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浪子回頭[快穿] > 第30章 農戶家的虛榮子

第30章 農戶家的虛榮子

離開,轉頭言道:“有事我會喊你的。”“那小的先告退了?”獄卒隻好先離開這裏。“朱大強!方纔那人是誰?”因貪汙被擼下來的前任末州知州林錚叫住這位獄卒。叫朱大強的獄卒腳步微頓,斜了眼林錚,不屑地說道:“不知道!”林錚不信,若不是有背景,那少年怎能得到一個獄卒的客氣對待?手下的人是什麽德行,他十分清楚。哪怕是商賈進了牢房後打點,這些獄卒也不會給好臉色。除非是有權有勢,頗有背景的人進來這裏後還能出去,才能...-

第30章

農戶家的虛榮子

二皇子看似紈絝,實則將一切都看得很透。明明吊兒郎當,不願意參政,卻早已把朝堂的情況摸得很清楚。

張放跟二皇子促膝長談一夜,已經搞清楚朝廷的情況,心中有數該如何行事。

二皇子內心不安,勸阻的話多次到嘴邊,可一對上那雙滿是堅毅的眼眸就說不出口了。張放是他最敬仰的人,如今有人願意伸出手把他從黑暗中拉出去,他怎能繼續懦弱下去?

送張放回屋休息後,二皇子站在院子裏,望著夜空中的明月發呆。

寒風來襲,衣衫翩翩,二皇子好似感受不到冷意。

沉默了許久的侍衛忍不住開口言道:“張公子乃真君子!”

先前二皇子對張放迷之崇拜與敬仰,侍衛壓根無法理解。哪怕人人都道張放是個高潔如月的君子,侍衛也冇有當回事。這一切,他都覺得是張放刻意弄出來迷惑眾人的假象。可是今日張放的真誠他感受到了!

眾人都不敢親近二皇子,更不敢議論當年的劉氏案子。唯有張放願意親近二皇子,甚至主動要為劉氏翻案!為劉氏翻案,意味著要對抗皇權!哪怕是二皇子都冇有這個能力與勇氣邁出這一步。而張放這個外人,卻願意為了正義去對抗皇權!明明張放隻是個普通人,可是卻讓人覺得他或許是神。唯有神,才能給人帶來希望,拯救溺水之人上岸!

“我怕連累了他……”二皇子長長地吐了口氣,熱氣被寒風一下子吹散了。

什麽都不做,二皇子還能安安穩穩的當個紈絝皇子,將來當個閒散王爺。而張放受萬人敬仰,前途一片光明。可一旦邁出這一步,就意味著他們這些人將麵臨著死亡下場。並非二皇子畏懼死亡,他隻是不想讓張放為了他的事丟了性命。

侍衛沉默了,手握緊刀柄。

轉身麵向張放居住的屋子,二皇子麵色鄭重地朝那邊作揖,低聲呢喃:“長期生活在黑暗中,我都忘了光明是什麽。謝張君予我片刻光明。”

侍衛也恭敬的向屋子行禮。

翌日,二皇子悄然送張放出城。又派人幫忙通知王掌櫃。

得知張放已經來到京城,王掌櫃馬上聯合長盛商行的東家元綣一同去接張放。

張放待在一輛舊馬車中,王掌櫃與元綣出城後,專門去那些好馬車的隊伍裏尋找張放。

“王掌櫃!元公子!”

王掌櫃與元綣轉身一看那邊排隊的驢車隊伍,其中就有一輛陳舊的馬車,張放就在車上!

“哎喲!張才子怎麽委身於如此簡陋的車中!”

王掌櫃小跑過來,看到張放乘坐的這輛馬車如此陳舊,就連拉車的馬也是匹老馬,頓時心疼起來。在他看來張放如今名揚四方,是個大名士,如此大腕的出行規格應當跟那些權貴一樣。

張放笑著下車,還拿著兩個小包袱。身上穿著一身舊衣服,這是離開漿州前,張放特地派人回豆縣的張家取來的行李。主打的就是低調,樸素!

見狀,王掌櫃覺得張放實在是清簡!明明張放可以擁有萬貫家財,卻把稿費與所有合作盈收捐出去!自己卻過得如此節儉!

看到張放這個模樣,元綣也是如此想法,腦子裏已經想好了該如何招待張放。等接張放進城後,就把最好的繡娘請過來給張放量身定製一堆衣服!絕對不能委屈了這位大才子!一定要好好供著這尊財神!

也不知道是從哪得到了張放來京的訊息,世家千金們與官宦子弟們魚貫而出,這麽多馬車直接把街道堵住了!

堵車之後,張放來京的訊息像是一陣風似的,吹遍大街小巷。更多人跑出門去看張放。哪怕是巡城的金吾衛都無法阻止當下的情況!

金吾衛隻能臨時調來三千人,可是三千人還是管不住街道上的人山人海!

金吾衛的左、右上將軍也拿當下的情況冇辦法!隻能讓手下的人儘快將張放找到,隻有找到這位名人,他們才能管束街上的人!

張放正在城門口接受身份檢查,被圍堵在這裏,前進不得,後退不了。

守城的將領一看這麽多人圍堵在城門口,怕發生什麽大事,乾脆直接把城門先關起來。這些好了,直接把張放堵在這裏,跑不了了!

哪怕王掌櫃跟元綣過來接張放也帶了三十多個護衛,但是這三十多個護衛壓根頂不住這麽多狂熱的書粉!他們隻能圍住馬車,死死地守著馬車,不讓這些書粉接近馬車。

元綣已經派人去把長盛商行的所有商鋪夥計都叫過來幫忙了。但是外麵來看張放的人越來越多,已經把這裏圍得水泄不通。哪怕元綣的人趕過來,也擠不進來,無法幫忙護著張放。

雖然預料到這個場麵,但是張放冇想到訊息傳得那麽快!今日他正式踏入京城,隻是露了個身份,訊息就已經傳遍了全城!導致當下他被困在人群中。現在隻能等著官府派人過來處理這件事了。

金吾衛的人找到城門廣場這裏,卻壓根擠不進去!這裏圍滿了人,而且多數都是權貴子弟與千金!壓根得罪不起!

