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浪子回頭[快穿] > 第36章 位卑未敢忘憂國

第36章 位卑未敢忘憂國

現在自己冇這個能力去查眉縣的事情。心中已經想好要把這件事告訴宰相爹。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宰相爹處理,他就安心當個罪犯。“我寫封信,有勞石大哥跑一趟,托人把信送回京城。至於這群山匪我要帶著上路。等出了漿州之後,自會有人來接走這群山匪。”既然知曉漿州的官員有問題,張放當然不會將這群山匪交給當地官府處置。寧可麻煩一些,也得把這群山匪繩之以法!郝壯跟石厚德雖然有話想說,可是看著張放這一臉認真的表情,話到嘴邊...-

第36章

位卑未敢忘憂國

約翰的弟弟將張放的意思轉達給約翰後。約翰對張放這個人產生興趣,要求跟張放直接通話。

張放在電話中與對方侃侃而談,從布料生意到服裝品牌,從異國美食到美食連鎖店。讓約翰對張放這個人肅然起敬,覺得這是個目光長遠的商人!

於是,約翰在電話中與張放立了口頭合作約定。

張放瞥了眼約翰的弟弟,告訴約翰:“為了確保我們的合作萬無一失,在第一單生意達成之前,我希望將您的弟弟留在身邊,讓他跟隨我們學習經商。我相信將來您也不想讓自己吃虧吧?隻有安排一個自己人在我們的商隊裏,您才能掌控生意的具體數目。”

約翰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張放。

約翰的弟弟:???

他就這樣成為了人質?

張放把電話交給約翰的弟弟,約翰在電話裏交代了一些話,約翰的弟弟最後隻能不情不願地留在張放身邊。

有了約翰兄弟這條人脈,張放在這個陌生的王都便能放開手腳大乾一場。

先把殺手安排好,張放又緊鑼密鼓的招人做演練。

三天後,女王會回到王都。在家宴上,殺手會對女王一家動手。屆時,約翰將出手相救。

這場戲安排得很精彩,殺手在家宴上先是對女|槍,約翰早有準備,抱著女王躲開了槍子。接著,殺手要逃走,還擄走了小王子作為人質。約翰像個勇士一樣追上去,不顧自己的安危,最後將小王子平安救回來。為此,約翰還受了傷。

經此一事,女王與她的子女對約翰特別關懷。哪怕約翰兄弟曾經對他們不好,王子公主們因為約翰的英勇表現選擇原諒他們兄弟過去的虐待。

“親愛的約翰,如果冇有你,或許我已經去見我的愛人了。感謝你救了我跟我的孩子。”女王帶著子女們來到約翰家裏,鄭重地感激他。

小王子過去很恨約翰兄弟。可是約翰這次不顧個人安危從殺手那裏救下他,讓他無法再對約翰兄弟懷著怨恨。他認真的對約翰說:“你是個惡人,也是個勇士。”

約翰挑眉,要不是先前聽從首相的命令,他也不會虐待女王的子女。但好在現在解決了這場危機。隻要女王的子女不再記恨他,那他就能繼續待在女王身邊!

女王示意仆人帶著公主王子們出去,她坐在床邊,輕聲詢問約翰:“約翰,你救了我們一家。我能夠為你做什麽?”

約翰目光深情地望著女王,溫柔地說:“女王,首先,我要向你懺悔。此前首相讓我嚴格對待王子公主們,說這麽做才能激勵王子公主們努力進步。可是我錯了,我不應該如此對待他們。現在我想明白了,首相在阻攔你回來主持大局,他並不希望你回來。”

聽了這話,女王露出驚訝的表情,很快便想明白了這其中的算計。這些年她陷入抑鬱中走不出來。冇有精力理政。首相便建議讓她出去散散心。出於對首相的信任,女王暫時離開王都去外麵隱居。因為首相時常來找她彙報政務,向她請示。女王並冇有猜疑他的不軌。可是她剛回到城堡,就遭遇了刺殺。不得不讓人猜疑是上院那邊有人不希望她回來理政!

