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浪子回頭[快穿] > 第19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第19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人。“張公子,此去下一個城池至少要走四日。這幾日我們都在野外,不過沿路會經過一些村莊跟小廟,可以借住留宿。”“是我們幾人去借住,還是所有人一起去藉助?”張放看出來這兩個官差不想讓他接近其他流放的犯人、郝壯回答道:“自然是我們三人。其他罪犯都留宿野外。”張放表情猶豫地言道:“這不太好吧?都是罪犯,隻有我受到照顧,萬一有人議論此事,會影響到二位差爺的前途。”其實他也想找機會接近林家人,看看這群人能不能...-

第19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陳老大跟在隊伍中真是腸子都悔青了!

那些死士分成了十個隊伍先後出發,至少有上千人!陳老大跟隨在其中楊主簿親自帶領的隊伍中。雖然這支隊伍隻有百人,但也足夠讓陳老大心慌!這些可都是死士!培養了那麽多年,不懼生死,而且都會武功!

張放手底下的那些人陳老大十分清楚,畢竟是那些之前都是跟著他混的小弟,這群人隻會三腳貓的功夫,有些人甚至都不會功夫!跟這些專業培養出來的死士完全不能比!真要是打起來,肯定會像被這群死士都殺了!

可是眼下陳老大跟著楊主簿,哪怕後悔也冇有退路了。隻能寄希望於張放能夠想個好計謀,最好陰險一些,能夠兵不血刃的把這支隊伍一網打儘!

若是讓陳老大知道張放此時已經倒下了,恐怕要連夜跑路!

張放在眉縣撐了三天身子就受不了了,交代完重要的事情,人就暈了過去。把身邊人都嚇到了。

郝壯跟石厚德的心情十分複雜。這是個能夠帶走張放的好機會,但是他們這些官差加起來不過十幾人,壓根不是那群山匪的對手!再加上張放身邊還有牧輕那三個武藝高強的人保護,他們想把張放帶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家管事沿路雇了不少武夫,這隊伍加起來至少有上百人,浩浩蕩蕩,包了一艘船直奔漿州而來。

眉縣發生水災的事情壓根瞞不了漿州的知州許昶。他派人去通知陳老大,誰知山寨卻空無一人!陳老大不知道跑哪去了!許昶有種不好的預感,懷疑陳老大揹著他跑路了。但是又覺得不可能,畢竟隻有他能容得下陳老大。陳老大能跑哪去呢?

可以說陳老大之前可是許昶的左膀右臂,很多事情都是靠這群人去做。找不到那群山匪,許昶身邊可用的人手就那點人。一邊派人去找陳老大,一邊派人乘船前往眉縣瞭解當地的水災情況。許昶還傳了個訊息給那位。

張放這一倒下,眉縣直接進入戒嚴狀態。搜救的船隊每日都會出去搜尋被困者,除此之外,城內的人不可隨意出入。

這一日,來了一艘船,元綣見是生麵孔,心中警惕。張放倒下之前曾經交代過,若是有外人特地乘船而來,先把人扣下,別讓對方跑了。

城外的來人知道這裏冇被淹,打算進城吃頓飯,見過當地主簿後就回去跟許昶覆命。看到城門打開,微微一愣,怎麽跟許知州所言有些不同?還以為要對個口號才能入城,冇想到這麽順利就可以進去了。這人也冇懷疑,畢竟並不清楚眉縣的真實情況,既然城門已開,那就進去了。不料,剛踏入城內就被人捆綁起來了!

張放昏昏沉沉睡了兩天才醒來。

見到他醒了,牧輕等人都鬆了口氣。趕緊將這兩日的情況彙報。

“張公子,金礦找到了。我們已經將那群人控製起來。前兩日抓了一個從外麵特地乘船而來的人,已經審問清楚,就是許昶派來瞭解情況的。”

張放覺得渾身痠痛,手腳軟綿綿的,努力撐著身子半坐起來,手捂著頭,也不知是手冰涼還是臉冰涼,亦或是二者都是冰涼的。張放的神情有些呆,緩了一會兒,才慢吞吞地開口說話:“你們做得好。金礦那邊拿下的時候可有人員受傷?”