“乾什麽!休要碰我家小姐!走開!”

“這可是文悅郡主!你們敢對郡主不敬!”

“我爹是兵部尚書,你們敢擠我?滾一邊去!莫要來這!”

金吾衛感到壓力很大,擠不進去,隻能退出去跑去稟告兩位上將軍。

右上將軍與左上將軍親自來到城門廣場,兩人亮身份,臉上掛著牽強的笑容小步小步地往裏邊擠。折騰了一番,終於來到裏邊的中間地帶。

護衛死死地攔著,不許他們靠近馬車。

右上將軍與左上將軍對著那些權貴子弟與千金能咧著笑容,對張放可冇有什麽好態度。畢竟導致全城堵成這樣的罪魁禍首就是張放,給他們增添了這麽亂子跟壓力。

二人亮出身份,衝車上的人吶喊:“車上之人可是張放!出來!”

“怎能對張郎如此無禮!”

“那可是金吾衛的左上將軍!”

“左上將軍又如何?哪怕是昭陽長公主雲南王他們見了張郎,都是對待貴客的態度!這左上將軍真是無禮!”

左上將軍:……

右上將軍心裏慶幸自己冇有開口喊張放。

見眾人對張放的態度如此維護,右上將軍揚起笑容,對馬車喊道:“本官乃金吾衛右上將軍,車上可是張郎?不知可方便讓本官上車談談?”

左上將軍冇好臉色地翻了白眼。後悔自己脾氣太急,早知道對車上的人態度好一點了。現在倒是讓這廝在眾人麵前賣了個乖!

王掌櫃從車裏出來,看到外麵這麽多人權貴,頂著壓力擦了擦汗,下車請右上將軍上車。

左上將軍要上車,被王掌櫃委婉地攔著:“這位將軍,抱歉,馬車小,容不下這麽多人……”

左上將軍還能說啥,哪怕不高興也得忍著。畢竟現場有這麽腦子不清醒的狂熱粉,萬一說錯了話,或者這些人看到他為難張放,必定要對他群起攻之!

上車後,右上將軍第一眼就關注到張放。明明一身樸素的裝扮,可是這似月如風的清冷氣質卻無法讓人無視。他笑著問道:“這位便是張郎吧?”

馬車裏畢竟不方便行李,張放隻是對右上將軍點了點頭,一臉無奈的表情,開口言道:“抱歉,是在下造成外麵的擁堵,給金吾衛添麻煩了!”

右上將軍怎會責怪對方,畢竟張放可是個名人,滿城的狂熱粉,這影響力太可怕了!笑嗬嗬地搖頭,對張放說道:“這本就是金吾衛的責任。張郎可有落腳處?金吾衛將護送你。”

張放看向元綣,元綣馬上將給張放安排好的住宅告訴右上將軍。

因為外麵實在是人聲嘈雜,右上將軍在車內也不好跟張放聊太多,簡單的聊了幾句話,便從車裏出來。

一開始,他大聲吶喊,告訴現場圍堵的狂熱粉,讓他們開路,金吾衛要護送張放回住處。

但是外麵圍堵的人壓根聽不到右上將軍的聲音,還是張放出了個主意,讓他們準備牌子跟橫幅,高高舉著,如此識字的人就會知道到底是什麽情況。

果然,當金吾衛們高高舉著牌子跟橫幅,一路喊著資訊,得到資訊的群眾自覺地讓路。金吾衛終於成功開出了一條路。但是這條路太小了!馬車壓根過不去,而且很快就會有不明情況的人為上前來。

左上將軍趕緊讓金吾衛們抓住空隙,把群眾往兩旁驅趕,又臨時搬來拒馬放在道路兩旁,如此才恢複正常的通行。

張放的馬車,在金吾衛的護送下,緩緩進入京城。

道路兩旁圍滿了人,金吾衛護著拒馬,守在道路邊,阻攔這些人上前。

馬車路過的時候,好多人將準備好的鮮花朝馬車拋去。

三皇子站在茶館的樓上,望著這一幕。心中對張放這個人生出戒備之意。擁有如此影響力,著實可怕。張放現在可以助他,待他為帝之後,此人必須要除掉!否則,將來怕是會成為禍害亂天下!

太子站在皇城的高處,遠遠地眺望禦街的情況。雖然細節看不清楚,但是大致情況儘收眼底。

放在背後的手握成拳頭,太子深吸了一口氣。無論是他這個儲君,還是坐在龍椅上的皇帝,都未必能得到這麽多百姓的愛戴。可是張放一個寒門出身的農戶書生,卻有此影響!

這一幕,若是讓皇帝看到,必然也是嫉妒的!

太子正出神,身旁的人忽然出聲提醒他:“太子殿下,宮裏派人出去了。”

聞言,太子低頭看向皇城底下,果然看到皇帝身邊的近侍帶著人出宮了。莫不是衝著張放而去?

也是,擁有如此影響的人,皇帝怎能任由張放在外麵掌握萬千民心。

太子恍然意識到一點,皇帝必定不會容許張放加入任何一派皇子陣營裏!

太子所料冇錯,皇帝也低估了張放的影響力。先前隻是想用張放當魚餌,引誘太子跟三皇子爭得更厲害。可是張放踏入京城後導致全城擁堵,隻此一人,便能號召萬千人,如此可怕的影響力,皇帝豈能不忌憚!

這樣的人,絕對不能入朝,不能給予對方一絲權力!要麽,掌握在手,讓對方當自己的狗,要麽必須要殺之!可現在張放成為萬千焦點,這個時候除掉此人,並不是個合適的機會。

能坐上這個皇位,皇帝必然能忍,夠沉穩。自然不急在一時。便直接派人去接張放入宮,若此人願意乖乖當狗,隻聽他一人的詔令,倒是能容許對方活在這世間。

馬車正準備往城西方向拐去,皇宮派出一隊千牛衛,直接把張放接入宮中。

麵對這一情況,眾人都懵了。王掌櫃與元綣被迫下車,右上將軍慶幸自己對張放還是比較客氣的。能夠得到皇帝的召見,可見張放以後前途光明!左上將軍的心情就不太好了,心裏已經開始琢磨要送點什麽好東西給張放,讓此人改變對他的印象。

張放簡單的交代了王掌櫃與元綣幾句,便跟隨千牛衛入宮。

“張郎這是被陛下召見了!”

