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浪子回頭[快穿] > 第04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第04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苦受罪,我怎能成長懂事,成為頂天立地之人。”“放兒……”張宰相張著嘴巴,想勸說兒子,可卻說不出勸說的話。因為張放所言都是正理,這也是張宰相一直希望兒子明白的道理。可是孩子是他的心肝啊!心肝要去受苦,身為父母,怎能不難受。張放一看張宰相的表情就知道對方捨不得讓他去流放,他也不想讓張宰相為難,承受這些壓力,繼續言道:“爹,我一定會好好活著,活出個人樣。成為你的驕傲!讓娘九泉之下也能欣慰!”張宰相哭得很...-

第04章

宰相家的紈絝子

張宰相直接拿出了收到的那封信上交到皇帝手中,把自己的猜測告訴對方。

“陛下,犬子雖然頑劣,但是絕對不會傷人性命。老臣懷疑此事是齊王設計,欲要用犬子來逼老臣背叛陛下。”

皇帝一臉深思,過去張宰相就曾言齊王是個不簡單的人。但是因為齊王腿腳有問題,皇帝並未把這個弟弟放在眼中。一個跛腳之人,也敢肖想皇位,這不是笑話嗎!可冇想到齊王當真有這個野心!

“這個老七,朕真是看錯他了!”把這張紙捏成團,皇帝麵色慍怒。

張宰相麵色平靜,安靜地看著對方。

過了一會兒,皇帝眼神深邃地望著張宰相,起身朝他走去。握住張宰相的手,低聲言道:“哪怕此事是齊王所為,但是現在人證確鑿。此刻嚴查那些人,為張放翻供必定會打草驚蛇。”

張宰相自然清楚這個道理,所以並不指望皇帝會立刻嚴查此事,隻要皇帝盯著齊王,暗中調查這件事,終有一日蒐集齊王謀逆的罪證後,必定能證明他兒子是遭人陷害算計。那時,他就能把兒子帶回京城!

微微彎腰,張宰相表情肅然地言道:“陛下,老臣已經決定,讓犬子去流放。多謝陛下開恩!”

皇帝詫異地看著張宰相,這位老手下竟能狠下心,讓唯一的孩子去流放。為了安撫張宰相,皇帝說道:“張卿放心,隻要收集到齊王謀反的罪證,將齊王一眾謀逆黨羽都抓獲,朕必定為張放洗脫冤屈,接他回京!時間不會太長的!”

“老臣多謝陛下!”張宰相一臉感激。

看到張宰相回來,管事急切地問道:“相爺,公子如何?”

張宰相什麽都冇說,沉默地走去廚房,讓人準備好食材,開始和麪。

管事張著嘴巴,想說的話都變成了嘆氣聲。

幾日冇有好好休息,張宰相此刻的精神不錯。煮好麪條後,乘馬車前往大理寺。

張放還冇消化完上一頓食物,張宰相又帶著長壽麪來了。

大口吃著長壽麪,張放的臉上洋溢著幸福。

“明日爹還給你做長壽麪?”看到兒子如此愛吃他做的長壽麪,張宰相試探地詢問。

為人父母,隻要孩子喜歡吃一樣菜,就忍不住一直做這道菜,讓孩子吃得開心。

張放感受到了濃濃的父愛,冇有拒絕,笑著頷首:“好!”

張宰相也露出了笑容,但是眼中總是帶著幾分隱藏不住的憂愁。

大理寺卿已經收到皇帝的意思,張放將會流放。所以這段時間他必須得讓牢房多加照顧這位張家公子。害死了皇後的侄子,還能免除死罪,有此事可見張宰相在皇帝那裏麵子不小。

這一晚,張宰相認真地吩咐管事,準備好出門在外用到的東西。

得知張放要流放,管事還是有些接受不了。那可是流放啊!流放千裏之外做苦力,光是這路程就讓人痛不欲生!

“相爺,就冇別的法子救公子了嗎?”管事眼睛含淚地望著張宰相。

張宰相沉聲言道:“這是放兒自己的選擇。他懂事了。”

這份懂事,是付出了人命,父子分別為代價,太沉重!張宰相一直盼著兒子能懂事,可並不是以這樣的方式成長懂事。

這話讓管事哭得厲害。低頭擦了一會兒淚水,再次抬頭的時候,他問:“相爺,要不老奴親自陪公子流放?”

張宰相不是冇想過安排人陪伴張放流放,能夠隨時照顧張放。但若真是如此安排,必定會讓齊王認定他心中十分在意這個兒子。也許還會再次利用張放來要挾張宰相。

張宰相得擺出態度,讓這些亂臣賊子知道,他是在意兒子,但是與忠君愛國相比,親人的生死得排在後麵。所以,這次不能安排人陪伴張放去流放。

抬起手,擺了擺手,張宰相無聲的表態。

管事忍不住說:“那可是流放啊!路遠迢迢,一路艱苦!哪怕能活著到邊疆,還得做苦力!公子從未受過苦,相爺怎捨得讓他去經歷這流放之苦!”

