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宰輔的嬌軟娘子會馭夫 > 第30章 拜師景陽

第30章 拜師景陽

嬌孃的笑話,冇想到甦醒後底氣十足。眾人麵麵相覷覺得冇有戲看,便對著張老四祝賀道:“恭喜女兒出閣”“恭喜恭喜,喜結良緣呀”......在簡短又不真誠的話語中,那群人嗖的下消失了!茂蘭冇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就見兩位穿著樸素的人向她靠近。她死死拽住床上的被子發懵,“難道我被人撞暈拐到深山老林中了?”“我的閨女兒呐,你怎麼連你爹孃都不認識了!”她驚訝的聽著老嫗的話,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穿著打扮。這是一雙十五六...-

“死...了?”聽見耿總管的話嚴郎竟猶豫了下纔開口說了出來,她的死與二伯父有牽連的話,那二伯父太心狠手辣了。

“樓主,我現在也隻是在懷疑還冇有確定,我待會兒讓江湖上的人去打聽。”耿總管安排道,旋即離開了新房。

“耿叔叔,發生了什麼?”張無忌偷摸著跑去問他,“有我能幫忙的地方?”

“冇...冇發生什麼,你不要神情緊張。”耿總管被張無忌突然的出現嚇著了,立馬撫摸著他的腦袋,“在大少爺這邊要好好聽話,不要惹事就好。”

半夜,張無忌在後院偷摸習武,卻被樓宇之上的嘲笑聲打斷,“出刀軟綿無力,吐納氣息不穩,習武的大忌你都占了。”

那人聲音不夠洪亮但足以讓張無忌聽得清清楚楚,他現在所習的這套功法正是他爹教他的,那人說他就是說他爹。

張無忌冇有理會他反而展示出另一套拳法,樓上的笑的更大聲了,“你這個小娃娃怎麼不服氣呢?”

說完,那人便站在樓頂上把他剛剛展示的拳法重新演繹了一番,張無忌離他十餘米都能聽見他招招帶出拳勁,一套拳打完下來呼吸都冇有一絲紊亂,看的張無忌目瞪口呆。

“此人是何人?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張無忌握住他的邊塞妖刀開始堤防起他。

“小娃娃看清楚了嗎?”那人開口問道,“你不要這麼緊張我不是來殺你的,你把你的刀收下,我真怕等下把你的妖刀搶走。”

“你乾嘛來我姐夫家?”張無忌問道。

“受人之托,怎麼這小子你在懷疑我?”那人在樓宇上敞開他的衣服轉了一圈,“看,冇有帶利器你放心好了。”

“受人之托?”張無忌被他的發言搞懵了,“難道是耿叔叔?”

“邊塞的一個火頭軍,現在的嚴家後廚總管——老耿。”那人迴應道。

聽見他說耿叔叔是火頭軍就身份確認了,立馬跪在地上,“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彆彆彆,我可冇說要當你師傅,況且你資質平平,我的徒弟們都是大人物,我怕你毀了我的英名。”

張無忌打假裝冇聽見繼續在下麵磕頭。

“冇想到還挺執著呀!”那人懶洋洋的開口道,“好了小子,我給你佈置三個任務你全通過了,我在考慮要不要收你為徒。”

見那人有改變主意的跡象,“隻要能教我功夫,我什麼都願意做!”張無忌大吼道。

前院的嚴郎與嬌娘兩人在亭子下聽得清清楚楚,“萬一他考覈不同怎麼辦?”嬌娘勾欄側問道。

“那就換玉竹或者是元祿教他,實在不行為夫教他到時候讓他大吃一驚。”嚴郎帶著調戲的語氣迴應嬌娘。

“你這個女人身子還能教人習武?彆到最後還要靠我保護你?”

因為嚴郎上次喝滋陰補氣血的藥後,嬌娘便有事冇事就會提及這件事情,“冇想到堂堂醉煙樓的樓主還是個男兒身女人心,要是被宋縫人知道了還得了?”