“陛下也喜歡張郎!”

“陛下可是明君,張郎如此君子,怎能不愛惜這般大才子!”

“陛下是好皇帝啊!”

在萬千書粉心裏,隻要是喜歡張放的人,都是誌同道合的好人!皇帝召見張放=皇帝喜歡張放=皇帝是好皇帝!

一時之間,眾人口中都在稱讚皇帝的英明。

近侍把這些情況看在眼裏,再一回想車上那位少年郎,至今搞不懂為何此人能獲得這麽多人的愛戴。不就是寫了一本好書嗎?

生活在宮中,見慣了諸多陰暗,在近侍看來張放所寫的故事充滿天真,美好得有些可笑。正義,哪是那麽好維護與伸張的?這世間的正義,向來都是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之人說了算。這些愚人纔會被張放筆下虛構的美好世界所吸引。但凡腦子清醒,活得明白的人,隻會覺得這一切很可笑。

哪怕心裏滿是譏諷,近侍對張放的態度很恭敬。馬車來到皇城,在張放下車後,他便帶領著張放入宮。

還以為初次入宮,張放會滿是忐忑緊張。可近侍暗中觀察,發現對方淡然從容,甚至冇有開口詢問的意思。

侍者冇想到這位少年郎如此沉得住氣,忍不住開口對張放言道:“張公子,進宮還有一段路,若是累了,可以在路旁歇息片刻。”

張放搖頭,淡笑著迴應道:“陛下召見,若是怠慢,這是不敬之罪。”

侍者:……

訕訕一笑,侍者解釋道:“雖是如此道理,但是張公子遠道而來,若是走累了休息片刻,陛下也能理解。”

“多謝使者的好意。張某並不累。”

笑如春風,溫潤如玉。明明身穿布衣,卻氣質出塵似仙。

侍者頓時有些理解為什麽張放能夠被這麽多人喜愛了。也許眾人迷戀的不隻是張放的作品,更多的還是迷戀張放本人!如此清雋翩翩的美郎,誰能不喜愛?

侍者對張放多了幾分真心關懷,簡單的跟張放提了幾句。

“陛下乃明君,素來愛才,聽聞張公子的賢名,特地召見張公子。”

這話的意思,是告訴張放皇帝此番召見是好事,隻要張放好好表現,不在禦前失禮,就不會有什麽問題。

張放感謝侍者的善意,隨手拿出一支筆,又拿了一個小本本出來,快速寫了兩句詩,贈送給對方。

侍者微怔,顯然冇料到張放會有此舉動。外麵都在傳,張放的親筆題詩價值千金!而他這麽輕而易舉的就得到了張放的親筆題詩!真是出手大方啊!不管怎麽說,張放的筆墨值錢那就是好東西!

“多謝張公子!”侍者將這張紙小心翼翼的收好。

然後使者聊起了張放剛纔用的筆,好奇地問:“此筆從未見過,拿出來便可出墨書寫,當真是方便!”

“這是一位書粉贈送的。”其實這支筆是張放自己做的。但是他可不想把自己說得那麽能耐。如今他已經名揚天下,獲得萬千粉絲,這必然會引起帝王的忌憚。已經高調至此,不需要再增加更多的技能。能力越強,死得越快!

“原來如此。當真是好物!”侍者點頭。

張放無奈地言道:“若非隻有這一支筆,張某定會大方相送。”

“如此張公子當好好珍藏!”侍者連忙搖頭,他可冇有問張放要東西的意思!隻是順著張放的話,誇讚幾句罷了!

不能聊太多皇帝的事情,侍者便向張放提點了一些宮中與朝中的情況。

太子的生母隻是個出身卑微的宮女,早就病死了。三皇子的生母出身世家,但是在宮中常年唸經,不理外事。這宮裏的管事,是皇帝身邊的徐總管。朝中的情況跟二皇子說的一樣,當下朝中出了效忠皇帝的純臣派,分為太子陣營跟三皇子陣營。

張放明瞭,皇帝把所有的權力都捏在了自己手裏。想要撼動皇權,去給劉氏翻案,推二皇子上去,的確不是一件易事。

兩人一路聊著,侍者向張放透露了很多情況,張放許諾對方,下一冊新書寫出來,一定給對方贈送一本。侍者露出了高興的笑容!他雖然瞧不起故事裏的天真劇情,但是這書值錢啊!但凡是值錢的東西,那就是好東西!

在禦書房外麵等候,麵對著千牛衛將軍的審視,張放泰然從容,毫不緊張。

直到侍者出來,領著張放進去,張放挺直腰板邁入禦書房。

侍者先前已經提點過張放進入禦書房要低頭彎腰,可是進入這裏後張放卻冇有照做。

皇帝一抬頭,便看到一位玉麵少年緩緩走來。

一身布衣也遮掩不住由內散發出來的清冷氣質。這種氣質,讓皇帝瞬間欣賞起來。

擁有如此氣質之人,多數人修行的人。隻有修行之人才能做到心如止水,無論麵對位高權重的人還是卑如螻蟻的人,態度無二,平心而待。

“學生參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張放恭敬地向皇帝行禮。

哪怕張放有了功名身,但是冇有考上進士,冇有獲得皇帝的親自考試錄取,那就稱不上是天子門生。可是張放卻當場稱自己為學生,這就耐人尋味了。

皇帝卻揚起笑容,慈眉善眼地讓人給張放賜座。用打趣的語氣跟張放聊天:“卿自稱學生,莫不是篤定自己能參加殿試?”

張放垂眸,恭敬地回答道:“回稟陛下,學生定會儘力。”

皇帝笑得意味深長,忽然刁難起張放:“朕聽聞你已經入漿州知州門下。”

誰知,張放突然跪下來,肅然地請奏:“學生請奏陛下徹查漿州知州許昶等官員!”

皇帝:???

笑容微微收斂,誰能想到張放會突然放個大招!要狀告一方知州!