“你的意思是殺手是首相派來的?”女王沉著臉,表情特別嚴肅。

約翰嘆了口氣,低聲說:“其實我心裏很難受。這些年陪伴在女王身邊,我真心希望女王能夠快樂起來。對於這些複雜的事情,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為了不讓女王擔憂,我隻能選擇隱瞞。自從女王離開王都後,首相的權力越來越大,在上院裏排除異己。現在都是他在當家做主。”

女王的手攥成拳頭,麵色變得冷然。心裏頓時懊惱起來。都怪她懦弱無用,如果她能夠堅強起來,絕對不會讓首相得到這樣獨攬大權的機會!真是養出了一頭猛獸!

“我知道了,約翰,你好好休養。這一切,交給我來處理。”女王站起來,眼神變得堅毅。

約翰脈脈深情地看著她,認真地說道:“女王要照顧好自己,我會儘快好起來的!”

女王冇忍住,湊過來親吻了一下約翰的額頭。

約翰怔然,小聲說:“女王,我們不應該這樣。我的身份卑賤,你跟我親密這樣會讓外人笑話你的。你是高高在上的太陽,我不希望有人笑話你!”

女王伸手摸著他的頭,低聲說話:“我不懼怕那些流言蜚語。”

哪怕她的子女指責她不該跟約翰走得太近,嘲諷約翰是她的情人,女王也不在意。這也是為何此前她的子女多次說約翰兄弟的壞話她卻不信的原因。女王認為這是她的子女不滿意她跟約翰走得太近,所以故意離間她跟約翰的感情,纔會編出那些謊話。

“女王,你是自由女神,總是那麽光彩奪目!”約翰伸出手握住她的手,特別尊敬地親吻她的手背。

女王回握住他的手,兩人無聲地對視了片刻,最後放開手離開。她有很多事情要做,離開王都這些年,滋生了某些人的野心。她得拔掉對方的利爪!折斷對方的羽翼!讓那群人知道到底誰纔是這個國家的主人!

不用約翰通知,張放看到報紙,女王這今天到處露麵演講刷存在感,他便知道女王要重掌朝政了。這是好的信號。很快,女王必定會對首相跟上院的人下手。等布希家族的後台倒了,張放便能輕鬆對付布希家族。

約翰在家休養了半個月,便回到女王的身邊繼續服侍她。

“女王,我有個想法。不如舉辦一場服裝盛宴,邀請貴族女眷們參加,看她們如何表態。”張放那邊已經準備好了,到了約翰出手的時候。

女王若有所思,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整天跟那群男人爭鬥,倒不如從他們背後的女人下手,看看多少人願意站在她這邊!

於是,她同意舉辦這場服裝盛宴,讓約翰來辦這件事。

得到女王的支援後,約翰馬上給貴族女眷們發出邀請函。邀請她們來參加服裝展。

貴族女眷們收到邀請函,猶豫不決。

去,意味著服從者女王。

不去,意味著要與女王作對。

女王現在針對首相,這是政圈皆知的事情。有道是流水的首相,鐵打的王室!無論如何,都得給女王這個麵子。

所以,猶豫了許久,各家還是派出女眷去赴宴。

首相得知這件事特別憤怒。但是卻冇有立馬指責議會那群人。得知是約翰負責主辦這次的宴會,他還給約翰打了個電話。質問約翰是什麽意思。

在冇有把首相搞下去之前,約翰是不會把人得罪死的。隻能用無奈的語氣告知對方:“女王剛回到城堡便遭遇刺殺,她懷疑是你對她下手,所以要對付你。”

首相:???

罵了句臟話,首相憤怒地說道:“我敢對著主發誓,絕對不是我做的!”

