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雙寶臨門:總裁爹地夜夜燃情 > 第1章 他每晚都來

第1章 他每晚都來

還說這是方便做!滕天駿控著椅進來,冷厲黑眸掃量這小人。上個月出了場車禍導致他暫時行不便,爺爺再三考慮後作出此番安排,目的就是要他帶著繼承人回家去穩固份地位。所以,等門關上後,漠然吐字,“你,躺下。”男人的話像惡魔,令沈潼對他更心生恐懼,瑟著但還是照辦,乖乖躺進床裡。滕天駿皺皺眉頭,有力的雙臂支撐著挪軀坐到邊,公事公辦地說,“放鬆,跟著我一步步做就好。”沈潼從未跟男人如此近距離接過,一顆小心臟幾乎由...淩晨時分,東海市某五星級大酒店的奢華總統套房裡。

沈潼眼睛上蒙了黑眼罩,坐在床邊沿,手指無意識地揪擰著高階質床。

想著等會兒要和雙殘疾的中年大叔做那種事,覺格外的害怕。

突然,房門開啟,“蹭”地站起,下意識拉了質浴袍邊襟。

洗完澡後除了一件外罩浴袍,對方就沒有備下其餘的給,還說這是方便做!

滕天駿控著椅進來,冷厲黑眸掃量這小人。

上個月出了場車禍導致他暫時行不便,爺爺再三考慮後作出此番安排,目的就是要他帶著繼承人回家去穩固份地位。

所以,等門關上後,漠然吐字,“你,躺下。”

男人的話像惡魔,令沈潼對他更心生恐懼,瑟著但還是照辦,乖乖躺進床裡。

滕天駿皺皺眉頭,有力的雙臂支撐著挪軀坐到邊,公事公辦地說,“放鬆,跟著我一步步做就好。”

沈潼從未跟男人如此近距離接過,一顆小心臟幾乎由嗓子眼蹦出來。

滕天駿冷冷出手,三兩下扯掉著的唯一料。

沈潼頓時更手足無措,呼吸促之下的小鼻翼一吸一吸的,櫻的因害怕而微抖。

這一幕落到男人的眼裡,下麵小樹苗瞬間長了參天大樹!

該死的!他居然對青的起了劇烈的反應!很快,兩人相!

男人健壯的軀,與想像中上了年紀的有很大差距,不懷疑——

“啊!”辣辣的痛一下子襲捲了,“痛!”

這一晚,是沈潼有生以來經歷的最漫長之夜,疾風暴雨來了多遍不記得了,隻曉得無論怎麼哭怎麼喊,昏了醒,醒了昏,男人還在那裡折騰,直至昏睡過去……

……

醒來的時候,已是中午。

沈潼發現下墊了個枕頭,不用猜都知道是金客做的,他想讓盡快懷上孩子。

趕去沖洗,然後找出自個兒的包包,去開啟大門。

兩個守在外麵的男保鏢手攔住。

沈潼正想發作,眼角餘掃到了繼姐鐘靈溪走來的影,趕一疊連聲問後者,“姐姐,一千萬到帳了沒?媽媽必須盡早住院做腎移植啊!”

鐘靈溪來到跟前,猛地一手推了回去,關上門,尖利著嗓聲道,“沒文化真可怕,不分場合說話!”

奚落之餘,徑直走主臥室,看見床罩上那些不堪的痕跡,馬上掏出手機拍下來。

“你乾嘛?”沈潼質問道,條件反想奪下鐘靈溪的手機。

鐘靈溪一側避開,挑起半邊皮譏諷,“嘖嘖,沈潼啊沈潼,這些就是你賣了自己的證據!一晚上加一個上午,那個老傢夥雖老可真夠厲害的,你該爽到了吧?”

憤加疲憊令沈潼整個人都在發抖,一週前媽媽腎衰竭急需要巨額手費做移植手,否則命不保,但繼父鐘清海和繼姐鐘靈溪卻趁機威脅迫簽下協議!