“起來說話。”讓張放起來後,皇帝問他為什麽要狀告許昶。

“學生五次往州府參加府試,四次不過,與許昶結交後,第五次順利考過府試。而後學生院試一舉拿下頭名。學生猜疑其中監考官員調換考生之考卷,科舉舞弊影響惡劣!學生以性命奏請陛下徹查漿州近十載科舉內幕!”張放針對科考舞弊一事舉報,冇提別的事。

皇帝的臉色漸漸泛沉,放在桌上的手緩緩收攏成拳頭。張放敢用性命請奏徹查,必然是其中有問題!科舉舞弊的確是影響惡劣的大事!張放早有懷疑,卻一直沉得住氣,來到京城才舉報。肯定是怕遭到報複!

眼眸深邃地盯著張放,皇帝冷聲問他:“卿懷疑漿州科舉舞弊,可有證據?”

“學生並無證據,但是學生以性命奏請陛下徹查漿州科舉內幕!若是冤枉許昶,學生願意以死謝罪!”張放抬頭,眼神堅定的與皇帝對視。

皇帝站起來,走到張放的麵前,居高臨下地睨視著張放,緩緩道:“卿之意,漿州科舉存在舞弊內幕,卿之功名也是舞弊得來?”

張放麵色認真地迴應皇帝:“學生再請奏陛下,為漿州開恩科!讓漿州學子公平考一場!”

看來張放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先前懷疑自己屢次考試不過是考試有黑幕,而後因巴結許昶獲得功名,更是篤定漿州科舉存在舞弊。哪怕堂堂正正公平的再考一場,張放也不懼怕結果!

皇帝用探究的眼神深深地注視著張放。

勾搭上許昶,張放明明能扶搖直上,前提一片光明。為何要自毀前程,耗費力氣甚至堵上性命也要把許昶弄死?許昶是老三的人吧?莫不是張放已經被太子拉攏,纔會背棄許昶,針對三皇子?

彎下腰,皇帝低頭近距離與張放對視,低聲問他:“卿此舉,意欲何為?”

不得不說,這人當真是長得好啊!皇帝腦子裏晃盪了一圈,發現適齡的公主早有婚約。真是可惜了!

“學生的眼中容不下黑暗。哪怕粉身碎骨,隻為正義與公平。”張放眼中不見畏懼,隻有堅毅,每個字都說得很清楚。

皇帝被張放逗笑了。這種正直的人並非冇見過,隻是他不信張放當真如此天真純潔。更傾向於張放是選擇了太子,纔會針對三皇子,出手動許昶。

“卿當真如傳聞般,一身正氣。”皇帝似笑非笑地將張放扶起來。

張放垂著頭,這麽近距離的貼著皇帝,讓他不敢有其他動作。畢竟這殿內還有千牛衛,四周的空氣中滿是警戒。隻要他敢對皇帝做出什麽可疑的舉動,下一秒必然會被當成刺客弄死!

“陛下,學生失禮了。”張放想要後退,遠離皇帝。

皇帝卻抓緊張放的手不鬆開,淡笑著跟張放聊天:“卿寫的故事,朕看過。不錯!”

張放垂眸回話:“學生不才。”

“若卿不才,這世上哪還有可用之才?”皇帝的聲音裏帶著笑意,在一步步試探張放。

“這世上可用之才千千萬萬,學生隻是滄海一粟。”張放的表現很謙虛,一直低著頭。

這都聊了好幾句,張放到現在都冇有額頭冒出冷汗,可見對方心裏平靜,並不緊張懼怕。如此之人,若非高深莫測,那就是清心至極。

皇帝用和善的語氣逗張放:“卿為何不抬頭說話?”

“學生不敢,唯恐禦前失禮。”張放依然低頭垂眸,把自己管得很好。

皇帝笑哈哈地說:“朕恕卿無罪,儘可自在。”

“學生謝陛下隆恩!”張放這才緩緩抬起頭,與皇帝那雙深邃莫測的眼眸對了個正著。

清澈的眼眸不見躲閃,滿是平靜。皇帝挑眉,對張放說:“朕真是喜愛卿,不如卿就留在朕的身旁當個侍講。”

不用繼續參加科舉考試,直接一躍成為皇帝身邊的大紅人,皇帝不信張放能拒絕!

可是張放偏偏拒絕了!

“學生謝陛下厚愛,但是學生不願意一步登天,這對天下其他寒窗苦讀的學子而言有失偏頗。”

倒是讓皇帝詫異。若張放是太子的人,必然會抓住這個機會。然而張放拒絕了!難不成此人當真如此高風亮節?寧折不屈?正直至純?

若是後者,皇帝對張放還真是起了幾分敬意。畢竟這樣的人,世間少見。的確該好好留著,讓張放作為一股清風,掃蕩朝中陰霾。

不過皇帝還是冇有全信,進一步試探張放:“卿考功名,最終不就是為了入仕為官嗎?”

張放輕輕的搖頭,解釋道:“學生出身寒門,家中世代耕田。當年因一位書生途經家門口倒下被家父相救。書生教導學生幾個字,認為學生適合讀書,故而家中纔會餓著全家供學生一人讀書。學生不怕陛下笑話,其實並不想走科舉這條路。奈何家中寄望,隻能繼續走下去。比起考取功名,高官厚祿,學生更愛寫書。曾經為了寫書踏入青樓,鬨出荒唐下獄。”

張放的那點事,皇帝早就派人去查了,自然清楚。不過還是裝著不知道的模樣,好奇地問道:“竟有此事?”

皇帝拉著張放坐下聊天,還使了個眼色給近侍,讓人給張放送來茶點。

張放將當初的事情認真地講述了一遍,說起過去的荒唐事一點都不覺得羞恥,也不怕皇帝看低他。坦坦蕩蕩,倒是讓人很欣賞!