約翰用哄人的語氣安撫對方:“我也是這麽跟女王說的。但是女王並不相信。大王子康複後,她打算讓大王子參與政治,奪回議會的聽從權。”

女王的丈夫生前,曾經幫女王牢牢掌控議會。但是女王的丈夫去世的時候,仆人把死因牽扯到大王子身上。女王對大王子有了隔閡,覺得大王子是想繼承王位纔會急攻進切,因為政事多次跟丈夫起爭執,最後把丈夫氣死。所以女王剝奪了大王子的政權。自己也抑鬱不理朝政。這就給了首相獨攬大權的好機會。

首相的表情變得陰鷙,攥緊手中的筆。告訴約翰:“無論你用什麽辦法,都得給我阻止女王跟大王子參與議會的決策!”

約翰敷衍地說道:“我會努力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女王對我起疑了,上次救女王跟小王子的時候我受了傷,現在女王在我身邊安排了幾個皇家親衛隊。說是保護我,倒像是在監視我。”

“我知道了。”首相打算親自對大王子下手。既然大王子以病重的名義將女王逼回王都,那就讓他真的一病不起!

掛斷電話後,約翰想了想,給張放打了個電話,把情況告訴對方。他覺得這個來自東方的少年神秘又聰明。也許能夠幫他扳倒首相!

張放猜測首相那邊會對大王子下手。但是一定不會留下證據。建議約翰留心大王子那邊的情況。如果真的有動靜,倒不如將計就計。

張放果然冇有讓約翰失望。約翰當即去提醒女王。

女王得知首相還要再次下手,這次是衝著大王子去的。心情特別糟糕。聽從約翰的安排,將計就計。

大王子最近在跟議會的成員走動,明日一早還要出門,準備喝杯牛奶就入睡。

女仆低著頭將牛奶送到大王子的房間裏。大王子正準備喝牛奶,約翰忽然帶人闖入他的房間,大聲阻止他:“不能喝!”

大王子皺著眉頭看向約翰。

約翰讓人把女仆抓起來,告訴大王子:“這牛奶裏被下了藥!是首相讓她這麽做的!”

聞言,大王子麪色震驚,接著憤怒起來,正準備把杯子砸向女仆卻被約翰攔住了。

“這是證據!我們馬上逮捕首相!”

大王子意識到這是個把首相踩死的好機會,馬上配合裝暈。

哪怕女仆不承認,約翰也早就安排好了一個人,對方謊稱是首相與女仆之間的聯絡人。現在已經交代了犯罪事實!女仆頓時慌張無措。的確有人給她一包毒藥,但是並不是眼前這個人。她明白,無論事實如何,現在有人證坐實她是凶手,自己被抓現行必死無疑了!

女王連夜派人前往首相家裏,將對方抓起來。

首相冇想到事情會敗露。一開始想不明白怎麽會被髮現的,畢竟大王子身邊的那幾個女仆都跟他關係親密。她們那麽愛他,哪怕事情敗露也不可能會把他供出來。直到見到約翰,首相才知道自己輸給了這個身份卑微的低等人!

“約翰!你這個無恥的小人!你敢背叛我!我一定會告訴女王你先前是效忠我的!等她知道你對她是虛情假意後,一定會拋棄你!”

約翰冷笑著告訴他:“這件事我早就承認了。現在,女王不會相信你說的任何話!”

幸好張放早就教過他,在英雄救美之後讓他跟女王坦白。要不然等首相把事情爆出來,他一定會失去女王的信任!

首相氣得罵了很多臟話詛咒約翰。

約翰直接給了他幾個嘴巴子,把人打暈了。

首相對大王子下毒這件事傳開後,震驚王都上下。原本議會裏的成員對首相唯命是從。但是首相現在栽了,他們群龍無首,隻能先服從女王的命令。

這天晚上,大禮堂外麵車水馬龍。很多貴族女眷爭先恐後的來此赴宴。

她們根據現場人員的指揮,來到指定席位落座。目光好奇地打量著這個形狀奇怪的舞台。

晚上八點,女王一家到場。約翰熱情地向女王介紹這場活動的策劃。

“這場活動是一位來自東方的商人策劃的。他帶來了很多漂亮的服飾,我看到那些服飾的時候,腦子裏便開始幻想女王穿上它們的樣子,那該是多麽美麗!”

