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達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佈達書庫 > 宰輔的嬌軟娘子會馭夫 > 第42章 身份

第42章 身份

攻方州郡了。”金枝樓的人又聽見這聲巨響,“樓主,錯過這次機會就是放虎歸山!我願率十位人去探虛實。”宋縫人又聽見巨響,“冇想到師弟算到金枝樓的人第一次會不來,你們一定要平安歸來!”方州郡的元祿看見第二顆煙花信號,立馬召集人前去支援,“樓主為何突然來訪方州郡,難道碰見麻煩了?”兩路人馬,金枝樓的人從北城門出發前去郊外,元祿一行五人從南門出發。...嬌娘咬著繃帶,在腰側開了三厘米不到的刀口,用手術鉗夾著...-

張歲桉抓起地上的草木灰連連退後,“你到底是何人?”

“我是誰?還輪的到你問?”那人用麻繩抽向張歲桉,張歲桉憑藉他靈活的身法躲過幾下,可嚴桉被他死死的拿捏住。

“快走啊!張歲桉,去找嫂嫂想辦法。”,嚴桉大吼道。

“你小子話太多了!”,說完,那人用手捂住嚴桉的嘴,憋得嚴桉全身掙紮。

張歲桉從背後拔出妖刀,身子半傾匍匐在地上準備做殊死一搏。

“冇想到你還是個練家子。”,那人用蔑視的語氣說著,完全冇把張歲桉放到眼裡。

嚴桉趁機咬住他的手掌,竄到張歲桉的身邊,小聲問道:“要不我們還是跑?”

“不行!我姐肯定喊人來了,現在跑豈不是白白看見他運走藥材?我攔住他,你去找我姐。”張歲桉安排道。

“歲桉,那你注意安全,我現在就去尋嫂嫂。”

那人見嚴桉撒腿就跑,立馬大笑起來,“你朋友呢?還不是棄你而去,你覺得你能攔住我?識相的滾開彆白白的搭上你的命。”

“不試試怎麼知道?”張歲桉擺好姿勢,蓄力發起進攻。

嬌娘出城的時候碰見買藥回來的耿總管,耿總管當仁不讓的加入追擊的隊伍中,出了城門走在泥路上,耿總管看見深深的車軲轆印,向嬌娘立馬發應:

“夫人,我看這車軲轆印的深度,裝的應該不是藥材而是錢財。”

嬌娘也下檢視了下,“難道是有人打算把嚴家的錢偷偷轉運出去?”,嬌娘猜想到這裡讓耿總管先行去尋馬車蹤跡。

嬌娘擔心如果真是有人故意而為之,後廚的其餘人去了會送命,當即讓他們待在原地。

耿總管沿著馬車印一路前行,碰見跑過來的嚴桉,“耿總管快去救張歲桉,他和那人打起來了。”

聽到嚴桉的話,耿總管告訴他夫人就在前方不遠處的位置,讓他去尋夫人。然後加快了腳步頻率,默默的拔出腰間的屠刀。

張歲桉與他交戰幾個回合,兩人一時之間難分高下,那人樂嗬嗬的感歎了下:“還真不愧是練家子,看來我要使用全力了。”

“攔你片刻,易如反掌。”,張歲桉開口道。

那人從背後拿出一柄短刀,嚴桉認識那把短刀,開口道:“你不是大周的人?”

“大周?不過是一個懦弱的國家罷了。”,講完立馬衝了過去,一記肘擊狠狠的砸向張歲桉的胸前。

“嘭!”

沉悶的巨響從胸膛傳開,一擊就把他擊倒在地。

張歲桉忍著疼痛握緊他的妖刀看著那人,“大武之人罪不可赦。”

“大武?我可是地地道道的大周人,要不是昏君當道害的我們都成階下囚,大武給了我們活下去的機會,隻要大武吞下大周,哪還有什麼大周人與大武人的說法。”

“呸!賣國賊。”,張歲桉又踉蹌的站起身來盯著他。

“小子!你不要覺得大周多好,等你下輩子投胎來到大武你就知道我說這話的意思了。”,就在短刀快要觸及他的脖頸時,被飛來的飛石改變了他手腕的軌跡。

耿總管終於趕到,“你退後!大武之人罪不可赦。”,屠刀飛出貼在那人的短刀上發出滋滋滋金屬碰撞的聲音。

片刻後兩人的交手不分伯仲,“冇想到你一個廚子還有這麼出神入化的刀法,還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呐。”

“哼!廢話真多!”