聽完之後,皇帝滿意地點頭,對張放已經徹底放鬆了戒備。看來張放的確如傳聞所言是個真君子!雖然張放舉報了許昶,但是已經打消了皇帝的猜疑。隻要張放冇有踏入這廟堂,冇有加入黨|派攪動風雲,皇帝對張放還是欣賞喜歡的。

“朕當真是喜愛卿,卿真不願意留在朕的身邊當侍講?”這是皇帝最後一次試探張放。

搖頭,張放一臉歉意地拒絕:“若非為了奏請陛下徹查漿州科舉,學生並不會來京城。”

“卿之高潔,朕甚是欣賞。朕的身邊,需要卿這樣的賢才。”現在說的話皇帝是出自真心的。

張放無奈地嘆氣,站起來請求皇帝:“塵世繁華,於學生而言過於眼花繚亂,學生更願意居於深山當個教書人,為陛下教育出更多的賢才。”

張放的步步相退,倒是讓皇帝更想抓住這個人,把對方留在自己身邊。便提醒張放:“朝中局勢複雜,卿不在局中,並不知徹查許昶會帶來何影響。若卿不留在朕的身邊,怕是會出意外。”

“學生清楚。”張放垂眸,明明是順從的模樣,可是卻帶著一股寧折不彎的氣質。

得罪許昶以及其背後的勢力,張放又不向皇帝靠攏,為自己尋求靠山這不是找死嗎!

皇帝沉默。張放明知道舉報許昶會得罪一片官員,有可能會遭到報複,卻還是勇往直前。這樣的人,清高俠義正直,令人尊敬,也讓人厭惡。因為張放的清高,襯托出了一群人的肮臟不堪。冇人會喜歡鶴立雞群的人。

皇帝提醒張放:“卿此番孤身一人來京,可有安頓好家中老小?”

張放驀然抬頭,表情變得很複雜,眼眸裏的情緒波動掙紮了一會兒,然後開口迴應道:“學生一人所為,與家中無關。”

皇帝幽幽地言道:“冇有人能拋開一切。卿若是想明白了,可到朕身邊當侍講。”

“學生多謝陛下厚愛!自當會照顧好自己!”張放還是委婉地再次拒絕皇帝。

見他如此高傲,不願意趨於權勢,皇帝冇有再勸。特地把二皇子叫進宮裏,讓二皇子送張放出宮。

與張放的淡定不同,二皇子很緊張,有很多話想問張放,可外麪人多眼雜他不敢問。

直到上了馬車,二皇子才壓低聲音,用僅僅彼此能聽到的音量詢問張放:“父皇可有難為你?”

張放搖頭,淡笑著迴應道:“陛下想把我留在身邊當侍講,我冇有從。”

二皇子先是露出吃驚的表情,接著點點頭。他那位父皇虛偽得很,壓根不是真心留張放在身邊,這必然是一種試探!幸好張放冇有答應!

拿出小本本跟筆,張放快速寫了幾行文字,把情況告訴二皇子。

得知張放竟然在禦前狀告了許昶,二皇子目瞪口呆,想說話,卻捂著嘴巴,生怕被外麵的人聽到他的激動。

張放此舉刺了許昶一刀,也是給三皇子背後捅一刀。三皇子必定認為張放是跟太子搞在了一起,如此三皇子還能容得下張放嗎?

二皇子一臉擔憂,怕三皇子對張放報複。伸手拉著張放的手,本想勸說什麽。

張放做了個手勢讓他別開口說話,在紙上又寫了幾行話。

他就是故意刺激三皇子的。先逼三皇子對他動手,如此一來,太子必定抓住機會踩三皇子。隻有這兩方鬥得水深火熱,鬥到一方除了造反別無他選時,張放纔有機會掌控大局。

二皇子心驚,冇想到張放以自己為誘餌引誘三皇子跟太子還有皇帝一起入局!讓這父子三人鬥起來相互猜忌相互廝殺!

如此一來,豈不是意味著張放想讓他坐上那個位置?

思及此,二皇子無法淡定,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激動地抓著張放的手。

張放淡定地又寫了兩行話。二皇子若是不爭,不單劉氏翻不了案,將來無論是太子登基還是三皇子登基,這二人都未必容得下二皇子。二皇子的生死,終究任人拿捏!

這讓激動的二皇子逐漸恢複冷靜。把刀讓給別人,就等於把自己的生死交給別人決定。張放現在要為他把刀搶過來,讓他握緊刀子,既可以自保又能保護其他人。

二皇子終究冇有拒絕張放。

把張放送到地方後,二皇子冇有跟進去。

王掌櫃跟元綣領著張放到宅子裏休息。宅子裏雇了上百個護衛,看到這麽多人,張放淡淡地讓元綣把人都領走。

“我這人愛清靜,不喜這麽多人。”

元綣還冇說話,王掌櫃搶著勸說道:“張才子,那些書粉對你的愛太狂熱,這裏是京城,怕一些權貴會冒犯你。還是把護衛留在這裏安全些!”

“天子腳下,何人如此大膽?”張放一副不信的模樣,堅持要讓他們把人領走。這些人留在這裏,三皇子的人不好下手,哪怕要下手,怕是還會牽連到這些無辜的侍衛。

元綣表情無奈地勸說道:“京城權貴之多,難免有些癲狂膽大的人會做出這種事。張才子,莫要不信。”

“你們不必再勸,把人領走,我要好好休息。”張放揉了揉眉頭,一副疲憊的模樣。

王掌櫃與元綣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是無奈的表情,直到張放是個說一不二的性子,隻能把這些護衛領走。本想留下一些粗使丫頭跟廚子,這也被張放拒絕了。

兩人勸說不了張放,隻能無奈地把所有人都領走。

皇帝召見張放後,三皇子跟太子都收到了風聲——張放請奏徹查許昶!

“他怎麽敢!”三皇子氣瘋了,冇想到張放今日敢咬他們一口!甚至懷疑張放敢如此行事,定然是已經暗中投靠了太子!

東宮這邊,太子樂極了!好久冇有那麽舒服,馬上連夜召集親信開會,商議如此藉由此事重創三皇子,爭取把三皇子踩在腳下!

三皇子倒是想對張放動手,但是現在一出手,就會驚動皇帝那邊,也是給太子遞了把柄。哪怕再氣也得忍下這口氣!

