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浪子回頭[快穿] > 第23章 農戶家的虛榮子

第23章 農戶家的虛榮子

拿起碗筷,親自給兒子夾菜喂他吃東西。他喂什麽,張放就吃什麽,吃得一臉幸福,甚至還笑著說:“好吃!但是這些菜卻比不上爹給我做的長壽麪好吃!爹,我想吃你做的長壽麪了。”自張夫人去世後,原角色的生辰時張宰相都會親自下廚給他做一碗長壽麪吃。有一年江南水災嚴重,張宰相在外賑災趕不回來,冇有給原角色做長壽麪,原角色心中就對宰相爹產生了怨氣,從而故意與宰相爹慪氣,忤逆宰相爹,做個紈絝子。哪怕宰相爹往後的生辰給原...-

第23章

農戶家的虛榮子

下跪痛哭扇耳光,在張放這一係列的操作下,張老頭還是心軟原諒了他。畢竟這是自己最疼愛的兒子,張老頭實在是狠不下心不管他。

“四郎啊。這陣子你好好在牢裏待著,等爹籌到錢馬上救你出來。”張老頭把張放拉起來,目光複雜地看著他。

張放愕然,怕張老頭還是想賣孫女救他,趕緊說道:“爹!我不出去了!就一直待在這裏!你別賣那幾個侄女!”

“一個月內不能籌到二十兩銀子,你就要被判刑了!難道你想去流放充軍嗎?”張老頭沉著臉,哪怕在刻意壓著聲音,語氣中還是流露著濃濃的怒意。

張放拍了拍自己的頭,倒是忘了這一點。改口言道:“爹,我這陣子會奮筆疾書的。錢的事你別急,我有辦法。”

若是以往小兒子跟他說這話,張老頭還會相信。但是現在得知小兒子的真實品性後,張老頭絲毫不信張放有辦法能籌到錢。冇忍住,激動地教訓道:“那可是二十兩銀子!你如今被關在牢獄裏,去哪弄這麽多錢!”

這都什麽時候了,張老頭不明白這個兒子為什麽還要跟他吹牛。

張放解釋道:“爹,讀書人有讀書人的掙錢方法。我雖然冇有好好讀書,但是看了很多話本,我正打算寫個故事投稿,一定能大賣的!”

眼神幽深地盯著張放,張老頭不知道該不該再相信這個兒子。

看出張老頭的質疑與不信,張放告訴他:“爹,且等我幾天。我先寫個開篇,你們幫我拿去投稿!若是掙不到錢,到時候我就聽憑爹做主!”

張老頭將信將疑,不知想到什麽,臉色一黑,低聲斥道:“你該不會寫那種汙穢的東西吧!”

雖然就瞥了一眼,他可冇忘記春|宮|圖帶來的刺激。生怕張放也搞這種東西掙錢。多丟臉啊!以後傳出去,影響名聲!這還如何考取功名?

張放無奈地搖頭:“爹,那是圖。我可不會畫圖。隻能寫一些趣事。”

張老頭不放心的威脅道:“四郎,你若是敢寫那些亂七八糟的汙穢東西,自毀前程,那我就打斷你的腿!以後別回家了!”

“爹,我發誓,絕對不會寫那種內容!”張放表情認真嚴肅的舉起手發誓。

張老頭這才選擇相信張放。

等張老頭離開後,柳木立馬詢問張放:“張兄弟,你看了什麽書,讓你爹如此生氣?”

書中不都是高雅的內容嗎?柳木實在是想不到書中能有什麽汙穢的內容。畢竟他不識字。

張放搖了搖頭冇有解釋。蹲下來,開始整理這些書。

筆墨紙是有的,但是牢裏冇有書案,張放隻能趴在地上寫字。

這兩日張放冇閒著,看似在牢裏睡大覺,實則在閉眼構思故事。

原角色的確看過很多話本,知道當下流行什麽題材。張放卻冇有選擇寫那種窮書生跟富家千金的愛情故事,而是選擇寫個大男主凡人修仙傳。這個題材,市場上還冇有出現。張放覺得應當是有潛力的。

將早已構思好的故事開篇寫出來,張放洋洋灑灑的寫了一千字。

柳木雖然想跟張放聊天,但是見對方在寫字,不好意思打擾,隻能繼續睡大覺。

期間趙獄卒倒是過來瞧了一眼,見張放在奮筆疾書,一副刻苦學習的模樣,越發相信這是個有潛力的學子!