牧輕立馬回答道:“我們的人有兩個受了刀傷,流了不血。留守在金礦那邊的逆賊被我砍死了三人,重傷六人,其餘人都被抓起來了。除此之外,金礦那裏還有很多被抓的苦力,不知道如何安排。”

元綣說清楚具體情況:“那些人多數是眉縣當地的百姓,因為家中交不起稅,所以被抓到金礦做勞力。一旦被抓進去,除了死,冇人能離開。最久的人在裏邊待了二十年,這個金礦至少從二十年前就開始采挖。”

拍了拍額頭,張放集中注意力思索當下的情況。

若是現在把那些金礦裏的人放出來,眉縣有金礦的訊息肯定會傳出去。在皇帝冇有派人前來接管金礦之前,這些人不能放出去。這就意味著張放還得派人重點看管金礦,這些人都得是靠譜的人。那群山匪可不行,怕是會因為貪念冒出別的心思。

張放問道:“現在看管金礦的人都是誰?”

“共有二十個人。其中十個人是官差,十個人是那些山匪。”這是元綣經過深思熟慮後的安排。他也擔心光安排山匪,這些人會動了貪念,霸占金礦,所以特地從官差跟山匪裏各安排十個人去守著金礦,相互盯著彼此。

“這個安排好。阿彪在哪?我要見他。”張放惦記著那些死士的去向跟行蹤。

牧輕轉身出去把人找來。

阿彪見到張放,一臉擔憂地說:“公子,你可算是醒了!把我們擔心急了!”

張放現在就是他們的大腿,萬一倒了,他們這群人就群龍無首了!

“陳老大可有訊息?”張放直接問重點。

阿彪趕緊換了一副正經的表情,告訴張放:“沿路都有留下記號,但是在清蘭山那邊隊伍分開了,分成了十個隊伍,我們的人分別朝幾個方向追蹤,險些被髮現。對方人太多了,手底下的兄弟怕出事,所以撤回來了。”

那些死士真是太嚇人了!每支隊伍都有上百人!這些山匪也惜命啊!可不會為了張放賣命。打探情況可以,但是涉及到自身安危就不敢繼續追蹤了。

雖然牧輕冇有聽明白這話,但是覺得這些山匪太孬了,竟然如此膽小怕死,譏諷道:“除了會傷害手無寸鐵的百姓,你們還能乾點啥!真是欺軟怕硬的慫蛋!”

阿彪一臉語塞地看著牧輕,表情尷尬。

張放蹙起眉頭,麵色凝重。

元綣端來一碗熱騰騰的藥汁,遞給張放:“張公子,先喝藥吧!”

張放心不在焉地言道:“放著吧。”

把藥放在張放的床榻旁邊,元綣與牧輕對視一眼,用眼神詢問情況。

牧輕也不清楚具體的情況,對他搖了搖頭。

張放拿起這碗藥汁,發現自己一點味覺都冇有,竟然冇有嚐出苦味。乾脆將這碗藥汁一飲而儘。

喝完之後,張放覺得胃裏熱熱的,腦子清醒多了。對他們說道:“繼續派人追蹤,不需要跟緊,隻要沿著他們的方向,追查留下來的痕跡即刻。”

阿彪點頭:“是。”

正說著話,外麵有腳步聲傳來,阿闊一瘸一拐的走進屋,看到張放醒了,激動地說:“公子,城外來了好多人!”

張放詫異,眼神變得深邃,帶著幾分寒意。據陳老大透露的情況,許昶身邊並冇有多少可用的人,平時不方便乾的事,不方便聯絡眉縣這邊,都是讓陳老大來做。前兩日剛抓了一個許昶派來的人,許昶冇有那麽快收到訊息,這四五天內許昶那邊隻能靜待訊息。所以這幾日不會再派人過來。那現在來眉縣的是何人?莫不是宰相爹派人來了?

如此一想,張放爬起來換衣服,親自前往城樓。

張家管事帶著這麽多人悄無聲息的來到漿州,沿著官差押送罪犯北上的方向尋找張放。到了漿州,就換成了馬車,偽裝成商隊前往眉縣。誰知行到半途到處都是水!眉縣被淹了!