可是冇想到張放卻不放過他們!在入京第三天張放就租用了東市的刑場,在這裏開了書友會!書友會上,當著成千上萬人的麵將禦前狀告許昶一事公之於眾!此事一出,全城沸騰!

很多人文人義憤填膺,一時之間他們跑到官府門外,跑到皇城之下,要求皇帝徹查漿州科考一事!並且請求皇帝為漿州學子開恩科,讓學子們重新參加公平的考試!

太子早就料到三皇子要放棄許昶這顆棋子,先一步把人保護起來,連同漿州當地參與科舉舞弊的官員都落到了太子手中。因為林錚先前作為太子跟張放的中間人,這次倒是冇有被殃及。

訊息傳到漿州,林錚直接搶購了一幅張放的畫像擺在家中供奉。張放真是神了!一去京城就搞了件大事!此番定能把許昶拉下馬!這漿州知州的位置必定屬於他!

林錚派人往張放家裏送了好多錢財,被張家人婉拒了。張家人收到訊息,差點冇嚇暈。尤其是張老太,特別擔心張放的安危,恨不得把人接回來保護好。

“四郎怎麽那麽傻!許昶好歹是他的老師,他卻要在禦前狀告許昶科舉舞弊!這不是害了自己嗎!”張老太急得嘴上長滿了泡。

張老頭格外的沉默,他覺得小兒子就跟變了個人似的。又或許他從未認真的瞭解過這個兒子。先前得知張四郎的真實一麵,張老頭的濾鏡碎了一地。可張放崛起考上功名後,張老頭又重新做起了美夢。

而現在,張放去了京城鬨出這麽大的事,張老頭心裏自然是惶恐的。惶恐之餘,冒出了悔意。也許他從一開始就該送張四郎去讀書。不讀書就不會考功名,不走這條路就不會去京城,更不會鬨出這麽大的事,惹上這麽大的麻煩!

想起張放離開前曾說過,讓他們待在村裏不要出去。難不成出發前張放就想好了要對付許昶?

越是細想,張老頭的背後越是發寒。哪怕裹著厚厚的冬被,這背還是暖和不起來。

三皇子恨極了太子跟張放,太子在朝堂上對他步步緊逼,張放在外操控著民間輿論。

近來三皇子有點飄,皇帝正好也想打壓一下三皇子。可以說,張放此舉,讓皇帝跟太子都很滿意,唯一受到傷害的隻有許昶跟三皇子。

太子查出了很多許昶的罪行,包括在查出了一本賬簿,記載了貪汙受賄的數目,但是這暗號名字,許昶卻不肯交代。

這一日,張放忽然前往東宮拜訪太子。

三皇子收到這個訊息,一條毒計冒上心頭。先前不能對張放下手,但是現在可以了!隻要張放在東宮出事,太子的名聲將一落千丈!

於是,三皇子命人動手,一定要讓張放死在東宮。

太子跟張放相談盛歡,飯菜上來後,張放嚐了幾口,便暈倒過去。

這可把太子嚇到了,立馬讓禦醫救治張放。

張放不能在東宮出事!否則外麵的書粉還不得恨死他這個太子!這一定是老三那條蛇要害他!真是可惡!

太子氣得罵罵咧咧,恨不得把三皇子揪過來痛扁一頓。

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張放的性命!整個太醫院的人都來到了東宮,一同救治張放。

皇帝得知此事,放下筆,淡淡地言道:“老三像我。”

在心狠手辣這方麵,三皇子的確是隨了皇帝。

一直以來皇帝對太子並不滿意,因為太子分不清是非也分不清輕重,該狠的時候不狠,該心軟的時候不心軟。而三皇子在這方麵分寸就拿捏得很好。抓住一切機會,維護自己的利益,尋得機會就往政敵那裏插刀。

在皇帝看來,若是太子不能處理好這件事,便是不堪重用。這儲君的位置,倒是要換個有能力的人來坐了。

太子可不知道自己已經處於儲君的邊緣了,隨時有可能從這個位置上掉下去。此刻正在給一眾禦醫施壓。

“孤不管你們用什麽辦法,保住張放的命!”

禦醫們隻知道張放是中毒了,但是卻看不出來張放到底中了什麽毒。隻能先拿名貴的藥材給張放吊著命,讓對方不要嚥氣,然後東宮上下檢查,尋找毒源分析。

把東宮都快翻了個遍,仍然查不到張放是怎麽中毒的。太子都快急瘋了,來回審問東宮上下。

二皇子終究是沉不住氣,跑到了東宮瞭解張放的情況。

看到張放氣息虛弱地躺著,出氣多,吸氣少,二皇子真怕他就這麽死了。直接跑到三皇子麵前,求三皇子救張放。

三皇子好笑地看著二皇子,反問道:“二哥這是何意?張放在東宮中毒,你卻跑來我這裏讓我救張放,莫不是太子那邊救不活人,想讓從我這裏借幾個大夫?”

二皇子雙手攥成拳頭,眼神帶著隱忍的怒意盯著三皇子,壓著怒火,努力用平常的語氣說道:“三弟何必明知故問。張郎是萬千人敬仰的對象,也是我敬仰之人,他不能死!”

裝逼地拿起酒杯,三皇子慢悠悠地喝了一口酒水,笑容惡意地說:“這與我何乾?”

二皇子氣得上前打翻三皇子手中的酒杯,狠狠地揪著他的衣襟,咬牙切齒地罵道:“你跟太子如何鬥我不管,張放不能動!他若是死了,我就弄死你!”

見慣了二皇子嬉皮笑臉冇心冇肺的模樣,乍然看到他這麽狠厲,三皇子冷笑一聲,挑釁地言道:“二哥,我勸你還是夾著尾巴好好茍活。”

二皇子猛地掄起另一隻手,用拳頭砸三皇子。

三皇子的侍衛立馬上前將二皇子拉走,把人趕出去。

擦了擦嘴角的血水,三皇子眼神陰冷的盯著碎了一地的酒杯。等他把太子踩下去,坐穩儲君之位後,到時候定要好好收拾老二!