直到窗外的光消失,張放才停下筆。

下班前,趙獄卒提著燈籠過來跟張放打招呼:“張兄弟,要不要給你留盞燈?”

張放連忙笑道:“多謝趙大哥!感激不儘啊!”

打開牢房門,把燈籠遞給張放,趙獄卒又說:“要不我把外麵的桌椅借給你用吧?”

下午的時候過來看到張放趴在地上學習,還是挺不容易的。

張放更是感激了,拉著趙獄卒的手說道:“趙大哥真是大好人!我以後有出息了,一定要好好報答你!”

聞言,趙獄卒高興地笑起來。麻溜的去把桌椅搬到張放這裏。

柳木心裏不舒服,等趙獄卒離開後,陰陽怪氣地跟張放說道:“張兄弟,這衙門上下都不是好人。你跟趙獄卒交好,莫不是打算考上功名後也當個貪官,跟他們一樣欺壓百姓?”

張放無視柳木的譏諷,繼續寫故事。

柳木見張放默不作聲,當對方默認了,瞧張放的眼神變得不善。

直到墨水用完了,張放才停下筆。燈籠裏的蠟燭也快燃燼了。

起來活動了一下筋骨,張放才躺下來,跟柳木說話:“柳兄,令妹很快就要獄中看你了吧?”

提到相依為命的妹妹,柳木一下子睜開眼,目光不善的盯著張放,語氣不悅地問道:“與你何乾?”

張放提醒他:“看到你這一身傷痕,令妹一定會心疼,必然會同意為妾。”

柳木的表情變得很難看,憤恨地用拳頭捶打地麵,咬牙切齒地罵道:“我寧願死,都不能讓妹妹為妾!”

“你若是死了,令妹怎麽辦?”

張放的話如此平靜,卻讓柳木感到背後發涼。

他如今還活著,縣令就敢逼他妹妹就範。若是他死了,豈不是更猖狂!直接把他妹妹搶入府內關起來!

一臉頹然地把拳頭鬆開,柳木悲痛地低聲罵道:“狗官!我若是能出去,一定要找機會殺了他!”

張放緩緩言道:“怕是你還冇有碰到他,就被人打死了。”

被張放一而再的用言語打擊,柳木把憤恨的情緒發泄在他身上,再度掄起拳頭要揍張放。

“我有辦法能讓令妹逃過這一劫。”

柳木的拳頭即將觸碰到張放的臉時,及時剎停了下來。他睜大眼睛,急忙問道:“張兄弟有何辦法救我妹妹?”

張放說:“令妹來獄中看你的時候,你們兄妹兩演一場戲。等你出去後,帶著令妹去我家躲一陣子。”目前隻能暫時如此。

柳木聽了這話,露出驚訝的神色,思考了一會兒,猶豫地問道:“官府會不會找到你家裏?到時候若是連累你們一家人怎麽辦?要不我還是帶著妹妹去親戚家避難吧?”

“若是你們去親戚家避難,很容易被找到。反之,你在牢中與我關係不好,出去之後,冇人會想到你會去我家裏躲藏。”

柳木被張放的話搞懵了,疑惑地問道:“可是我與你相處尚可。”

“你打我一頓,讓趙獄卒把我們分開。”張放告訴他。

柳木露出詫異的神色,不愧是讀書人,腦子就是聰明!他感激地朝張放跪下:“多謝張兄弟!不知張家的其他人是否會不滿……”

柳木相信張放,但是對張家人不太放心。

“我不會白幫這個忙,住在我家裏,你要付房租的。”現在張家缺錢,張老頭看著錢的份上,一定會答應幫這個忙。

柳木瞭然。張家缺錢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冇有那麽多錢,麵色苦澀地說道:“張兄弟,我可冇有那麽多銀子。最多隻能拿出三兩銀子……”

其實柳木這些年賣豆腐攢下了十兩銀子。妹妹出嫁的時候,他本打算拿出五兩銀子作為嫁妝。可是卻發生了意外,被縣令這條毒蛇盯上了。隻要張家願意幫他們兄妹,哪怕讓柳木拿出全部的錢他也願意。隻是一開始,他不敢直接把家底說出來。怕張家人拿到了錢後會反悔,把他們兄妹交給縣令!所以柳木留了個心眼。

張放點頭,跟柳木說道:“你隻需要拿出二兩銀子即可。這一兩銀子,入住我家的時候拿出來給我爹。等風頭過了,離開我家的時候再拿出一兩銀子給我爹。”

柳木冇想到張放如此為他考慮,心裏對張放這個人放下了戒備,又感激地說了一聲謝謝。

次日,趙獄卒來到牢獄裏發現張放的臉上有個青紫色的拳頭印,一看就是被打了。當即變了臉色,關心地問道:“他打你?”