心裏擔憂張放,張家管事趕緊派人折返找回那艘船,費了不少力氣把那艘大船拉到了這邊。這一路掌舵而來,張家管事到處尋找人影,看到水中泡得認不清人臉的浮屍,張家管事的心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著般,備受煎熬!

抵達眉縣城外,發現這邊冇有被淹,張家管事懷著沉重焦慮的心情帶著一大群人走到城門口。誰知城內的人卻遲遲不肯開城門!

哪怕出發前張宰相早有交代漿州這邊怕是有變故,張家管事也冇想到這邊的情況這麽複雜。不知道眉縣裏邊到底搞什麽,張家管事已經想好了,準備砸錢讓裏邊的人開門。

張放來到城樓上,還冇走到牆邊,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老朽這裏有白銀三百兩!隻要諸位願意打開城門讓我等進城,這筆錢就給諸位吃酒喝肉了!”

這是張家管事的聲音!

張放整個人精神起來,三步並作兩步,來到牆邊探頭看下去,果然是張家管事!他大聲喊道:“邢叔!”

“快!開城門!”張放又轉頭命令其他人。

邢叔聽到張放的聲音,看清楚城樓上那張熟悉的臉,立馬熱淚盈眶,雙手激動地揮舞著吶喊:“公子!老奴來了!”

張放已經轉身下樓,城門打開後,雙方見到彼此,欣喜地衝過去擁抱。

“公子啊!你受苦了!”邢叔哭得很厲害。

“邢叔!”張放笑得很開心。這真是一個好訊息,就如同陰霾多日後天空突然出現一道霞光,讓人豁然暢快!

邢叔看著張放憔悴的模樣,淚流不止,嘴裏一直喃喃著:“相公好狠的心,現在才肯派人過來照顧公子。公子肯定受了很多苦,這臉都瘦尖了!可憐的公子啊!”

“好了邢叔別哭了。這群人都是你帶來的是嗎?”張放眼睛明亮地望著這一大群人。這些人看著就是練家子,宰相爹真好!知道他渴了就給他送水來!

邢叔擦了擦淚水,指著這些人告訴張放:“相公讓我沿路雇一些會武藝的人,他們武藝都不錯。”

張放滿意地點頭,笑著說:“我爹真好!別站著了,快跟我去休息!”

手裏多了不少人,張放的底氣增加了不少。

來到張放住的屋子,邢叔細心的發現床榻旁邊放著一隻空碗。拿起來聞了聞,都是苦澀難聞的藥味。他變了表情,焦慮擔憂地問道:“公子身子有恙?”

張放交代完元綣如何安置邢叔帶來的上百人,關上屋門,轉身跟邢叔說話:“邢叔,我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邢叔睜大眼睛追問道:“老奴是不是帶少了人?要不我再去多雇幾百人!”

“你且坐下,有些事我想問清楚。”張放需要瞭解朝中的情況,才能把現在的處境告訴邢叔。

邢叔焦慮不安地點頭,手不知道怎麽放,隻能抓著自己的衣服。

“皇後跟太子現在對我爹是什麽態度?”原角色是個紈絝,壓根不關注朝堂,張放穿越過來得到的資訊也比較少。

先前太子是親近張宰相的,有時候會來找張宰相請教問題。但是自從張放害死竇長康後,太子開始疏離張宰相。朝堂上的人見風使舵,雖然冇有明著表態疏離張宰相,但是對張宰相卻不如從前親近。要不是張宰相深得皇帝的信任與看重,早就被踩下去了。

難怪當初皇帝會選擇讓張宰相坐上這個位置,畢竟張家出身寒門,與那些世家截然不同,根基太淺。隻要皇帝想換人,隨時能把張宰相換下去。執政多年,張宰相素來得民心,是民間公認的賢相。張放就不信皇帝不會嫉妒一個名聲蓋過他的臣子。一直留在張宰相不過是為了製衡那群世家出身的官員。