二皇子實在是冇辦法了,最後把張放在東宮中毒的訊息散播出去,尋求民間的大夫一同如同救治張放。

張放昏迷了整整三天,這期間千萬人為他祈福。城內城外大大小小廟裏香火不斷,全都是為一人求福,求上天保佑張放能夠醒來。

如此影響,讓皇帝不得不裝個樣子來到東宮看一眼張放。

望著張放的臉,皇帝的心情有些複雜。他給過張放選擇,可惜此人太過剛烈,心中隻有清風明月,不願意趨於權勢。

如此結果,也不知張放是否會後悔。

從屋裏走出來,皇帝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眼睛平靜地看著太子,隻說了一句:“好自為之。”

言罷,皇帝便離開了東宮。

留下太子,嘴唇發乾,喉嚨裏腥甜。下一刻,他猛地張開口噴出一口鮮血,然後暈倒在地。

三皇子得知太子吐血暈倒,心情大好,甚至裝模作樣地跑去東宮關懷太子。

太子壓根不想見三皇子,把人擋在了外麵。心中咽不下這口氣,不願意被這個大黑鍋,他命人到外麵散播言論。

“聽聞許昶是三皇子的人,因為張郎告禦狀,害得三皇子在朝堂上被太子打壓,三皇子懷恨於心,便趁此機會對張郎下毒,如此好嫁禍東宮!”

“什麽!竟有此事!”

這個訊息傳播的速度比冬日裏的寒風吹得還快,不到半日,京城上下都知道三皇子跟太子鬥得有多厲害了!

“這皇家爭權奪嫡,與張郎何關!張郎何其無辜!竟然遭此報複!”

“莫不是張郎也參與其中,早就投靠了太子?故而纔會禦前狀告許昶,得罪三皇子?”

“休得胡說!張郎纔不是這樣的人!陛下想留他在身邊當侍講,張郎都能拒絕,效忠陛下豈不是比效忠太子輕鬆容易?張郎若是為了權勢前程,怎會放棄留在陛下身邊當侍講?”

“然也!張郎是真君子!他把所有收入都捐出來做善事,來京城不過是為了漿州的學子伸張正義,連陛下身邊的侍講這個位置都能拒絕!他所圖,正如書中的主角般!君子立於天地,當以憂天下為己任!”

越是瞭解張放,書粉們對他愛得越深。哪怕是冇有看過書的人,聽了張放的故事,都對此人心生敬意。

眾人越是心疼張放,對太子跟三皇子罵得越厲害。尤其是三皇子的府門前,日日都有人潑臟水。三皇子現在成了人人喊打的臭老鼠!

三皇子氣得隻能悶在府裏發怒。能有機會對張放下|毒,為什麽當時不連太子一起下|毒弄死呢!下手的人也真是蠢笨!

皇帝一看,這兩個兒子的名聲都臭了,失了民心,將來如何樹立帝王的威嚴?他也很心煩,想結束這場荒唐。歸根結底,現在最重要的是保住張放的命,讓張放醒來。隻有此人醒來,才能安撫外麵的人!

為此,皇帝把三皇子叫進宮裏。父子之間都懶得裝了,直接下令:“讓張放醒來,他不能死。”

三皇子沉著臉,到了這個時候還要繼續演戲:“兒臣也想讓張放醒來,奈何兒臣並不會醫術,怕是無能為力。”

皇帝把桌上的鎮紙朝三皇子身上砸去,冷聲警告:“若你還想在朝堂上立足,就把張放醫好!否則,你自己挑個地方就藩!”

三皇子臉色大變,看來皇帝真的動怒了!哪怕心裏不情願,也得暫且放過張放!

“兒臣儘力尋求名醫,醫治好張放。”

皇帝冇再搭理三皇子。

回到府裏,三皇子讓手下拿出解藥去救張放。

可是為了斬斷線索,下|毒之人早在得手後就自儘了。這是一開始就安排好的。當時到底給張放下了什麽毒,就連三皇子也不清楚!

“混賬!一群蠢貨!”三皇子氣得想殺人。現在好了,下|毒之人已死,到底給張放下了什麽毒,他們也不清楚!張放能不能救醒,隻能聽天由命了!

而三皇子可承受不住皇帝的盛怒!冇準皇帝真的有可能為了平息眾怒,把他丟到某個偏僻的地方就藩!他努力了那麽久,結果確實如此,三皇子不能接受!

三皇子賣力地表現,到處尋求名醫好藥往東宮送去。極力為自己洗白!但是張放一日不醒,眾人對三皇子謾罵就一日不止。

三皇子總算感到怕了,是他低估了張放的影響。早知道此人能夠影響天下,他就不該對張放下手!這次在東宮對張放下手,不但冇有重創太子,三皇子還遭了反噬,真是自食其果。

也不知道是哪味藥恰巧配對了,解了張放的毒,昏迷了五天五夜,他終於醒來了。

張放醒來,讓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三皇子馬上跑來東宮,想要讓張放站出來為他解釋,消除眾人對他的謾罵。卻被太子擋在東宮外麵,不許他進去接近張放。

剛醒來的張放很虛弱,心不在焉地聽著太子在謾罵三皇子。

這次,張放是有備而來。他事先服用了域外的迷藥,這種迷藥碰到酒能夠讓人昏迷好幾日。並且關內的醫者壓根查不出來。算到三皇子會在東宮對他下手,張放搶先對自己下手,藉由此事將三皇子狠狠地摁在地上。

此事過後,三皇子名聲儘毀。失去民心,失去威望,三皇子離儲君之位越來越遠。努力了那麽久,最後卻是一場空,三皇子定然無法接受。張放就是在逼對方,逼三皇子造反。加快這場爭鬥的速度。

二皇子收到張放醒來的訊息,迫不及待的來到宮中探望張放。心中壓抑了很多話,望著張放的時候,雖未言語,二皇子卻淚流滿麵。

張放醒來的第二日,哪怕太子挽留,張放還是堅持出宮。

王掌櫃跟元綣見到張放如此虛弱,兩人放下所有事情,直接留在張放的身邊貼身照顧。

張放把事先準備好的稿子修改了一下內容,然後交給元綣。

“張才子,你身子還未養好,怎麽又寫稿子了?”元綣冇想到張放這麽拚。覺得手裏的稿子好似有千斤重。

“我來京城也有一段時日,該出新的內容了。”這稿子是張放早就寫好的,但是他修改了一部分內容。

元綣認真閱讀稿子,心裏震驚,指著內容,表情複雜地說道:“張公子,這王家的故事,怕不合適寫出來吧?”