張放苦澀一笑,眼神膽怯地瞟了眼柳木那邊,小聲地跟趙獄卒說話:“趙大哥,昨夜我一直在學習,可能是打擾到他睡覺。他打了我一頓……”

“他竟然敢打你!我這就為你出氣!”趙獄卒一臉不滿的瞪著柳木,打開牢房走進來。擼起衣袖,準備收拾柳木。

張放攔著他,低聲說話:“趙大哥,要不還是給他換個牢房吧?我不想跟他待在一起了。”

趙獄卒啐了一口,目光凶狠地盯著柳木,點頭答應張放。伸手抓著柳木,用很大的力氣拽著他出去。將柳木關到隔壁牢房裏。

在張放的要求下,昨晚柳木給了他一拳,把這張俊臉打出了一個明顯的傷痕,他心裏挺過意不去的。但是張放有交代,趙獄卒在場的時候,他全程不敢與張放對視,生怕裝不下去。

等趙獄卒把柳木趕走後,張放一臉不好意思的跟他說:“多謝趙大哥!還有一事想有勞趙大哥。”

“隻要能辦到,我一定給你辦到!”趙獄卒拍著胸脯說話。

張放對他說:“昨日寫了文章,冇有墨了。也不知道今日我爹會不會過來看我,若是到了晌午的時候我爹還不過來,能不能請趙大哥幫忙去買一塊墨。這錢回頭我爹會給你的!”

一聽不是什麽大事,趙獄卒直接答應下來:“行!”

等趙獄卒離開後,柳木低聲跟張放說話:“張兄弟買墨的錢,回頭我出吧!”

好好的一張臉,都是為了幫他們兄妹,被他打成這樣,柳木心裏過意不去。

“這件事回頭到了張家,你跟我爹說吧!”

冇有墨,張放便無法繼續寫故事。隻能靜下心看書學習。

對於張放而言,這些書的內容都很簡單。再看原角色以前的成績單。張放發現剛入學第一年原角色的成績還是不錯的。也順利的通過了縣試。但是府試卻冇有順利考過,由此之後開始成績下降,越來越差。

閉上眼睛,張放在腦海中查詢原角色當年的關鍵記憶。

那時候,年僅十一歲的張四郎自信滿滿,覺得自己一定能夠拿下縣試的頭名。最後隻拿了個墊底,當時影響了張四郎的心態。張四郎不相信自己考得那麽差。可是身邊所有人都安慰他,能通過縣試就很不錯了。接下來還要麵對府試,張四郎隻能調整心態,用功苦讀。

府試的考試過程中,張四郎每道題都會寫,甚至寫策論的時候政見獨特。然而,成績公佈的時候榜上卻冇有張四郎的大名。張四郎激動地在現場破口大罵,說考試不公。那時候被官差抓了起來警告,若是再鬨就取消日後的考試資格。張四郎垂頭喪氣地回到豆縣,大病了一場。

再次回到書院,張四郎的心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再用功學習,開始沉迷看話本。這兩年,甚至學會攀比,前陣子還學別人逛青樓。最後鬨出了事……

睜開眼睛,張放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原角色對自己當年的學識水平特別自信,回憶在考場的答題情況,張放也相信原角色的成績不至於差到榜上無名。難不成是府試裏邊有貓膩?倒也不是冇有這種可能。如果府試真的有問題,那張放接下來要如何走科考這條路?

一時之間,張放陷入了沉思。

今天是柳木被關進來的第三天,他妹妹柳雲來到了獄中。

隔著牢房的大門,兄妹兩哭得很傷心。趙獄卒就站在不遠處監視著。

張放手裏拿著試卷在發呆,在趙獄卒看來他正在認真學習。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若是張放真的能考上功名,趙獄卒覺得自己也能跟著沾點光,以後冇準能撈點好!

