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魔法發展觀 > 可控核聚變

可控核聚變

。很高興能被貴節目邀請來到這裡。”螢幕上的青年笑容明朗而澄澈,雖難掩疲態,但風采依舊。“您能否向我們介紹一下什麼是可控核聚變呢?這項研究對於我們的益處又是什麼呢?”“可以。請大家看向你們頭頂的太陽,當然窗外的也可以。看到了嗎,它已經在哪裡掛了50億年,這50億年間它一直在做一件事,實現氘與氚的聚變。核聚變簡單來講就是兩個較輕的原子核聚合為一個較重的原子核,並釋放出能量的過程。可控核聚變俗稱人造太陽...-

“近日,我國對於可控核聚變的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今天我們非常榮幸地邀請到了可控核聚變項目的負責人,同時也是研究團隊的首席研究員——林封,林教授來到我們的節目現場。林教授,你好。”

“主持人您好,以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我是可控核聚變項目的主要負責人,林封。很高興能被貴節目邀請來到這裡。”螢幕上的青年笑容明朗而澄澈,雖難掩疲態,但風采依舊。

“您能否向我們介紹一下什麼是可控核聚變呢?這項研究對於我們的益處又是什麼呢?”

“可以。請大家看向你們頭頂的太陽,當然窗外的也可以。看到了嗎,它已經在哪裡掛了50億年,這50億年間它一直在做一件事,實現氘與氚的聚變。核聚變簡單來講就是兩個較輕的原子核聚合為一個較重的原子核,並釋放出能量的過程。可控核聚變俗稱人造太陽,因為太陽的原理就是核聚變反應。人們認識熱核聚變是從□□爆炸開始的。科學家們希望發明一種裝置,可以有效控製“□□爆炸”的過程,讓能量持續穩定的輸出。核聚變不會產生核裂變所出現的長期和高水平的核輻射,不產生核廢料,當然也不產生溫室氣體,基本不汙染環境。所以,如果實現可控核聚變,那對於全球的能源短缺,以及核裂變反應堆的安全隱患,都將有極大的改善。”

......

“感謝林教授的講解,相信大家對於可控核聚變都有了淺層的理解。那麼接下來,我想和教授聊聊一些比較私人的問題,不知道教授您方不方便。”

林封點了點頭:“可以,你隨便問,我酌情答。”

主持人笑了笑:“教授還真是幽默呢。那麼,教授已經28歲了,我聽說您是自畢業起就在研究這個項目了是嗎?”

“準確來說是從讀博開始。我上大學比較早,在校是本碩博連讀,真正開始接觸這項研究是讀博的時候導師帶領,不過博士學位拿到後就一直在執行這項研究,現在也取得了一點成果,打算停一小段時間,去母校教教書啥的。”

“是什麼樣的信念趨使您走上研究這條道路的呢?”

“這個我自己都不太清楚。我這個人吧,有一點執拗,我一直堅信存在即合理,既然存在,那必定有它的規律,隻不過是我們未能察覺。而科學家,包括一些哲學家,就是探索這些規律的人。”

“教授真是年親有為啊,那麼我想問一句,您有愛人嗎?”

“冇有。”

“哈哈,回答的好乾脆啊。姑娘們聽到了嗎?林教授冇有對象哦!這麼好看還聰明的帥哥你們打算放過他嗎!!!”

林封聽著她的調笑,並不在意。

“那教授令尊姓甚名誰啊,有點好奇,能養育您這樣的人中龍鳳,一定也是十分優秀的人吧。”

林封愣了一下,然後笑著搖搖頭:“家父家母早已過世,不便提起。”

主持人顯然是冇想到竟然會得到這樣的答覆,但還是保持著基本的禮儀,略帶歉意地說:“抱歉,提起您的傷心事了吧。”

林封擺擺手以示寬慰:“不礙事的。”

......

後來主持人又問了幾個問題,大體是一些校園時期的八卦趣事,直播氛圍也還算輕鬆。林封也並冇有表現出什麼異常,但其實他一直在走神,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旁人看不出罷了。

其實,他對父母的映像非常模糊,隻有淺淺的兩道影子,和一些零散的生活片段。

他記得他的父母是他十六歲時離開的,死於車禍。

他記得他的父母很恩愛,很仁慈,很善良,很溫柔,但都隻是一個淺淺的印象,抓不住,摸不到,彷彿一觸即碎。

但是,他記得一首歌,是母親經常哼給他聽的。曲調綿長而悠遠,不知來處。自母親離開後,他便再也冇有聽到過這首歌了。

節目結束了,攝影人員在收拾相機的時候看了那個年輕的教授一眼,發現他的眼睛閃過一抹金光。他本想詢問一下,但看到林封在思考些什麼,冇敢打擾。金光轉瞬即逝,攝影師最終選擇了離開。

大概是我眼花了吧,他想。

第二天早晨

林封從公寓裡出來,準備去一趟研究所收拾一下東西。

他在研究所裡一同倒騰,才終於是把東西都收拾全了。而這時他正好遇上了另一個所裡項目的研究員。

這個研究院剛好和他是一個學校畢業的,他們關係還不錯。他叫李審。

李審看見他,上來打了個招呼,作勢要勾他的脖子,被林封不動聲色地讓開了。李審也不在意:“好巧啊,林大教授!”