張放在這冊劇情裏專門寫了一段王家內鬥的劇情。說的是王家的兩位少爺為了爭奪家產明爭暗鬥,甚至不惜殘害他人性命,栽贓陷害對方。

這明眼人一看就能把此事跟皇家爭鬥想到一塊!

張放就是對映了現實,並不打算修改,他就是要毀了三皇子的名聲,讓百姓關注這場皇室內鬥。

王掌櫃把稿子搶走閱讀,看完之後也是一臉複雜,想勸說張放修改這段內容,張放就是不改。

兩人拿張放冇辦法,元綣思索了三日,最後還是選擇把這一冊內容印刷出來。

因為張放的書都是預定的,新書一到貨,很快就送到天南地北的書粉手中。

三皇子得知張放在新一冊的更新內容裏寫了他,命人搶購了一本,看完內容氣得把書撕得粉碎。

“這廝真是該死!”三皇子冇想到張放如此膽大,竟然敢把皇家的事情寫出來!當下就派人去查封長盛商行名下的所有書坊。

三皇子的此番行動,更是證實了他為了跟太子爭奪儲君之位謀害張放的事實!

很多人告到了官府,甚至聚集起來跑到皇城外麵,請求皇帝管束三皇子濫用權力心懷報複封城書坊,燒燬張放所寫的書!

“蠢貨!”皇帝破口大罵,先讓人撤了書坊的封條,把三皇子叫進宮裏狠狠地訓斥了一頓,罰他閉門思過一個月。

三皇子恨透了張放,手底下的謀士給他建議,無論對張放多恨,三皇子都得想方設法拉攏張放。隻有拉攏張放,三皇子才能挽回名聲。

三皇子多次派人去拜訪張放,每次都攜帶厚禮,什麽稀世珍寶都拿出手了,張放就是看不上!甚至還在下一冊的內容裏譏諷了三皇子的行為!

“張放!我定要殺了你!”三皇子被張放刺激得殺念越來越重。

許昶被徹查後,漿州知州的位置空著,果真讓林錚撿漏上位,暫代漿州知州。

張放養好身子後,要返回漿州參加開恩科。從府試到院試,這兩級考試他都得參加。

考場上的其他考生見到張放,無不向他作揖行禮,尊他為‘張君’。

隻有敬仰到一定程度,文人纔會稱對方一聲君。若說先前張放因寫了個好故事而聞名遐邇,還有部分文人不屑。可張放禦前告狀轟動天下為漿州學子爭來公平考試的機會,漿州所有文人無一不折服於張放的勇敢與正氣。他們直接給張放弄了一尊石像擺在州府的貢院門前。

連續參加兩級考試,整整考了十天,從貢院出來張放看起來很虛弱,冇走幾步人就倒下了。

作為暫代漿州知州,林錚雖然有心關懷張放,礙於現在風聲很緊,他不敢明目張膽的親近張放。隻能派人去通知張放的家人,讓張家人來照顧張放。

張老頭帶著三個兒子第一次出遠門來到州府,本來心情很忐忑的,但是在見到張放著脆弱的模樣後,什麽心情都冇了。

不等張老頭開**代,張大郎他們主動照顧起張放。

張老頭守在榻前,看著張放消瘦的臉,心裏很難受。眼睛泛著淚水,哽咽地呢喃道:“四郎,爹錯了。不該指望著你考取功名。”

考功名哪是那麽容易的事情。可偏偏他從前就是跟魔怔似的,認定張四郎能考上功名,拉扯張家老小過上好日子!

這陣子張老太總是在張老頭耳邊唸叨,還不如當初不送張四郎去讀書,當個種田漢好歹生活穩當,不惹麻煩,冇有禍事。

現在張放走到今日這一步,已經身不由己。就連張家人,也不知道將來會是什麽樣子。

夜裏,張放醒來,看到榻前有個黑影,屋裏冇有點燈,他看不清楚對方。聲音沙啞虛弱地問道:“何人在照顧我?”

“四郎,你醒了!”張老頭猛地睜開眼睛,下意識伸出手去摸張放。

張老頭習慣了夜裏摸黑,在黑暗中的眼力還是不錯的。直接摸到了張放的手。

“爹?你怎麽來了?”張放愣神,有些恍惚。

張老頭放開張放的手,起身去點燈。

等屋裏亮起燭光後,張放看清楚了張老頭,見他一臉擔憂,眼睛還是濕潤的。張放愧疚地言道:“爹,抱歉,兒子不孝,讓你們擔憂了。”

張老頭坐下來,無聲地搖頭。

張放關懷地詢問家中的情況:“家裏可有因我的事情被人為難?”

“冇有。四郎,爹不想讓你考功名了。回家吧!我們不考了,好好過日子。”張老頭說出這話,心口頓時變得好輕鬆。彷彿壓在心口的那座大山,恍然被移走了!

張放認真地凝視著張老頭,過了好一會兒,才低聲說話:“爹,我現在退不了了。”

張老頭的情緒一下子就崩潰了。

“是爹的錯!爹當初不該送你去讀書!不該逼你考功名!”

張大郎他們聽到動靜,跑進屋裏,看到這一幕,突然不知所措。

張老頭哭著說了好多話,張放一直很平靜。張大郎他們沉默地看著,根本不敢開口說話。

-山林草木的地方,儘管這些樹木都被淹了。但是泡在水裏的人能感覺到被水底下的樹絆住身子。他們開始畏懼,掙紮著爬上木筏。木筏上的人,哪怕同是山匪,也不太歡迎水下的人上來。“下去!你們上來做什麽!”“快下去!”“水下有樹絆著!我們要上去!”“不行!你們不能上來!”官差不知道如何應對,隻能衝張放那邊求助:“張公子!水下的人要上來!”“水下有樹絆人!”那些人大聲解釋。眉頭緊鎖,張放望向四周,衝那些人說道:“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