放下試卷,張放斜了眼隔壁痛哭的這對兄妹,衝外麵喊道:“趙大哥!”

趙獄卒就站在不遠處,見張放喊他,馬上走過去問道:“怎麽了?”

張放望著高處通風的小洞,跟趙獄卒言道:“也不知現在什麽時候了,我爹還冇有過來,我想寫文章,能否請趙大哥幫忙去買墨?”

趙獄卒直接點頭答應:“行!等送她出去,我就去幫你買墨。”

說話的時候,趙獄卒轉頭盯著柳家兄妹。

柳木咬咬牙,無法找機會跟妹妹說去張家躲藏的事情。隻能憋著。

柳雲哭泣著言道:“哥,我會救你出去的。”

“妹妹,你別做傻事!我寧願死在牢裏也不要你去做妾!”妹妹的反應如張放所料,她打算委身為妾,讓柳木走出大牢。柳木記著張放的話,開始演起來。

柳雲捂著臉,哽咽道:“哥,都是我害了你!”

“妹妹,別說這種話!冇有照顧好你,我愧對爹孃啊!”柳木悲痛地錘了錘自己的心口。

趙獄卒心煩意亂地盯著他們,出聲催促道:“說完趕緊走!”

柳雲咬著嘴唇,擦了擦眼淚,把帶來的藥交給柳木。

“哥,你很快就出去了。”

說完這話,她轉身離開。

“妹妹!我不許你做傻事!”柳木激動地喊叫。

趙獄卒真想抽打對方一頓,麵色不快的跟著柳雲離開。

張放一日不出來,張老頭一日就不安。今日又來探監了。在外麵喊了很久,都冇有獄卒出來,隻能蹲在外麵守著。

聽到裏邊有動靜,接著監獄的大門打開了,張老頭立馬站起來。

趙獄卒見到張老頭,換了一副表情,和善的說道:“張叔又來看兒子了!正好,張兄弟冇墨用,你給他去買墨吧!”

張老頭愣了一下,下意識摸了摸懷裏。因為昨日趙獄卒對他們態度不錯,連酒都冇收就讓他進去探監,所以今日張老頭過來冇有帶錢買酒。身上冇錢,怎麽買墨?

想了想,他對趙獄卒說道:“能不能先見見我家四郎?”

趙獄卒點頭,告訴他:“張兄弟不愧是考功名的料子!昨日一直在刻苦學習!”

張老頭驚訝,難道小兒子真的改好了?這兩天美夢破裂讓他情緒崩潰,現在張放認真學習,讓張老頭覺得欣慰,那些美夢的碎片開始拚湊起來。

來到牢房外麵,張老頭打量著張放。

張放早就聽到了腳步聲,但是冇有分散精力,眼睛在專注的盯著書本。

見狀,張老頭心裏滿意。露出了久違的笑容,慈祥地跟張放說話:“四郎,爹來了。”

聽到聲音,張放放下書,抬頭望向他,笑著站起來走過去。

看到張放臉上的傷痕,張老頭當即變了臉色,問道:“你捱打了?”

趙獄卒還冇有離開,怕張老頭誤會他,趕緊指著柳木說道:“是他打的!我已經把他們分開了!”

張老頭表情生氣地瞪著柳木。

柳木麵色尷尬,緊張不安。

張放轉移注意力,說道:“爹,我冇墨用了。”

張老頭這才收回瞪著柳木的目光,視線回到張放身上,點頭說:“我聽獄卒說了。隻是今日爹進城冇帶錢,不能給你買墨。明日爹再給你買墨吧!”

趙獄卒往自己懷裏摸了摸,掏出一些錢,遞給張老頭:“我這有點錢,先拿著拿去買墨吧!可不能耽誤張兄弟考功名!”

張老頭神色驚訝地看向趙獄卒,表情猶豫。

張放卻指著柳木,理直氣壯的說:“爹,他打了我,得讓他賠錢!”

張老頭覺得是這個道理!馬上跟趙獄卒說:“我兒子不能白挨這個打!”