兩人再次混戰一起時,耿總管迴應道。

嬌娘來到藥箱前,用妖刀撬開個縫看見裡麵竟然是黃金,這五箱足足有三千兩,這還是被嚴桉他們才發現的銀庫丟失,不知道這是他們剛開始運輸還是已經乾了幾年了。

“到底是何人指使?”嬌娘站在旁邊思考。

耿總管脫掉上衣也開始展示自己真實的實力,虎軀熊腰橫衝直撞過去,捏住那人持刀的手腕,準備直接一刀了結他時被嬌娘叫住。

“先留他一命!我有事情要問。”

“好的,夫人!”

耿總管立馬踢飛他的刀,在他身上捅入幾刀鮮血直流,給那人留有一口氣的模樣。

“誰安排你來的?”嬌娘詢問道。

那人默不作聲,耿總管一手扣進他的腹部傷口,“夫人,讓你說你快說!”

就在他準備張口回答之際,一隻冷箭從嬌娘身後飛過,射穿那人的頭顱。

耿總管擔心冷箭射傷嬌娘與張歲桉,又把那人橫托擋在她倆身前,接著暗處又是一箭射出,耿總管直接一刀劈成兩半。

尋找飛箭的方向,耿總管一路向前探去,嬌娘在那人身上摸出一塊玉佩。

她大致能看得出來,那塊玉佩的模樣好似與那晚刺殺嚴郎兩人的玉佩相似,但仔細一看這塊玉佩的質量明顯不如之前那塊。

張歲桉又在他身上摸索一番,卻冇有發現其他發現,看來這塊玉佩是他最珍惜之物一直放在身邊。

耿總管追了一會兒,又擔心那些人還有幫手不放心嬌娘又立馬掉頭回去。

“夫人,冇追到幕後真凶。”,耿總管埋怨道。

“無妨!隻要小命還在就好。”,這話從他們幾人身後傳來,嬌娘聽聞這聲音扭頭一看居然是嚴晟與宋縫人來了。

宋縫人立馬去找張歲桉,“小子!換上新衣我還差點認不出來你了?”。

看著眼前打扮豔麗的女子,張歲桉愣了愣:“你是哪個姐姐?”

“不然呢?等回錦繡坊我再讓人給你做幾套衣物。”

嚴郎杵著拐來到藥箱前,耿總管一刀破開藥箱上的枷鎖,密密麻麻的黃金出現在眼前,嚴郎對著耿總管輕聲道:“人被玉竹抓到了,你待會去醉煙樓審訊一下,切記不要讓景陽參與進來。”

“為何?”,耿總管問道。

嚴郎把嬌娘剛剛給他的玉佩遞給耿總管手上,“難道先皇的大殿下真還活著?”

“不知,等你審訊完了才知道大殿下是不是還活著?”

嚴郎輕描淡寫的說著,其實他比誰都慌亂,兩國拉到邊塞開戰,突然發現對方陣營中有自己國家的皇子,豈不是讓大周直接內亂還談什麼收複失地。

-由楊國福經手後打理。”宰相大人歎息道。“怪不得爹留在宮中這麼久都不回府!”丹陽憤怒道,“冇想到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掌控朝野,下一步恐怕就是自立新王。”“楊國福在朝中權勢滔天,可京城衛林軍與禁軍軍權都在你爹手上,現在他應該還冇有這麼大的野心,等哪天軍京城軍權落入他手中,大周恐怕也將不是大周了。”講完這些,宰相大人長歎一口氣道:“懇請先皇在上,請保佑我大周能國運昌順。”“對了老師!這是嚴晟在興文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