不得不說,張放帶來了的那些服裝的確很好看。料子就不用說了,光看款式就足以吸人眼球!約翰相信這場宴會舉辦成功後,張放一定會帶給他源源不斷的利潤!

自從丈夫去世後,女王一直都是寡婦裝扮,隻穿黑色的素衣。今晚穿的依然是黑色的素衣。這場活動對於她而言隻有政治意義,但是聽了約翰的話後她有些心動。腦子裏開始思索,自己究竟多久冇有好好打扮了?

看到女王出現,在場所有人都起身向她行禮。

女王微笑著迴應這些人,來到高處坐下。

現場的燈光突然關閉起來。眾人開始議論紛紛。

很快,舞台上的燈光打開了!

音樂響起,模特們踩著節奏登台走秀。

張放還專門請人來講解服裝設計。

“這款裙子用料來自神秘而古老的東方大國,純手工織造而成,每根絲線都閃閃發光,猶如星辰。裙子的衣領設計,是采用華夏服飾風格,獨具特色。裙襬的設計是一朵盛開的百合花。穿上它,猶如人間精靈!”

這是眾人從未見過的服裝款式,讓人眼前一亮,在場的女性當即愛上了這款裙子。恨不得立馬擁有一件!

約翰站在女王的身後,湊到她的耳邊,噴出濕熱的氣息,溫柔地說道:“女王穿上這件裙子,一定是最美的仙女!”

女王微微一怔,臉頰泛紅起來。

不等女王做出反應,約翰告訴她:“今晚展出的所有服裝,都屬於女王。”

女王詫異,詢問他這是怎麽回事。

約翰也不瞞著,直接坦白說:“那個東方商人想要與我合作,在日不落開店經商。我對他提出要求,要一半的利潤。他同意了。”

女王點頭,評價道:“這是個很有魄力的商人。我希望越來越多的外國人能夠來日不落經商。如此日不落的經濟貿易才能變得更好。”

說到底,當初女王接受議會的提議,發表演講鼓勵攻打東方大國,也是因為貿易問題得不到解決。倒不如直接打一場,打到對方服輸就會低頭妥協。如果兩國能夠長期進行貿易往來,女王又何必要發動戰爭。

約翰趁機提議:“但是外國人要想來到日不落貿易,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畢竟到了海上,會發生很多複雜的情況。如果我們日不落能夠保障這些外來商人的利益,讓他們能夠順利來日不落經商。我相信肯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外貿往來!”

女王認真思索,覺得約翰說得很有道理。她要重新在議會上獲取發言權,讓議會聽她的話,那就必須要拿出什麽利國的政策。

展台上,一個又一個的模特穿著靚麗的服裝登台走秀,配上輕音樂與服裝設計講解,讓現場眾人特別興奮。恨不得立馬搶購到一件穿在自己身上!

女王跟公主們對這些服飾特別喜歡。

除了女裝之外,後麵還有男裝展示。男裝采用的是西式中國風加刺繡的設計,讓男式西裝變得高檔充滿韻味。

女王冒出念頭,覺得這幾款西裝都很適合約翰,希望他能夠穿上這些西裝。

王子們對這幾款西裝也很喜歡。低聲議論能不能為他們量身定做。

約翰聽到他們議論,想到以後所有貴族都會穿上他經營的服裝,心裏美極了!都是錢哪!以後有數不完的錢了!

張放給約翰勾畫了一個美好的夢想。告訴約翰,他可以成為世界首富!作為一個底層出身的人,想象到自己有朝一日會站在頂峰,成為傳奇,有哪個人能夠拒絕這種美夢!

所以,約翰必須要維護張放的利益。維護張放的利益,就等於維護自己的利益!除此之外,他還得保護好張放這個人!不能讓這個少年出事!否則,他的世界首富夢還不得碎了?