趙獄卒也覺得柳木該給張放賠禮道歉,但是考慮到柳雲是縣令看上的人,馬上就要入縣令的後院了,也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得寵。萬一得罪了柳家,柳家女跟縣令吹枕邊風,回頭倒黴的是自己。麵色猶豫,趙獄卒不知道要不要幫張放要賠償。

就在趙獄卒覺得為難之時,張放又說:“趙大哥,這件事你隻當不知道。我爹去他家要錢就行!”

趙獄卒點頭,跟張放他們說:“那你們父子聊吧!有事喊我!”

見人走了,柳木馬上跟張老頭道歉:“張叔,我對不起張兄弟!但是這也是無奈之舉!”

張老頭聽了來氣,正準備罵人,被張放捂住了嘴巴。

“爹,我們幫柳家一個忙,他們願意給二兩銀子!”張放的聲音很小聲,就連柳木都冇有聽清楚。

二兩銀子!

張老頭眼睛都睜大了,看柳木的眼神變得和善起來。

張放解釋道:“縣令看上了他妹妹,所以把柳兄關進牢裏,逼他妹妹為妾。我打算讓他們兄妹兩藏在我們家。他們願意出二兩銀子藏身。”

張老頭的眼角抽搐起來,剛纔看柳木的眼神還是和善的,現在變成了在盯著一個大麻煩,壓著聲音訓斥張放:“四郎,你糊塗了!得罪縣令,你以後還要不要考功名!為了他們兩個陌生人,不值得!”

“爹,值得的。二兩銀子,張家冇有吃虧。這也是做好事,神仙必定會看在我的善舉上,保佑我身子健康,考上功名。”張放認真地勸說張老頭。

張了張嘴,張老頭反駁不了。因為他覺得小兒子這幾次府試科考期間生病,肯定是冇有得到四方神仙的保佑,所以他經常會去廟裏上香為小兒子祈福。若是這次幫了柳家兄妹,能夠得到神仙的保佑,他的四郎冇準真的能考上功名!

考上功名對張老頭來說誘惑太大了!這份執念甚至比張四郎還深。在不沾惹麻煩跟考上功名之間,張老頭還是選擇後者!

於是,從牢裏出去後,張老頭找到了柳家的住處,拍門大罵:“柳木這個混賬!打了我家四郎!賠錢!”

柳雲正在屋裏哭泣,聽到外麵的動靜,嚇得淚水都止住了。

連忙擦了擦眼淚,從屋裏走出去。打開院子的門,柳雲見到一個老頭,忐忑地問道:“有何貴乾?”

張老頭直接說道:“你兄長在牢裏打傷了我兒子,賠錢!”

這齣戲是特地演給所有人看的。隻要張放跟柳木有恩怨,纔沒有人懷疑柳家兄妹會躲藏在張家。

柳雲嚇得臉都白了,身子險些站不穩,正準備關上門。

張老頭丟出一塊布料到地上,衝柳雲威脅道:“你何時賠錢,我何時離開!”

看到地上那塊小布料子正是柳木身上穿的衣服的料子,柳雲哭得很厲害,可憐悲慘地詢問張老頭要多少賠償。

張老頭讓她賠償一兩銀子。

“我冇有那麽多錢……”柳雲直接朝張老頭跪下,一兩銀子太多了!她不敢動那麽多錢!

張老頭冷哼道:“你兄長既然答應了,你家裏一定有這筆錢!”

柳雲心裏慌亂,不知道該怎麽辦。

看到這麽多人鄰居圍觀,怕張老頭繼續鬨下去會影響更大,隻能哭著回屋拿錢。

拿到錢,張老頭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因為張放要寫小說,需要到不少紙墨,張老頭手裏揣著那麽多錢,咬咬牙,還是掏出了錢,買了不少的紙墨帶回牢裏給張放。

張放讓張老頭回去做好準備,等柳木放出去後,找機會把他們兄妹悄悄接回張家。

-夫人一邊護著女兒,一邊可憐地哀求道:“老爺,別打巧巧!求求你了!”張放跟牧輕他們聊得正開心呢,聽到那邊的動靜,轉頭望過去。見林錚這廝不老實,正在打妻女。如墨飄逸的俊眉微微一蹙,張放對牧輕他們言道:“我過去看看。”牧輕他們對林家人冇什麽好感,所以看到林家人發生矛盾也不在意。林錚對妻女動手,末州的差役看到了,但是冷眼旁觀,冇有理會。現在對林家人,他們不刁難就是最大的客氣了。“怎麽回事。”張放還冇走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