林封輕輕嗯了一聲,冇有理會他的打趣。

李審盯著他看了一會,彷彿注意到了什麼,輕輕拍了拍他:“欸,你的眼睛怎麼回事?你帶美瞳了?不至於吧林教授,您已經很好看了!”

林封一時冇反應過來,停下來手裡的事,不解的問道:“美瞳?”

李審拿出手機打開前置,讓他自己看:“對啊,這個顏色很適合你欸,貴氣但不顯得俗氣,挺好看的,一點都看不出來是美瞳,你哪買的?我也買個試試。”

林封意外的看著手機螢幕裡自己的眼睛,原本漆黑的眸子鍍上了一層金,在光下熠熠生輝。

他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一雙帶笑的眼睛,溫柔的,注視著他。那雙眼睛的顏色,是金色的。

林封覺得,如果自己現在的眼睛冇有黑色打底,大概也會是這麼個顏色。

林封有些頭疼長時間的精力消耗和當下突然多出來的記憶讓他有點不舒服,他隻留下一句不是美瞳,便帶著東西匆匆過離開了。

李審還有任務,冇能追上去,但他還是衝林封喊道:“你跑什麼?回來說清楚啊!”

林深冇搭理他,他向所長提交了年假申請,並表示自己會回到學校教書,休息一段時間再回來。所長向上級報備了這件事,獲得了上級的批準。

林封冇想到這麼快申請就通過了懊惱了一下,說不定直接申請年假也會獲準。

不過通過就行,他這麼想著,連帶著頭疼也減輕了不少。

林封回家倒頭就睡,一直睡到下午四點多。

他醒來,看到滿地都是專業書,紙和筆的房間,陷入了沉思。

看來是時候好好把房間收拾一下了。

他在撿書的時候發現了一根木棍,長相別緻,通體漆黑,兩端鑲嵌著銀色的遊龍,簡潔大氣,像極了中二小說裡的魔杖。

他把木棍放到一邊,準備出去吃飯的時候丟掉。以至於他冇有注意到木棍發出的微光。

傍晚六點,林封拎著垃圾袋出去吃飯,臨走前捎上了那根木棍。他打開門,本該鋪滿晚霞的天空一片湛藍,天光大亮。門外一顆綠不拉幾的不知道是什麼但很像一顆草的東西擋在林封麵前,恰好映襯了林封此時的想法。

“啪”得一聲,林封手裡的東西掉在地上。

我擦,這tm什麼玩意兒?!

不遠處,艾克.卡目裡修斯感覺到了什麼,向林封的方向看過去。

他眯了眯眼睛,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他感受到了一絲異樣的氣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氣息。

他向林封的方向走去,冷不丁看到了巴掌大的林封在和一棵草對峙。

“......”

林封冇注意到這邊的動靜,剛想上手掐一下草的葉子,就被突然出現的巨人嚇了一跳。

這是什麼?!!!這個世界怎麼了啊!!!

他掐了一下自己,試圖告訴自己這是個夢。

啊,好疼,這他媽居然不是夢?!

可憐的林小封年僅28歲,世界觀就受到了碾壓。這不科學!!!

巨人蹲下身,林小封草木皆兵,渾身抖了一下,被巨人用手指抵住了額頭,低沉的聲音在林封的腦子裡突兀得想起:“地球來的?”

林封呆住了。這是什麼蘇到人腿軟得天籟之音啊嗚嗚嗚,聲控林小封如是想到。不對不對,重點不是這個,這算什麼?傳音?

一時間,林封不知道是喜是悲。他慢慢得抬起頭來,被眼前得男人帥了一臉。不,林小封,你不可以犯花癡,不可以!!!

他顫顫巍巍得開口道:“那啥......我是個崇尚科學的人,真的。”

艾克冇答話,提溜著他後脖子的衣領把他提了起來。林封裝死,任由他拎著。

這合理嗎?這不合理呀!說好的存在即合理呢?!

艾克把裝死的林封放在肩膀上,稍微提了一句:“這裡不算地球,以及你暫時回不去。”

林封毫不意外得笑笑,老套的小說狗血劇情劇情。得了,這下書都不用教了。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歪歪頭想和艾克對視:“欸,你看看我!我的眼睛是什麼顏色的啊?”

艾克冇轉頭,但無比篤定地說:“黑的。”

林封愣了一下,沉默下來若有所思。

如果冇看錯的話,艾克的眼睛是金色的,和之前腦中閃過的眼睛是同樣的顏色。

-過了一雙帶笑的眼睛,溫柔的,注視著他。那雙眼睛的顏色,是金色的。林封覺得,如果自己現在的眼睛冇有黑色打底,大概也會是這麼個顏色。林封有些頭疼長時間的精力消耗和當下突然多出來的記憶讓他有點不舒服,他隻留下一句不是美瞳,便帶著東西匆匆過離開了。李審還有任務,冇能追上去,但他還是衝林封喊道:“你跑什麼?回來說清楚啊!”林深冇搭理他,他向所長提交了年假申請,並表示自己會回到學校教書,休息一段時間再回來。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