最後,所有模特有序的登台集體走秀,擺好造型。作為主辦方跟服裝供應商,張放登台用流暢的外語做自我介紹,講述自己即將在日不落售賣品牌服裝。

對於這個少年,所有人都很好奇。畢竟這場服裝盛宴,讓人一飽眼福。對方帶來了這麽多精美的華服,讓她們大開眼界。從前,眾人隻知道東方大國的瓷器茶葉絲綢是好東西。但是冇想到東方大國的布料能夠設計出這多花樣跟別出心裁的服裝款式!

女王覺得自己該表個態,畢竟這場服裝盛宴舉辦得不錯,更何況還是約翰的生意。於是,她站起來,示意約翰拿個話筒給她。

約翰馬上安排話筒給女王。眾人的目光集中在女王身上。

女王用打趣的語氣告訴眾人:“不好意思,今晚台上展示的衣服我都買下了。各位喜歡,改天再找這位東方商人訂購吧!歡迎來自東方的商人來到我們日不落做貿易!在這裏,隻要遵守我們的法律,你可以自由貿易!”

張放淡笑著迴應對方:“謝謝女王!我會用心經營服裝服飾的。”

現場眾人驚訝地看著這個東方少年。得知今晚的華美衣服都被女王包下來了,雖然有些失望,但是並冇有抱怨。接下來就看她們這些貴族當中誰能先搶購到新一批精美的服裝了!

活動結束後,張放收到的訂單,足足有一本書那麽厚!愣是忙到半夜十二點,才把訂單記錄完畢。

韋掌櫃他們笑得合不攏嘴。

“五少爺,我們成功了!”

張放風輕雲淡地言道:“隻是打下了頭陣。”

隻有解決貨運安全問題,這條貿易路線纔算是徹底打通!

接下來這幾日,約翰帶著張放走訪了不少議會成員。給這些人送了很多厚禮。還承諾以後經商所得利潤會分出部分給他們。此舉獲得了議會成員們的好感,他們特別歡迎並支援張放來這裏做生意。

布希家族知道這件事後產生了巨大的危機感。他們想要聯合議會成員們去抵製張放這個商人。但是這些議會成員們收了張放的好處,他們才懶得去針對張放。和稀泥,讓布希家族自己跟張放鬥。

布希家族覺得,不能坐以待斃。張放初來乍到,一場服裝盛宴就讓對方創造的服裝品牌在上流社會站穩腳跟,這對布希家族造成了巨大的威脅。

一開始,約翰的弟弟是被迫留在張放身邊的。但是嘗過了中式美食後,約翰的弟弟覺得待在張放身邊挺好的!現在張放要把他趕走,他都不願意離開!

這一日,約翰的弟弟正在跟張放一起吃東西,門鈴響了。

韋掌櫃出去開門,因為張放早就蒐集過布希家族的資料。韋掌櫃看過布希家族主要成員的照片,立馬認出了來人是布希家族的其中一員,馬上關上屋門,回到張放身邊,緊張地說道:“五少爺,布希家族派人來了。來者不善!”

約翰的弟弟大口吃著美食,注意到韋掌櫃的情緒不對勁,聲音含糊不清地問張放:“怎麽了?”

“布希家族派人來了。似乎是來找麻煩的。”放下碗筷,張放作出一副為難的表情。

約翰的弟弟當即說道:“他們要是敢對付你,我哥哥一定會讓女王收拾他們的!”

“先把人請進來,看看是什麽情況吧。”張放示意韋掌櫃把人請進來。

該等的人,總算是等來了。

張放此行的目的,不單要做成服裝外貿生意,還要弄到當下先進的武器,帶回去研究。

-是張放主動去東宮纔會中毒。張放從容地迴應道:“天下需要陛下做主,陛下當以江山為重,保重龍體。”見張放冇有為太子說話,皇帝挑眉,忽然問道:“上回卿因何前往東宮?”“因學生聽聞太子良娣外戚在外麵賣官售爵。故而前往東宮詢問太子,奈何還未詢問便身子不適。”哪怕皇帝不召見張放,這個訊息張放回頭也是要放出去的。聞言,皇帝臉上的笑容瞬間蕩然無存,麵色變得鐵青,怒拍桌子罵道:“混賬!朕定讓人查清楚此事!若是屬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