這對父這些年來從媽媽那裡連哄帶騙的,將親生父親留下的公司和房產侵吞或者賣了倒他們的公司,以為年紀小不知道?!

鐘靈溪瞅著麵一陣青一陣白的沈潼冷笑,“你如願了,你媽媽已經住進醫院,爸和我會給做手的,但你也要完你的任務,肚皮爭點氣早點生下孩子,然後滾去外國留學,否則後果很嚴重!”

沈潼怒瞪,“你們終於撕下臉皮,出醜惡的真麵目了!”

“耍皮子功夫是沒用的,你敢不乖,我們就讓你媽做不了手,讓你直接收屍!”鐘靈溪扔下狠話,轉走人。

沈潼又氣又恨,但又無可奈何,媽媽的命在他們手裡……

傍晚時分,收到對方簡訊通知:好好準備,他今晚要來。

“他”是指那個金客。

沈潼自然知道這點,可之前不是說好他隔天才會來的嗎?回復簡訊去問。

那邊倒是很快回復:這兩三天是您的排卵期,他來多做幾次,您才能盡快懷上。

沈潼隻好按照吩咐去清洗一番,仍然蒙了眼罩躺著等男人大駕臨。

滕天駿進門後,深湛的雙眼始終落在床裡的人上。

白天,耳邊總是莫名回響起這小人嚶嗚求他輕點的低哼聲,眼前老晃過累得虛昏睡過去的樣子,他食髓回味,忍不住又來了……

一連半個月,男人像上班打卡似的每晚必來別墅。

這就把沈潼弄慘了,差不多是日夜顛倒著來過,整個白天在補覺,晚上得應付力旺旺的男人!

直到那天做過縝孕檢,確認真已懷上了一週半。

確診對於沈潼來說是天大的好訊息,接下來住進月子中心裡安胎,上雅思網課為出國留學作準備,而不必每晚再被那個中年男人折騰到渾散架了。

期間,連續發來簡訊給鐘靈溪問媽媽的況,鐘靈溪隻復四個字“手功”就再也不理睬。

提出要去探媽媽,守門的保鏢說什麼都不讓出去……

時間一晃到了預產期。

沈潼被送進頂級月子中心,擇好吉日吉時再送高階產房裡,高薪聘來的權威婦科專家為做剖腹產。

後回到豪華套房坐月子,好吃好喝將養,但終日鬱鬱寡歡,常常淚流滿麵,還有什麼事比骨分離還淒慘的?

熬不住刻骨思念,哭著下地就向看護跪倒,“求求您告訴我,那孩子是男的還是的?”

“沈小姐,您把一切都忘了吧,好好去過以後的生活,這對您對孩子都好。”看護雖然有同之心,可早早簽了保協議的也隻能閉。

沈潼哭了淚人,然而除了哭又能怎樣?

在月子中心住了半個多月,這天被保鏢押送去機場,臨登機前纔有機會給媽媽打去電話待一聲,然後飛往遠方國度……

五年後。

一道火急火燎的影拖著行李箱快步走出接待大廳。

這次回東海市,沈潼是因為接到追債人的電話,

說媽媽安玉蓮欠下了五百萬賭債,人卻玩起失聯了!已經住進醫院,爸和我會給做手的,但你也要完你的任務,肚皮爭點氣早點生下孩子,然後滾去外國留學,否則後果很嚴重!”沈潼怒瞪,“你們終於撕下臉皮,出醜惡的真麵目了!”“耍皮子功夫是沒用的,你敢不乖,我們就讓你媽做不了手,讓你直接收屍!”鐘靈溪扔下狠話,轉走人。沈潼又氣又恨,但又無可奈何,媽媽的命在他們手裡……傍晚時分,收到對方簡訊通知:好好準備,他今晚要來。“他”是指那個金客。沈潼自然知道這點,可之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