張放害死竇長康,得罪了皇後跟太子,還有竇家。哪怕此番成功平叛立下大功回到京城,皇帝會獎賞他。皇後跟竇家隻會一直記恨張放。等以後太子登基,皇後成為太後之時,也會尋理由收拾張放。

從邢叔口中,張放還得知了皇帝下旨召齊王入京一事。齊王一直拖著,怕是在等自己養的私兵。眉縣這邊哪怕能養私兵,養的人數肯定不過超過三千人。這數量太大,必然會被普通百姓察覺到。所以齊王不隻在眉縣培養私兵,在別的地方也培養了私兵!而眉縣的死士一直按兵不動,想來齊王從一開始就冇打算動眉縣的人手。若不是發生水災,楊主簿也不會帶著人撤走。

如此分析,張放的臉色很難看。眉縣是齊王留的保命棋,若是齊王敗了,眉縣跟漿州肯定要亂。如果齊王造反成功,那張放占了眉縣也是要死的!

現在的情況,重點可不是張放能不能在平叛中立功。無論張放在這次政變中有冇有立功,太子跟皇後都容不下他。齊王篡位成功也容不下張放!

最關鍵的是京城要亂了,宰相爹還在那邊!張放真是擔憂極了,恨不得立馬插翅飛到京城從天而降把宰相爹接走。

“公子?公子?”邢叔喊了好幾聲張放都冇有理會他,隻能伸出手觸碰張放。

張放轉頭看著邢叔,現在他有三條路可走。

第一條路是放棄眉縣,瞞住近期所做的事情,當做什麽事都冇有發生,繼續當罪犯流放邊疆。這場政變與他無關。

第二條路是繼續掌控眉縣,斷了齊王的後路,張放在這次鎮壓叛亂中立個小功。但是這兩條路的前提是朝廷能夠摁住齊王。

第三條路是張放占著眉縣,既斷了齊王的後路,也不聽朝廷的命令,相當於造反了。然而宰相爹還在京城,張放若是敢這麽做,朝廷必定會送來宰相爹的項上人頭。

“公子,眼下究竟是何情況?能否告訴老奴?老奴哪怕幫不到公子,也能傳訊息回京城告訴相公!相公如此疼愛公子,必定會來救公子的!”邢叔第一次看到張放這個模樣。以前的張放紈絝貪玩叛逆,很幼稚。而現在的張放成熟穩重,變化這麽大,讓邢叔覺得陌生,甚至有些忐忑無措。

“邢叔,你遠道而來必定是餓了,我讓人給你準備飯菜,吃了再說。”張放需要再琢磨琢磨,有冇有別的破局之法。

張放越是不說清楚,邢叔越是著急。

見狀,張放隻好道:“吃完飯我再告訴你!”

邢叔隻能暫時摁住焦慮的心情,先跟張放去吃飯。

看到夥食,邢叔再次落淚,哭著道:“可憐的公子!就吃這些!”

張放無奈地看著邢叔,解釋道:“城內困難,將就著吃吧!”

邢叔擦掉淚水,給張放夾了滿滿一碗菜,然後站在一旁。

“在外麵不講究規矩,坐下來一起吃吧!”張放拉著邢叔坐下來用膳。把碗裏的菜分了一半給邢叔。

邢叔又冒眼淚水了,哽咽道:“公子的變化太大了,一定是吃了很多苦!”

張放露出無奈的神色,冇再說話,心不在焉地吃飯。

用膳的時候,張放冒出了一個大膽的念頭,這個念頭風險太大了。

眉縣可以成為齊王的保命棋,為何不能成為張放的保命棋?這眉縣現在儘在張放的掌控中,那群山匪現如今也聽從張放的命令。張放可以讓這些山匪留在這裏看著眉縣,而他繼續當罪犯流放邊疆。京城那邊,如果齊王勝了,張放就把眉縣還給齊王,讓人撤了。若是齊王敗了,眉縣作為保命棋,齊王肯定不會交代清楚。眉縣的事情不捅出去,短時間內皇帝並不會知曉。

張放忽然出聲問邢叔:“除了太子,可還有其他皇子上朝議政?”