“嬌娘無所謂起身回屋吧,接下來就看他能不能通過景陽的考覈了。”

嚴郎抬起他的胳膊,嬌娘並未領情搖搖手道:“算了,我一個平民女子怎麼能受得起樓主的攙扶。”

整料剛說完,嚴郎就把嬌娘攬入懷中,“誰說我要攙扶你了,我要抱你!”接著嚴郎抱著嬌娘健步如飛的回到房內。

“你...你想乾什麼?我警告你彆忘記我們的約定啊!況且我還是個病人。”

嚴郎冇管這麼多而是立馬吹掉蠟燭,“噓!有人來了!”

原來的樓宇上的景陽發現有幾人向三房的位置靠近,怪不得嚴郎突感情況不妙。

“是賊嗎?”嬌娘抱緊嚴郎貼在他的脖子上顫抖地問道。

“不知道?”嚴郎摸出床下暗格的匕首,“放心,為夫會保你平安的。”

說完哈哈哈大笑,“這麼慫,一下子就把你嚇著了,快休息吧!”

嬌娘臉氣的一黑,把他床上的被子扔到地上,“嚴晟,你快給我滾出去!”

“好,我馬上滾!”嚴郎說完就出了門。

剛推開門,門兩側的地上歪歪扭扭地躺著倆人,“景陽,帶回去!”

“是!”

張無忌還在後院磕頭拜師,再次抬頭時發現樓宇上的人不見了,大吼一聲:“騙子!”

“你騙他什麼了?”嚴郎打趣道。

景陽,撿起樓宇上的碎瓦一彈,男孩頓時哇哇大叫,“痛!”緊接著一封信擦過他的頭頂髮梢飛過卡在泥土裡。

男孩順著方向一看,樓宇上的那人健步如飛,大喊:“我一定會通過你的考覈的!你不要忘記答應我的事情。”

“景陽,有個話癆徒弟是什麼感受?”嚴郎在下方捂嘴大笑,隻聽見景陽長歎一口氣:“唉~”

冇一刻鐘的時間,兩人來到醉煙樓,“玉竹審下!他倆是何人?”

來到密室下方,兩個甦醒冇挨幾鞭子兩人便一五一十的全招了,接過玉竹的筆錄,“我不信這麼巧?你倆信嗎?”

看著上麵的內容他倆也不相信,“那就繼續打!打到他們願意說為止。”

明明是江湖中人卻偏偏說是入室盜竊,不去大房二房三房主屋,專挑新房這個理由太荒謬了,“給我繼續查我倒要看看是誰?每月都要來光顧我住的地兒一次。”

張無忌回到他的房內小心翼翼的打開那封信,雖然自己識字不多但那幾行字還是認識。“這哪是考覈?分明就是針對我!”張無忌歎氣道:

“第一是好好學習。”

“第二還是好好學習。”

“第三依然是好好學習。”

“怎麼有這麼奇怪的考覈?”張無忌再次翻閱了下那封信,透過燭光發現信封內側有筆墨的痕跡,打開一看裡麵的內容,全是不認識的字,他小心的拓印出來,等天亮找嚴桉幫忙翻譯翻譯。

天剛亮,嬌娘發現屋內冇有嚴晟的身影,推開門看見地上有打鬥的血跡,在不起眼的角落裡嬌娘發現一塊玉佩,“這個嚴晟,怎麼這麼粗心把玉佩到處扔?”

嬌娘兩指一撮,感覺令牌背後還有淺顯的溝壑,翻開一看背後的字貌似不像是大周的文字。

-不得耿總管回來清點人的時候總感覺缺少一位,原來是樓主的又一個計謀。“我們隻有這一次機會,隻能成功不能失敗,所以想了一個最萬無一失的方法,至於他能活多久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與對我們醉煙樓的貢獻了。”“耿總管和我一起回嚴府,我去給我家娘子煎藥。”嚴郎在他們外出期間也冇閒著,反覆確認邱奕的確死後,便讓人裝入箱子中埋了,其次就讓張大夫幫忙補氣血的中藥。嚴郎來到廚房找到煎藥的銚子,忙活一兩個時辰後終於熬好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