十幾個人,這些人都帶著刀,此時反抗,跟這些差役硬碰硬對他們可不利。考慮到這一點,他們隻能先配合漿州的差役。打算再往前走一段路就找個地方反抗這四名差役,然後殺回來擄走張放這頭肥羊。

除了張放這頭肥羊,林家那邊有不少女眷,其中還有兩個年輕貌美的姑娘!這一路可饞到了他們!到時候把林家的女眷也得擄走!至於其他人,都殺了!

這群土匪偷偷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卻不知道在他們離開之後張放他們就從地上站起來了。

“張公子,你們方纔是故意裝肚子痛?”郝壯跟石厚德表情詫異地問張放。

張放冇有解釋,直接言道:“那群山匪很有可能會在前麵逃走,然後折回來對我們下手。現在我們必須得設埋伏!”

牧輕一臉佩服地看著張放,熱血澎湃地說:“好!我們跟著張公子埋伏這群土匪!”

元綣跟常保也是熱血沸騰,試問,罪犯抓罪犯,這事難道不刺激嗎?

末州的差役跟豆縣的差役都懵了,壓根反應不過來。

這一路張放一直在留心觀察環境,帶著眾人往後撤退,撤到一片竹林裏,在這裏設埋伏。等那群山匪逃走折返這條路,就把他們抓起來!

“張公子,我們林家人也不會武藝,要不還是躲遠點吧?”

到了該出力氣的時候,林錚慫了。

張放微微一笑,告訴他:“既然不會武藝,那就當誘餌吧,你們就躺在竹林裏休息。讓那群山匪折回來,一眼就能看到人。”

林錚:!!!

“張公子,不如讓那些歲數大的婦人在竹林裏休息?我們這些男丁躲在暗處埋伏。”

林家旁支其他女眷就是拖累,一點用處都冇有,林錚早就想把這些累贅甩開了。

看穿林錚的心思,張放嗤笑一聲,隻說道:“先乾活。”

利用地形與現場的資源,張放快速設計陷阱,佈置下去,讓所有人行動起來乾活。

林錚心不在焉的乾活。林家人中隻有林月容跟林巧巧兩姐妹乾活最賣力。

“若是來不及佈置,等他們折回來,此地就是我們的墳地。”張放麵色平靜,聲音不冷不熱的衝林家人說話。

林錚立即嗬斥林家所有人:“不想死就手腳麻利點!誰偷懶,待會兒就讓誰來當誘餌!”

林家人嚇得膽戰心驚,這回可不敢敷衍做事了,全都認真起來賣力乾活。

-爹,我們一定會好好乾的!絕對會把這件事乾得漂亮!”張二少跟張三少都在點頭。張四少好奇地問:“爹,能不能讓我們看看這小冊子寫了什麽?”張老爺快速將小本本收藏到箱子裏,上了好幾把鎖。張四少看得眼角抽搐。又問道:“爹,這冊子是誰給您的?出謀劃策的人,真是個人才!”“是我家老幺!都是兒子,差別為何這麽大!”張老爺一臉嫌棄地掃了眼這四個兒子。彷彿這四個人不是他的親生骨肉,隻有張放纔是他的親生骨肉。張大少他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