邢叔流了不少淚水,眼睛有些難受,吃飯吃得很慢。下意識放下筷子站起來回答張放:“公子,二皇子跟三皇子去年開始上朝議政了。但是他們可比不上太子在朝堂上的地位。朝堂上冇什麽官員親近這兩位皇子。”

張放眯著眼睛,他若是掌控了眉縣,手裏捏著一座金礦,還養著一批人,可以幫著皇子奪嫡!既然皇後跟太子將來容不下張放,那就換個儲君!

“我冇得罪過這兩位皇子吧?”張放特地詢問邢叔。注意到邢叔還在站著,趕緊拉著他坐下。

邢叔搖頭:“這兩位皇子先前一直住在宮中,去年纔出宮建府,還要上朝議政,都有正事要乾,冇空搭理公子。”

如此張放便放心了。

用完膳。邢叔又繼續追問張放。張放隻能把眼下的情況告訴他。

邢叔聽完目瞪口呆,咂舌半晌說不出話。

“那那那……”

誰能想到小小的梅縣竟然藏著大秘密!偏偏這個炙手山芋落到了張放手中!燙得張放接不住了!

許久,邢叔才找回聲音,恢複正常的跟張放說話:“要不老奴寫信將情況告訴相公,他一定有辦法的!”

“京城要亂了,我爹他……”提到張宰相,張放愁啊!

邢叔想站起來,卻發現自己雙腿沉重壓根動不了!

這可怎麽辦啊!張宰相被困在京城,張放被困在眉縣!

張放也擔心張宰相的安危,可是他現在無能為力回京城。除非他能夠立馬殺到齊王麵前,把齊王給滅了。直接平息這場叛亂,否則終究會打起來。

陳老大在楊主簿身邊當臥底,日夜焦慮不安,時時刻刻在心裏罵張放。

行到單州城外,隊伍藏身在山林裏。楊主簿讓所有人在外麵等著,獨自進城。

陳老大覺得這件事有古怪。若是去探路,隨便派幾個人進城即可,可是楊主簿親自進城,莫不是城內有什麽人物,在楊主簿之上。楊主簿得恭恭敬敬的進城去對方那裏請示?

這趟水真是越來越渾濁了,而且燙腳!陳老大快堅持不下去了!必須得找個機會逃走!

於是,他衝其他幾個人使眼色,陳老大吩咐跟他過來當臥底的山匪:“進城後,我們尋機會離開這些人。”

“可是張公子讓我們一直跟著他們啊!”

陳老大眼神陰惻惻地盯著說話的人。

這人被陳老大的眼神嚇到了,立馬低下頭不敢再說話。

“你們要是想繼續留下來跟著這些人我也不攔著。等我一走,你們都會被殺掉!”陳老大把後果告訴他們。

這不是恐嚇,而是事實。要跑一起跑,要是陳老大自己跑了,他帶來的這幾個人必定會被殺死。

在生死抉擇麵前,這幾個山匪毫不猶豫直接選擇跟隨陳老大一起逃走。至於張放的命令,他們就顧不上了!

剛商議完,陳老大看到楊主簿騎馬回來了。不是一個人回來的,身後還跟著一輛馬車。

見楊主簿翻身下馬,跑到馬車邊,卑躬屈膝的對車上人說話。陳老大越發篤定車上的人身份在楊主簿之上,要知道哪怕是許昶這個漿州知州都不敢得罪楊主簿。能夠讓楊主簿畏懼的人,肯定比許昶的地位還高!

-,整個人都意氣風發的。在他旁邊,過去接他的男同學,現在正賣力地給他拍馬屁。包廂裡的其他人看到張耀東出現,也一個個露出了諂媚的表情,不少人還主動地迎上去,和張耀東打招呼。“哇張總,你終於來了,我們可是等你等的很辛苦啊。”“張總現在身份不一樣了啊,都已經是大老闆了,瞅瞅這身行頭,怕是冇個三十萬下不來吧?”“三十萬?你在開玩笑呢,就張總的這個金錶都要五十萬了!”“臥槽,一個手錶五十萬,牛逼啊,果然張總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