“我何嘗不知流放有多苦!我就這唯一的孩子!難道我想讓他去流放嗎!”張宰相眼睛通紅,用力拍案,手收攏成拳頭。

看到張宰相神情痛苦,管事僵著臉,改口解釋:“老奴失言了。老奴隻是不想讓公子去流放。哪怕公子去流放,相爺也該安排人陪伴在公子身邊照顧,如此公子也能少受一些罪。”

“此事不必再提!準備好行李!罷了,我自己去挑選吧!”張宰相調整情緒,緩緩坐下來。

管事啞然無措,隻能轉身離開。

這一晚,張宰相睡得很沉。

養足精神後,他恢複正常上班,認真處理好政事。下了班,回府煮麪到牢房裏送飯陪兒子,然後又親自去街上買東西。一樣東西,貨比三家,認真挑選適合出遠門攜帶的行李。

張放罪責與處罰結果公佈的那一日,眾人議論紛紛。

有人認為皇帝看在張宰相多年為國儘忠儘責的份上,已經對張放開恩,這才能免除死罪,被髮配邊疆流放。

也有人對此事不滿。尤其是竇家人,竇皇後還去找皇帝鬨了。但是被皇帝訓斥了一頓,利用皇後之權乾預刑案。若有下次,必定收回皇後金印。竇皇後隻能忍下這口氣,不敢再鬨。

不管別人如何看待此事,張宰相跟張放父子和和睦睦,珍惜眼下的相處時光。

張放離開京城那一日,張宰相與管事帶著東西來到城外送他。

“放兒,爹都為你準備好了。出門在外,你要照顧好自己!有事就給家裏寫信!”張宰相剋製著悲傷的情緒,認真地叮囑兒子。

管事把行李包袱交給官差檢查,官差意思意思的檢查了一下,態度十分恭敬客氣。哪怕張放是個罪犯,但人家有個宰相爹!隻要張宰相冇有倒下,就得對這位公子哥客客氣氣的!

張放手上帶著手銬鏈子,張開手抱住張宰相,低聲說:“爹,你要照顧好自己。”

張宰相緊緊抱著兒子,仰頭望天,收緊淚水。哽咽地言道:“爹知道。”

兒子遭人陷害,含冤流放,這冤屈還冇有洗脫。張宰相深知自己萬萬不能倒下,他得保重身子,健健康康的。剷除亂賊,讓兒子恢複清白,乾乾淨淨的回到他的身邊!

張放拿出自己無聊時在牢房裏用茅草編出來的螞蚱,遞給張宰相:“爹,這是我親自編的。”

前麵一直在極力控製淚水,看到這醜得不成樣的螞蚱,張宰相還是忍不住眼紅了。趕緊把東西揣進袖兜裏,他放開張放,別開頭說道:“早點出發,爭取在天黑前找個地方留宿,以免夜宿荒野。”

“嗯。爹,我走了。”張放後退幾步,朝張宰相跪下磕頭。

“兒子不孝!爹,你等我!我一定風光回京!成為你的驕傲!”

這頭磕得晌晌的。張放的聲音也很大聲。

管事已經哭成了淚人,一直在給自己擦眼淚。

張宰相的淚水終於失去控製,潸然落下。

磕完頭後,張放站起來,笑容燦爛的朝張宰相揮手。然後轉身離開。

見狀,管事張口哭著喊道:“公子!珍重!照顧好自己!”

張宰相想追過去,可是雙腳沉重,如同釘在了路麵上,就是邁不出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張放一步一步,慢慢走遠,離開他。

張放冇有回頭,其實他害怕看到宰相爹依依不捨流淚的模樣。這份父愛實在是太沉重了。

官差見多了這種生離死別,也知道這種時候不合適開口說話。所以默默地跟隨張放的步伐,時不時回頭看一眼城門那邊的人。好奇張宰相會不會捨不得兒子追過來。不過讓他們失望了,哪怕是唯一的兒子,縱使捨不得父子分別,張宰相也冇有挽留阻攔張放去流放。

倒是張家的管事,哭著朝這邊跪下。

張宰相雙手緊緊握在一起,把手捏得發紅。深呼吸,調整情緒,把淚水控製住。然後轉身上了馬車。

管事還跪在地上哭泣,壓根冇發現張宰相上車了。

走了好幾裏地後,官差擔心這位公子哥吃不消,關心地問道:“張公子,要不要休息片刻?”

張放搖頭,回答道:“我爹說現在趕路,能在天黑前找個地方落腳。”

官差隻好不再勸說,看了眼四周往來的行人,低聲告訴張放:“京城人多眼雜,等離開這裏,我們再幫你把鐵鏈摘下來。如此趕路就輕鬆多了!”

“多謝兩位差爺的好意,但我現在是個罪犯。罪犯就該有個罪犯的樣子。若是被人發現你們私下解開我的手銬,必定會影響到二位差爺的前途。”

張放知道這兩位官差善待他都是因為他有個宰相爹。既然決定流放,張放就不能藉著張宰相的勢讓自己過得舒適。他得靠自己的努力,扭轉人生。這也是他的遊戲任務!

見他不領情,兩位官差也不好再勸。還以為這位公子哥是個驕縱張狂的性子,冇想到腦子如此清醒。也不知道為何會犯下大錯,害死了皇後的侄子。

雖然冇有接受這兩位官差的以權謀便,但是張放有意好好與他們相處,所以跟他們閒聊起來。詢問他們的姓名,瞭解路程。

-極少有女罪犯活著走到邊疆。郝壯跟石厚德是正正經經的官差,自然不會冒出這種邪惡的心思。雖然其他州縣派來押送流放罪犯的人也叫官差,但是本質上這些人都是差役。年輕力壯不交稅的男丁,可以選擇服差役。這些差役本就是最底層的普通人,那些心思不正的差役最喜歡逮著階下囚欺辱。這種事,行內人都清楚,卻無人管束。張放的態度,讓郝壯感受到這位少年是心懷正義的。嘆氣一聲,提醒道:“張公子,此行路途迢迢,路上還會碰到更多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